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银行美银美林近日发布报告称,苹果公司将于2020年推出可折叠屏iPhone。为此,美银美林继续维持苹果股票“买入”评级,同时维持220美元的目标股价不变。
美银美林在报告中称:“我们的调查结果显示,苹果正与亚洲供应商合作开发一款可折叠屏幕手机,预计于2020年上市。这款手机的屏幕展开后尺寸扩大一倍,可作为平板电脑使用。”
美银美林分析师瓦姆西·莫汉(WamsiMohan)还称,苹果今年将推出的新iPhone与去年iPhoneX在外观上不会有太大变化,只是屏幕尺寸有所不同。根据媒体之前的报道,苹果今年将推出三款iPhone,其中两款采用OLED屏幕,屏幕尺寸分别为5.85英寸和6.46英寸。而另外一款采用LCD屏幕,屏幕尺寸为6.04英寸。

美国欲掀贸易战大幕,将给中国家电业带来怎样的影响?
4月9日,奥维云网董事长文建平向第一财经记者分析认为,要从全球格局的演变趋势来看。美国的用心显然不在税收本身,而是希望通过税收手段达到打击中国的目的,所以此事对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行业一定会有影响,但现在还不到下结论的时候。
他同时提醒说,当前局势有三点值得中国家电业注意:一是美国鼓动欧洲和日本等价值共同体联合制约和抵制中国;二是进一步扩大打击面,把限制家电出口作为重要的制裁对象;三是盲目乐观,不及时做应对。
奥维云网副总裁郭梅德表示,中国家电产业的发展已经从过去的代工制造转型升级为研发、企划、制造和销售一体化模式,这次美国对华在家电层面的加税措施会产生两方面的影响:首先,对于空调、厨电、小家电、健康电器等产品影响不大,目前内需仍有大量空间,这类属于服务型产品,出口至美国的占比较低;其次,对于白电来讲,内销面临量减价升的消费升级趋势,外销是部分企业的通路,部分以出口为主的企业会受到一些影响。
奥维云网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出口海外的电视及半成品电视达到1.02亿台,其中2316万台出口到美国本土,417万台出口到墨西哥。从4月4日发布的美国拟提高中国出口商品关税的建议清单来看,电视品类涉及到电视部件和部分带DVD整机。而中国电视部件或组件2017年出口到美国的数量仅为20余万台,因此此次的影响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若后续美国继续施压,考虑到美国名义上的本土品牌Vizio、RCA等均在中国生产,受到伤害最大的将首先是美国品牌,韩国品牌则成受益方,并不符合特朗普的“保护主义”。
小家电方面,奥维云网家电大数据事业部研究经理李婷介绍,美国对小家电存在较强的依存度,且小家电产品易安装、易运输的特性,决定其出口数量和品类比重要高于大家电,且美国是中国小家电类产品的出口大国,以2017年数据为例,2017年上半年电烤箱产品按出口金额排名第一的国家便是美国,中美如果在家电方面进行全面贸易战的话,中国家电业受影响比较大的产品主要集中在小家电领域,如微波炉、电烘烤器具等占比较大的产品。此外,美国消费者对面包、饼干、果汁等的西式饭点需求量大,且制作需要烤箱、榨汁机、料理机、破壁机等小家电,这些小家电势必影响到美国市场供需关系。
除此之外,随着国内对空气质量的重视和改善,2018年空气净化器企业库存压力本身就较大,终端压力主要来自于国内市场需求的减弱,终端价格战是必然导向,品牌企业对上游订单也将减少,所以在这一轮中美贸易战中,部分空气净化器产业上游的小厂商将面临国内、国外的双重压力,而原本对下游品牌商来说,外销压力要远远小于内销。
其他未列入品类中,如吸尘器产品,美国是中国吸尘器出口的第一大国,2017年对美出口量已超出口总量的三成。但4月4日公布的提高关税商品建议清单中只涉及到了部分电动机零部件,对吸尘器出口规模影响甚微,但如果贸易战持续,吸尘器上游链企业将转内销,吸尘器市场均价面临下滑,势必带来国内市场激烈的竞争。此次美国“贸易保护主义”也督促了国内吸尘器企业不断进行产品结构升级、技术突破等,以此来提高行业竞争力。

