在首尔西部的汉江江畔,麻古产业园已经从早年的农田变为高科技含量的研究中心。LG集团的新科技园便坐落于此,新园区耗资资4万亿韩元,将集中LG集团旗下主力公司的核心研发团队,构建开放式创新系统。
4月20日,LG科技园正式对外开放。LG科技园也成为了韩国最大的研发中心,在园区“LG
Sciencepark”的标牌背后,LG
Display、LG电子、LG化学等子公司均拥有独栋研发大楼。 其中,LG
Display是目前全球最大的电视面板厂商,在走访中,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LG
Display位于坡州工厂的研究人员将全部转移到新园区,LG
Display的研发大楼中,前三层为实验室,从四层开始便是各类研究室,聚焦于液晶和OLED显示技术的研发。
而由新园区往北,距离首尔市区一小时车程的坡州,则是LG
Display的面板基地,园区门口的大路则被称为LG大道。如今,LG
Display的P10工厂正在此动工,规划建设10.5代的大尺寸生产线。4月19日,LG
Display电视事业部营销与市场副总裁李尚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条大尺寸的生产线以后是用来生产LCD还是OLED,会根据市场的需求情况进行灵活的变动调整。”
除了韩国国内的园区,LG
Display去年还在广州签订了8.5代OLED生产线的合约,几经探讨获得韩国政府的首肯后,现在还在等待中国相关部门的审核。这是LG
Display扩大OLED产能的重要事项,在押注OLED后,LG
Display的目标是,到2020年,OLED在LGDisplay的整体销售额中占比达到40%。
抢占高端市场 从LG
Display的产品来看,电视面板占据了半壁江山。从财报数据看,2017年其电视机面板占42.2%、移动应用面板等占25.4%、桌面显示器面板占比15.8%、平板电脑和笔记本电脑分别为8.5%和8.1%。
在电视面板中,LG Display正在战略性地往OLED上加注。2013年,LG
Display开始正式量产OLED电视面板,至今已近6年。4月18日,LG
Display研究所所长尹洙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说道:“如今OLED面板的良品率已经达到了黄金良率,即80%-90%之间。各方面生产经验的提高让OLED达到黄金良率的时间要比LCD短了很多,OLED用了3年时间达到黄金良率,LCD是六七年。”
在LG
Display的坡州工厂展示厅,记者看到标志性的屏幕自发声OLED电视、壁纸般粘贴于墙上的wallpaper系列OLED电视、8KOLED电视、圆柱体式的OLED卷曲屏幕,以及塑性OLED手机屏。而在LG
Display的推动下,近年来OLED电视销量增长迅速。
奥维云网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市场上OLED电视的销售量为12万台,与2016年相比增长了2倍,2018年增长率大概也会达到100%。李尚勳介绍道:“2018年,LGDisplay面对全球的销售目标是280万片,在2021年达到1000万片的供应目标,而整个电视市场的规模大约是2.2亿到2.3亿台。与其说代替LCD,我们更多地关注OLED在高端市场中所能带来的变化。事实上,客户给我们的需求已经远远超过了目前的产能。韩国的KB证券也曾经表示,目前OLED供应已经供不应求,需求缺口达到30%。”
可以看到,目前OLED电视在全球电视中的占比仍然很小,销量突破主要在高端市场。根据IHS的数据,2017年,在2500美金以上的高端电视市场,OLED电视全球占比达到51.3%,在2016年这一数字为35%。
在饱和的电视行业中,高端市场也成为一众厂商瞄准的新方向,QLED、OLED、MicroLED等均有各自阵营。截至2017年底,OLED的盟友就包括索尼、松下、飞利浦、创维、长虹、康佳等13家厂商。据李尚勳透露,今年还会有一家中国厂商和日本厂商加入OLED阵营。根据业界人士推测,新成员很可能就是海信和东芝两大品牌。
