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诺基亚手机制造商HMD公司高层在接受采访时,称其正致力于与富士康联手,拟在印建厂进行手机零件生产,以进一步扩大在印业务。
诺基亚手机2017年全球销量约为7000万台,印度分区销量在过去8个月内增长近5倍,增势迅猛。美国市场调研公司CounterpointResearch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12月,诺基亚功能机在印市场份额占6%,排名第5。
印度政府为促进国内生产力发展,对相机模块、印刷电路板组件等关键零部件征收10%的进口税。就此,HMD印度区副总裁阿吉•梅塔(AjeyMehta)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一直在就零件在印生产问题与富士康进行交流协商,但是实现这一目标还需要时间。而那些被征收进口税的零部件也将成功在印生产。此外,我们还一直致力于与富士康合作研发表面组装技术。”
为打入印度高端智能手机市场,HMD在印推出了诺基亚旗舰机8Sirocco、诺基亚6以及诺基亚7Plus。其中,诺基亚旗舰机8Sirocco,双玻璃机身加上蔡司认证双摄,高通骁龙835搭配6GB运存。梅塔在谈到该款手机时也信心十足,此外他还提到功能手机的重要性,并表示功能机是一个重大机遇,将继续研发更新。
然而,随着RelianceJio、HMD以及itel等功能机制造商的不断崛起,市场格局瞬息万变,竞争状况十分激烈。2018年,诺基亚在印主动寻求合作,以提升其在印品牌价值,这与其2017年在印发展策略大相径庭。此外,诺基亚还在印开发了诺基亚手机专属网上购物平台。

经过8个月的博弈,38名前乐视员工讨薪行动中收到被拖欠的全部工资。
“我们讨薪结束了”。4月28日,郎程告诉AI财经社,乐视拖欠大半年的1万元工资今天已全部到账,同时到账的还有70%的经济补偿金。
根据乐视3月提供的解决方案,经济补偿金将按照70%计算,67名讨薪者中,有38人同意了该调解方案,没有接受调解的余下人员,正在等待法院一审判决。“能拿到就不错了”,郎程感慨。
2015年,郎程成为乐视致新(更名为“新乐视智家”后,再次更名为“乐融致新”)员工,2016年末,乐视资金问题开始暴露后,无论高管还是员工,乐视内部从上至下陆续传来离职、裁员消息。
2017年8月初,受乐视裁员潮波及,郎程被迫离职。他透露其所在部门所有员工当时都已被裁撤,约二三十人,此外,乐视致新还存在拖欠工资的行为。
就郎程了解,像他一样走上讨薪路的除了乐视致新同事,还有包括乐视网在内的共67名被裁撤员工,他们组成了一个名为“乐视劳动争议”的讨薪群,每位成员被拖欠的工资和赔偿款均在1万以上,最高一人被欠20万,总共拖欠近百万款项。
2017年9月开始,讨薪群中大部分成员在与乐视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开始请求法律援助,走劳动仲裁程序。
2018年3月22日,乐视给出了调解方案。根据郎程从律师获取的信息,乐视在调解方案中提出,经济补偿金按照《协商一致解除劳动关系协议》约定金额的70%支付;支付期限分两批次,第一批次是4月底,第二批次在8月底。支付批次及顺序,按照签订调解书的先后顺序排序,第一批次支付金额200万封顶,其余安排在第二批次支付。对此,郎程将其定义为“饥饿营销”,“第一批只有200万,先到先得。”
目前郎程已入职新公司,而余下未接受调解的约30名乐视前员工,只能将希望寄托于法院判决。

据《金融时报》报道,银行业人士消息称,尽管有维权股东认为东芝芯片业务实际价值是出售价的两倍以上,但是东芝主要债权银行正督促东芝推进这笔2万亿日元的出售交易。
东芝主要债权银行的施压,正值这笔交易已经连续第二周未能获得中国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此前同意将芯片业务出售给美国私募股权公司贝恩资本牵头的财团。
根据出售协议条款,如果交易未能在今年3月31日之前获得全球监管部门的批准,东芝可以自由选择重新对交易进行谈判,或者直接取消交易。一些东芝主要债权银行的高管和顾问表示,他们已经向东芝释放出了明确信号:不希望东芝与贝恩资本财团的交易破裂。
知情人士称,东芝无意对芯片出售交易进行重新谈判,只会无限期地推迟这笔交易的完成时间。这一立场在上周得到了东芝新任CEO车谷畅昭(NobuakiKurumatani)的证实。他当时对记者表示,东芝会坚守这一立场,等待监管部门的批准,“除非发生重大变化”。
不过,背地里,东芝通过在3月底为大股东组织一场国际旅行打探他们在这一问题上的看法。自今年初以来,香港基金管理公司ArgyleStreetManagement已经开始牵头说服东芝公司,让其抓住中国监管部门尚未批准交易的机会,要么要求贝恩资本财团支付更多收购费,要么取消交易,让芯片业务上市。Argyle持有的东芝股份不到1%。
Argyle认为,东芝芯片业务并未获得最佳报价。Argyle在上周五称,该公司聘请了第三方分析师为东芝芯片业务估值,认为东芝芯片业务的估值在3.3万亿日元至4.4万亿日元(约合300亿美元至400亿美元)。
东芝在去年9月签署出售芯片业务协议,被其主要债权银行——三井住友信托银行、瑞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认为是解决财务困境的最有效方案。2016年年底,东芝因为美国核电业务大规模减记而资不抵债,面临从东京证交所退市的危险。
不过,Argyle和其他反对者认为,在去年11月中旬发行股票融资6000亿日元后,东芝的财务状况已经稳定。这笔融资交易的达成,距离东芝举行特别股东大会批准芯片出售交易仅仅过去了17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