日前,有消息称,腾讯阵营中的沃尔玛、步步高相继已禁用支付宝,仅支持微信支付。有趣的是,腾讯董事会主席马化腾近期发言表示,腾讯近期在零售业的大肆扩张,是为了让微信支付能够跟越来越多的线下商家联系在一起。

马化腾在谈到智慧零售时表示,“很多人说你们这几个月花这么多钱去买零售,我发现没有一个公开评论是到位的。”马化腾称,现在很多零售店都在用腾讯的方案,很多中间服务商也在利用这个工具来给小企业提供服务,“为什么我们的方案更加开放?我们看重的点,是希望微信支付能够跟越来越多的线下商家联系在一起,第一个是提供这种服务;第二个就是云,如果我们联系的好,会给云带来更多商机;第三个是广告,未来用数字化的方式。”
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今日在微博表示,其实现在任何一个第三方移动支付,都还处在跟商家沟通、推广接入的过程,接入与否主动权基本上掌握在商家手里。如何选,商家会有自己的考量,任何一个第三方支付工具,都只是零售变革的参与者和助力者,而不是主导者,所以没有能力也不可能对商家做任何的干涉。
步步高相关负责人就停用支付宝一事回应称:“关于禁止使用支付宝的说法不准确,步步高在这以前就只有少量门店试验性接入支付宝,并不是全部门店使用,现在依然还有业态和门店仍在使用支付宝。同时,支付宝的合作方式太强势,它只作为一级入口,它不接受双向接入,我们无法接受这样不公平的合作。”
虽然步步高方面透露出的是和支付宝在合作细则上存在争议。但这次事件实质上还是“腾讯系”和“阿里系”掀起了新一轮在用户、数据、流水方面的争夺战。步步高拒绝支付宝可能有后者过于强势的因素,但根本原因还是步步高、沃尔玛属于“京腾系”。
2016年6月,沃尔玛与京东宣布达成深度战略合作。目前,沃尔玛是京东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达12.1%。与此同时,拥有微信支付的腾讯是京东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1.25%。入股京东后,沃尔玛成为腾讯新零售阵营中的一员。
2018年2月23日,步步高与腾讯、京东就智慧零售等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成为“京腾系”一员。
值得注意的是,沃尔玛和步步高都提到将与腾讯进行“深度合作”。步步高相关负责人透露,步步高已经与京东、腾讯建立了一个专门的团队,将进行包括支付在内的更深层次的合作,具体内容将于未来公布。
显然,沃尔玛、步步高与京东、腾讯如今在同一战线上。
其实,竞争早就已经开始了,大大小小零售线下实体店都在选边站,沃尔玛和步步高的体量大,所以才被媒体关注。在京东商城的线上支付可选项中,除了京东自己的京东支付,就只有银联支付和微信支付,从来就没见过支付宝的身影。
在部分专家和法律人士看来,沃尔玛、步步高的行为实属正常的商业竞争,支付宝也并未被剥夺反击的阵地,比方说阿里旗下的盒马鲜生目前就仅支持支付宝。商家有权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支付渠道,反过来,支付宝也可以选择“封杀”商家。零售专家丁利国表示,支付宝可以要求旗下或参股的零售店限制微信支付。
今年以来,新零售大战愈演愈烈,AT密集投资线下零售业。就在线下阵营纷纷战队之际,移动支付也正陷入二选一的风波。此前,“二选一”还仅限于自家平台内,比如,阿里旗下盒马鲜生不支持微信支付,京东在推出钱包业务之后也停用了支付宝。
但目前的竞争已经影响到消费者了,不少网友纷纷在微博上抱怨只有一种支付方式,选择权被剥夺了。
相关人士表示,两大阵营已经壁垒分明。微信支付及其背后的腾讯,支付宝及其背后的蚂蚁金服、阿里都有着各自的优势,也都建立起了各自的生态圈,在如今对线下支付场景争夺不断深化的情况下,不排除两家彼此间的这种排他性竞争会愈演愈烈。未来零售业或许将形成华东地区以支付宝为主导,广东、深圳地区以微信支付为主导的状态。从零售到单车,从国内到国外,两大阵营有足够的领域和空间进行发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