由于前期投入巨大,LGDisplay的OLED电视至今才开始慢慢盈利。李尚勳告诉记者:“LG
Display一直在对OLED电视进行持续投资,以实现赤字转换,以EBITDA为标准,去年的下半年已经达到了扭亏为盈的趋势。按照EBIT为基准,预计今年会实现扭亏为盈。”
战略转型
在坡州工厂的8.5代LCD生产线上,大型机械设备在无人车间内自动运行,黄色灯光下,机械臂、曝光机正有序地进行TFT阶段的工序。在4月18日的参观中,LGDisplay的内部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我们LCD的生产线上,80%的设备已经实现国产化。”
成熟的车间也记载了韩系企业在LCD产业中的鼎盛时刻,液晶面板中采用的TFT-LCD技术在很长时间由韩国称霸。LCD技术最早由美国企业发明,但是日本企业通过手表等产品才普及了液晶屏幕,并且夏普成为液晶电视之父。随后韩国企业在把握面板周期性波动规律后,大规模地进行投资,并迎来了电视、电脑、手机应用上的全面爆发。如今,中国的京东方、华星光电的公司正在崛起,尤其是京东方的液晶面板份额紧追LGDisplay。
“在1995-1996年液晶产业的第二次衰退期里,韩国企业进入了TFT-LCD工业。韩国企业在后来的年月里重复了它们在半导体存储器工业的成功,”在《光变》一书中,作者路风写道,“在第四次液晶衰退期,韩国双雄仍然进行了反周期投资,率先建成5代线以压制台湾竞争者。”
以LG为例,公司从1987年就开始研发液晶显示器,当时LG还是金星公司,之后金星公司发展为LG电子。LG在液晶面板上的亏损持续8年之久,才在资金和技术的密集投资中获得回报。
直至2011年,中、日、韩的液晶面板商们竞争越发激烈,行业又处于新的周期谷底。也正是这一时刻,LG和三星提出OLED的口号,进行战略转移。一方面,液晶技术已经成熟,中国的面板企业们奋起直追,大规模地提前布局新尺寸的产线;另一方面,韩国厂商也希望通过差异化策略,突破新市场。
在OLED市场上,由于技术路线不同,三星的特长在于LTPS、TFT控制的OLED技术,适用于小尺寸;LGDisplay则在氧化物半导体上做功课,进行大尺寸的研究。
尹洙荣向记者分析道:“我们在千万次的实验中发现了很多问题,最主要是看能不能处理掉斑纹和斑点,这也是提升OLED技术和实现量产的关键。另外,生产方式也存在挑战。很多厂家做小型OLED,但从小尺寸OLED到大尺寸的跨度是很难的。”
在OLED小尺寸市场上,眼下三星占据了90%以上的份额。对此,尹洙荣坦言:“我们在中小尺寸OLED方面起步较晚,原因是客户的结构,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实现追赶。我们与友商在移动设备上使用的技术几乎是相同的,关键是如何实现更稳定的生产和更高的良品率。”

近年来,日系家电整体在华市场败退,导致市场销售不景气,进一步影响销售额及利润,这使得日立缺乏利润支撑家电制造的一整套价值链,进而不得不压缩电子产品配件的生产成本,如降低配件质量等,导致产品部件质量不稳定。
陷入质量泥潭的日本品牌日立,最近又在家电圈内掀起涟漪。
日前,日立在中国家电市场销售的一款洗衣机产品被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下简称国市监总局)通报称不合格,主要的不合格原因为连续骚扰电压。
这只是日立家电产品在中国市场屡登质量黑榜的一个缩影。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日立电饭锅、空气净化器、空调和冰箱等,都曾被发现或被检出存在质量问题。
针对产品质量和在中国市场的表现等问题,法治周末记者于近日向日立集团和上海日立家用有限公司发送采访邮件。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具体回复。
不过,法治周末记者从上海日立洗衣机部门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处确认,日立该款洗衣机不合格已受到广泛关注。
连续骚扰电压降低产品使用寿命
国市监总局于4月4日发布了《关于2018年第2批休闲服装等27种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情况的通报》,称对日用及纺织品、电子电器、轻工产品、农业生产资料、机械及安防、电工及材料等6类产品进行抽查。
其中,上海日立销售的“日立波轮XQB80-BW”家用洗衣机,在工业和信息化部电子第五研究所(国家通用电子元器件及产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的检测下,以主要不合格项目为连续骚扰电压为由,被指不合格。
国市监总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透露,连续骚扰电压问题主要是产品未选用合适的电源滤波器、设备线缆布线不合理,骚扰信号会通过电源线传输到供电网络,当其他电子产品与该产品共用同一供电网络时,可能对这些电子产品造成干扰。
“连续骚扰电压是产品不合格指标的一项,具体到洗衣机来说,这一项目不合格会影响产品使用过程的稳定性和可靠性。如果这种情况长期不解决,会缩短洗衣机的使用寿命。”家电圈智库研究员文剑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
“产品测试的环境与国内复杂的使用环境差别较大,连续骚扰电压会造成电压忽高忽低,这个问题比较严重,会造成电压不稳定、引发跳闸等问题。”产业经济观察家洪仕斌说道。
日立家电近年频登黑榜
法治周末记者梳理发现,日立家电产品并非首次登上质量黑榜。
2017年,广东省工商行政管理局曾披露由日立芜湖生产的一款型号为KF-26GW/J空调因为“对触及带电部件的防护”和“接地措施”两项指标不合格。
无独有偶,2016年10月,原国家质检总局曾将原产地为日本的日立EP-A3000240B空气净化器、EP-A5100C空气净化器认定为不合格,理由分别为“标志和说明、电源连接和外部软线“待机功率”。
那么近年来日立频登“质量黑榜”的原因是什么?
在洪仕斌看来,这与日立家电制造的价值链有关。他认为,近年来,日系家电整体在华市场败退,导致市场销售不景气,进一步影响销售额及利润,这使得日立缺乏利润支撑家电制造的一整套价值链,进而不得不压缩电子产品配件的生产成本,如降低配件质量等,导致产品部件质量不稳定。
此外,将产品转为海外企业代工,导致质量管控不受保障,这或许也是日立产品质量出现问题的原因之一。
“大多数日系以家电制造为主的企业,都逐渐将家电制造业务转出或不再侧重,这个趋势对日立的影响相比其他日系家电企业而言还好,因为日立还有其主业电梯制造,以及如太阳能、电动汽车等其他领域的业务做支撑。”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投资金融律师董毅智说道。
据日本经济新闻3月30日报道,日立制作所已开始讨论将部分白色家电生产业务委托给外部。日立的白色家电此前几乎全部在日本国内工厂生产,但今后低价格产品将转为由海外企业代工。
通过市场监督杜绝“中国标准”
“实际上,连续骚扰电压等问题此前在在华销售的日本电器上发生过,如今也比较常见。”董毅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由于日本电器的制式与英国标准一致,而我国国内电器的制式是国际通用标准。但是日本家电生产企业在设计的时候没有考虑我国国内的电器使用环境,更多考虑日本或欧美国家的制式,导致日本有些电器与中国的电压、制式和标准等产生很大差距,在使用中就会出现各种问题。
此外,他指出,很多国际品牌在进入中国市场后使用的不是国际通用标准,而是“中国标准”,比如处理召回等售后问题时,对中国消费者与他国相比区别对待等,并由此来保护其企业自身的利益。
在董毅智看来,虽然原国家质检总局每年都会分不同批次对国内市场上的不同商品质量进行抽查,同时公布合格与不合格商品及其生产企业名单,“但力度还是十分有限”。
他表示,国市监总局公布的“质量黑榜”虽然会对上“榜”企业品牌造成影响,但并不是惩罚性的,“我国未来逐渐要与国际接轨,在接受外国商品和品牌进入中国的同时,是不是可借鉴西方国家对于质量问题的处罚和管理经验呢?”
国家市监总局则向法治周末记者透露,针对2018年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中发现的问题,国家市监总局已责成各省市质量技术监督部门依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对不合格企业进行后处理工作。同时,将本次抽查不合格产品情况通报地方政府及相关部门,采取有力措施,督促企业依法落实产品质量安全主体责任,引导企业严格按照标准组织生产,切实维护产品质量安全。
董毅智进一步称,从近期国市监总局的改革可以看出,国家正在整合市场监管模式,未来国家质检机构公布的“黑榜”能否作为相关部门的处罚依据和消费者起诉有质量问题企业的证据,这些问题还需要未来国家对其不断完善。
文剑则认为,产品质量不合格率的高低,取决于行业的整体进入门槛和综合竞争实力。
他表示,目前,洗衣机、冰箱等产品的合格率,要远低于彩电和空调,关键就是其行业进入门槛相对较低,存在大量的中小微企业,甚至手工作坊,这直接产生了一些不合格的杂牌和小品牌产品,也拉低了整体的产品质量合格率。

北京时间5月2日中午消息,CNBC的JoshLipton和JimCramer向苹果首席执行官库克提及了苹果3月份的财报,而库克试图就此进行解读,来消除公众对iPhone销售情况的负面看法。
值得一提的是,他否认了那种“更长的升级周期会伤害苹果”的观点:
“从我的观点来看,重要的是iPhone的主动安装数现在仍然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并且这种增长依然在持续。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从概念的角度来看,有更多的新iPhone正在被激活、为用户所用,这一数额已经超过了不断被淘汰的老iPhone机型数量。而且这对我们来说真的很好,这也是上一季度我们的服务业务得以增长31%的原因之一。”库克说。
库克还指出,iPhoneX有史以来第一次实现了苹果最旗舰的iPhone实现了最高的销量。
下面是本次访谈的大致记录:
库克:我们有着史以来最好的第二季度表现。收入同比增长16%,每股收益同比增长30%。iPhone的收入增长了14%,服务部门营收增长了31%,而“其他产品”表项下的苹果手表、AirPods和家用pod等产品同比增长38%,这都驱动了收入的增长。所以,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季度。
iPhone受到了iPhoneX的强劲驱动。iPhoneX在本季度的每个星期都是最流行的iPhone,当然,在上个季度,它也是自推出以来每周都最受欢迎的iPhone。所以,iPhoneX取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是自从我们将iPhone6和iPhone6Plus分开后,顶级型号iPhone也能首次登顶销量冠军宝座。这在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服务营收,不仅仅刷新了历年第二季度的记录,更创下了我们历史上任何季度的记录。它的业务基础十分夯实广泛。我们的每个主要地区都增长了25%以上,并且我们拥有许多许多服务,这些服务无论是创造了历史记录的AppStore,还是iCloud,再到ApplePay或是AppleMusic等等方面,它们都表现得非常出色。所有这些服务都创下了历史纪录。本季度的付费订阅用户量在本季度末已经超过了2.7亿。这个数字超过了1亿——与同期相比超过了1亿。因此,我们目睹了服务业务的巨大转变,其中既包括我们自己的服务,也包括我们在iOSAppStore和AppStoreTV-O应用上销售的第三方服务。
如果你看看iPad,iPad连续第四个季度其销量和收入实现增长。我们在3月底宣布的新iPad和教育活动目前为止一直非常受欢迎,我们期待有大量的iPad会销往教育市场,销给更多的消费者们。
就地域而言,大中华地区的营收增长了21%,这是两年半来我们大中华地区所有过的最佳的增长率。所以我们非常自豪。
从现金回报的角度来看,我们在本季度回购了235亿美元的股票,这是我们历史上任何一个季度所做过的最大一笔交易,今天我们宣布,董事会已批准了1000亿美元的回购,股息增加16%,这是我们自2012年推出以来最大的股息增长。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季度。从预测的角度来看,我们估计第3财季,收入约为515亿美元至535亿美元。
还有任何问题?
JoshLipton:上次我们在看过第一季度的结果之后和蒂姆谈过话,你说过iPhoneX是最畅销的iPhone,这到现在仍然是真的吗?
库克:是的。
JoshLipton:这将如何改组——如何影响你们对于将来高端机型和低价机型间的看法?
库克:我认为有客户……市场对于智能手机来说需求非常大,它基本上是世界上大多数人的需求,所以你需要满足各种个人的需求。所以我们会延续今天这样的做法,从入门到顶级都能有一系列的苹果产品。
JoshLipton:iPhone的ASP在假期季度已升至796美元。我知道,就这个季度而言,华尔街预测的价位为742美元。看起来,iPhone的平均售价应该会锁定在728美元?
库克:如果你还记得,在上个季度的电话会议中,(苹果首席财务官卢卡·麦斯德利)在问答环节期间提到了这一点,当进入第二财季时,我们会降低iPhone的渠道库存。我们特别下调了180万套。我认为这比华尔街预期的要多得多。如果你看看我们下调的位置,我们其实是将其降低到了一个高位,我们预计到了这一点,并且我们在1月份告诉了每个人,这显然意味着你所提及的“729美元”的批发价其实要小于平均售价。
JoshLipton:让我从这个季度退后一个季度,蒂姆。这是一个我们在CNBC经常讨论的内容——消费者们使用单部iPhone的时间更长了。根据消费者情报研究合作伙伴公司(ConsumerIntelligenceResearchPartners)的数据,最近有一项调查显示,60%的用户持有iPhone两年或两年以上,而十二个月前这一比例为51%。这个周期延长对苹果业务的影响是什么?
库克:我认为升级周期在每个国家都有着不同的故事,因此某个国家的大多数人都会谈论本国的升级周期。如果你想到美国,那么美国一段时间以来,我们从传统的补贴模式——即人们只需支付199美元而不是599美元或699美元就可得到一部手机——转向了分期付款时,这其实延长了苹果产品在美国的更新周期。而这在一些国家是不存在的。而且,还有一些国家,它们从来没有传统的补贴,它总是直接以售价购买手机。所以,你在不同的国家会看到不同的故事,因此很难总体谈论它。
但从我的观点来看,重要的是iPhone的主动安装数一直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一直如此。那么这是什么意思?这意味着从概念的角度来看,有更多的新款iPhone正在被激活、为用户所用,换新的速度已经超过了旧机型淘汰的速度。这对我们来说非常好,这也是上一季度我们的服务业务营收得以增长31%的原因之一。我们已经好几个季度、很多季度都在讨论这个问题了,这样就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因为这非常重要。上个季度,我们的单季服务收入超过了90亿美元。
JoshLipton:至少在像美国这样的国家和地区,虽然升级周期有所延长,但同样的消费者正在购买比以前更多的Apple产品和服务?这是一种看待它的方式吗?
库克:这意味着有更多的人会去购买.……是的,这也是真的,但它所意味的更大的一点是,更多的人拥有iPhone并正在使用它,这也意味着很多我们销售出去的iPhone——这是很多人都会忘记的一点——很多这些iPhone销售给了那些刚刚得到人生第一部智能手机的人,或是从其他牌子的智能手机转向iPhone的人。世界各地仍有相当数量的人是第一次购买智能手机。这对我们来说这似乎很奇怪,因为我们已经使用了它十年时间,但这对许多人来说并不奇怪。
JoshLipton:你谈到大中华区,你可以带我们了解一下中国大陆的需求趋势吗?
库克:是的,iPhoneX是上个季度中国最受欢迎的智能手机。所以这是一个强有力的肯定——我认为,当我们拥有一部顶级机型时,它同时也是最流行的智能手机机型。中国市场的需求趋势就是:有21%的收入是由三个主要地区驱动的——当然了,iPhone销量正在增长。为了在整个大中华地区都能增加21%的收入,你必须要在iPhone这一方向上发展得很好。而且Mac也在不断增长,从中分一杯羹,服务业务也正在增长。上个季度的服务营收非常喜人。
JoshLipton:你是否看到任何美中两国贸易紧张升级所带来的影响?
库克:不,我不这么认为。我非常乐观。 JoshLipton:乐观?为什么,蒂姆?
库克:为什么呢,因为我认为中国和美国有这种不可避免的相互联系,只有中国获得好处,美国才能获得好处,如果美国获得好处了,中国才能获得好处,只有双方都获得好处,世界才能获得好处。我的意思非常简单。所以,如果你看看历史,它告诉我们,最开放和最多元化的国家做得最好。而那些封闭和最不多元的国家,它们做得最差。历史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这一点。我认为这两个国家都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乐观。
JoshLipton:你认为苹果是否因为在中国的投资而与这些紧张局势绝缘?
库克:你要知道,永远别会说我们与任何东西绝缘。我们在中国做了很多事情,我们在那里有很大的业务,我们正在以100%的可再生能源来经营我们的公司,这对中国来说是一件大事,甚至我们在这方面非常特立独行。我们也真的鼓励了超过150万名应用开发人员为iOS和AppStore编写应用程序,因此,我们在中国,有着从制造硬件到开发软体的所有专业人员,我认为我们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关键部分。
JoshLipton:服务,Tim。你计划在2018年为原创节目提供预算10亿美元。RBC估计,Netflix会达到20亿美元,而亚马逊会达到30亿美元。
库克:我们从未宣布10亿美元,这是谣传。所以我不打算评论我们的预算大小。
JoshLipton:那么让我问一下,你如何评价原创节目的成功?如果苹果公司在颁奖季中压根没被提到,这会不会让你感觉不爽?
库克:我们甚至还没有公布过它是什么。在我们宣布它后,你再问我不迟。
JimCramer:你批准了另外1000亿美元的。你剩下多少钱,所以你总共会买些什么?
库克:我们还剩下100亿美元,今天我们还宣布这100个亿将在本季度搞定,然后我们将着手那1000亿美元。
JimCramer:你们的服务业务订阅量增加了1亿,这相当了不起,你现在如何看待这一点?
库克:活跃的安装数已经超过13亿。我们在上一季度提到过,尽管本季度我们没有提供数字,但其实比上一季度还高,因此它在继续向上涨,同比上涨了两位数。所以你得到的就是:你有更多的服务可供客户选择,并且有更多的设备有待更多的客户购买。这基本上是服务收入背后的含义。
JimCramer:你想跟我谈谈《财富》杂志上榜公司吗?
库克:我们已经超过了《财富》100强,而我们所说的是与2016年我们的情况相比,到2020年我们会翻一番,这意味着我们每年至少会有480亿美元的服务业务。
JimCramer:你们的确推出了可穿戴设备,那么,可穿戴设备到底真的是一个划时代的推动者,还是仅仅是某个你引以为傲的玩意儿?
库克:我们的收入增长了近50%,这离不开苹果手表和AirPods的强大驱动。所以,这是苹果手表的又一个创纪录的季度,我们已经通过配备了移动蜂窝网络的苹果手表3系(AppleWatchSeries3)成功引起轰动,而且有更多的电信运营商开始在本季度接纳它,包括中国大陆。所以它做得非常好。我们确实说过——如果你回溯的话——我们已经是一家可穿戴领域的《财富》300强公司了。
JimCramer:关于顾客的满意度有什么想说的吗?
库克:iPhoneX的顾客满意度已经达到99%。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我们为此感到自豪。实际上,对于整个iPhoneX,iPhone8和iPhone8Plus的组合而言,它都是99%。
我们的以旧换新和换购做得非常好。
JimCramer:如果你看看你们的工作人员在美国和中国的分配情况,你们会发现自己在美国雇用了这么多人。
库克:是的,我们雇了很多人。中国那边的“苹果故事”的主人公是许许多多开发者们,虽然他们不是直接为苹果公司工作,但他们直接构成了AppStore的引擎。而苹果的硬件制造商合作伙伴里也有很多中国雇员。我们在中国有着可观的雇员数量,但是比起美国本土还是少一些。
JoshLipton:我们最近邀请了高通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来CNBC,他认为在当前情况下(译者注:苹果和高通近来的诉讼纠纷),你如果被公司免职,你可能会更倾向于和解。你意下如何?
库克:不幸的是,当你现在是一家大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时,你会出于很多原因而被罢免,所以这不会诱使我去做哪些事情。我们从来不想参加这场官司,我们不情愿地卷入其中,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所以,如果他们开始承认自己的问题,我们也很乐意找到其他的解决方法。即便如此,我也不会从中发现任何喜悦,它只是能让我不那么不舒服。
注:克莱默的慈善信托拥有苹果的股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