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2017年冬季开始,中国空气净化器行业再也不能享受“躺着也能赚钱”的好时光了。
一方面,在经历野蛮生长、跑马圈地后,空净市场面临规模增速放缓、品牌重新洗牌的新拐点;另一面,则是投机者众多,品牌和产品质量问题频发,正在消解用户对行业和产品的好感;此外,新风产业的悄然崛起,也在分散一部分空净市场消费需求。
可以说,面对正面、反面都是“利空”的格局,进入下半场的空气净化器市场不好干。
现状:空净市场的坏消息一个接一个
A面、B面都是消极信息,而影响行业发展根本的消费需求,也正随着越来越多蓝天的出现发生变化。
有机构曾预测:2017年我国空气净化器销售规模可达1000亿元,是个不折不扣的千亿级别市场。但现实的市场数据与这一乐观估计相差甚远。
来自多家第三方机构的数据:2017年中国空气净化器零售市场总体规模在150亿-160亿元左右,同比增长率大幅放缓。特别进入第四季度,公认的空净销售旺季非但没有热销,反而出现同比大幅下滑,市场规模拐点初显。而到了2018年第一季度,这一拐点已经十分明显。
2018年第一季度的数据显示:空净销售量150.3万台,同比大幅度下跌超三成;销售额29.7亿元,同比下跌超四成。一个公认的趋势:与去年同期雾霾爆表的现象相比,今年一季度空气质量良好,造成空净市场规模的下跌。
正所谓“成了空气败也空气”。不过,市场疲软的根本原因,其实源自消费者购买意愿逐渐回归理性。在空净市场开始走向繁荣的2013、2014年,正是大众对雾霾陷入“空前恐慌”的时候,空净产品的卖点几乎都不加渲染,仅仅“去除PM2.5”的功能已经足够吸引购买。
随着“雾霾猛于虎”的舆论环境成为过去式,大部分空净企业以“心理诉求”的营销策略为主,而缺乏产品和技术锻造的发展状态就无法再抓住用户的心。另外,空净市场的发展快,一线城市普及度高,而二三线大规模增量空间释放有限,也让空净行业的发展面临很大局限。
破局:下半场空净市场怎么搞下去
已经过去的一季度,显然为整个2018年的空净市场确定基调:“利空”远大于“利好”。而行业自身问题则更令人忧虑。
最新公布的空气净化器产品质量国家监督抽查结果显示:空净产品质量情况不容乐观,80批次样品中有23个不合格,不合格率高达28.7%,其中远大、三菱等知名品牌也上了黑榜单。这或多或少折射出“空净野蛮发展过程中的弊端”,需求多了、商机厚了,市场就难以保障了。
加上2018年一季度的市场表现中,整体中端、甚至中低端产品的比例大幅增高。原因除了降价清库存、刺激需求外,产品的同质化、缺乏创新也是其深层次的因素。今年以来,随着整个空净行业均价的降低,产品利润空间也将进一步压缩,如果产品质量再得不到保证,整个行业发展很容易陷入不健康的循环中。
虽然当前行业消极因素不少,不过空气净化器市场并不是没有机会。首先需要的是行业在消费观念上加强引导。之前为了迎合热点营销,空净行业过度强调了颗粒污染物的危害,也导致其成为“看天吃饭”的类型。实际上,除雾霾仅仅是空净产品的一部分功能,而除甲醛、及微生物也是其重要功能。
如果能扭转消费者将空气净化器和去PM2.5划等号的状况,将产品和甲醛、病毒、过敏原等因素联合在一起,提升家装购买力的转换率,就能再次拉动一定的消费空间。
当然引导消费者观念只是其一,产品的技术升级和差异化创新才是行业发展关键。随着空气净化器新国标出台,以及即将发布的过滤器相关标准,空净产品能效升级战会在2018年旺季市场逐渐展开。希望技术门槛的提升能敦促企业创新,为行业规范化以及产品升级,提供革命性颠覆升级的可能,也释放更多市场更新性需求空间。
目前市场上的空气净化器品牌高达400个,也有说法为700多个,不过活跃度高的仅为100左右。在当前专业空净品牌,传统家电制造商,互联网品牌三大阵营中,虽然各自都有其竞争优势,但未来像海尔、美的、格力等强势家电品牌优势更大,品牌集中度也会增加,马太效应显著,最终考验的肯定是产品、营销模式等方面的综合创新。
乐观估算,今年空净市场规模也就大致与2017年持平,甚至略有下降。不过如果再回到数据上,空净产品在美国和日本的市场渗透率已经高达27%和17%,韩国更是高达70%,反观国内却仅有个位数,潜在市场空间不言而喻。
可以说,空净市场新迭代就要开启,而行业也会逐步顺应新需求、建立健康发展的新秩序。下半场如何打?空气净化器厂家,真的准备好了吗?

近日,贾跃亭投资的电动汽车公司FaradayFuture(法拉第未来,简称FF)消息连连—-从前段时间广州买地,后传许家印入伙,再到近日邀请嘉宾体验入关新车、发布四周年内部信,甚是热闹。
值得一提的是,《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从4月底至今,FF明显加快了进军国内市场的步伐。不到两个月时间里,其国内关联企业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迅速成立了4家子公司。似乎又在向外界宣告,贾跃亭的造车梦想仍存有操作空间。
贾跃亭大跨步挺进国内 睿驰两月内成立4家子公司
记者查询得知,就在5月9日,睿驰汽车出资成立了睿驰汽车销售有限公司。该销售公司的具体经营范围包括汽车销售、汽车零配件批发、汽车零配件零售等。
除此之外,另3家全资子公司分别是:3月23日成立的睿驰汽车科技有限公司、4月23日成立的睿驭汽车有限公司以及4月27日成立的上海法苒汽车技术有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家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王志刚。截至发稿前,对于睿驰汽车这一系列动作,FF中国公关部回应称并不知情。
而在更早之前,睿驰汽车曾以底价3.64亿元,拍得广州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用于引进具备国际一流纯电动汽车研发制造水平的纯电动汽车组装项目。这一切似乎又在向外界宣告,贾跃亭的造车梦想仍存有操作空间。
按照FF方面的介绍,广州南沙买地就是贾跃亭为把“FF技术、产品和知识产权引入国内,助力汽车产业转型升级国家战略的具体实施步骤之一”。
外界普遍怀疑,贾跃亭个人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在拖欠各方上百亿元债务无法归还的情况下,为何还能顺利在南沙拿下地块?
记者查阅获悉,睿驰公司在广州南沙的注册地址海滨路171号9楼所在地南沙金融大厦,隶属于广州南沙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旗下的广州南沙资产经营有限公司。
对此,南沙区官方相关部门回复表示:“睿驰公司在南沙拍下的601亩地块,将用于投资建设纯电动汽车研发、生产基地。睿驰汽车是依法依规在南沙区成立的外商投资企业,为FF的关联公司,完全独立运营,与贾跃亭所控股的乐视控股体系不存在法律关系。”
资料显示,睿驰智能汽车有限公司注册成立的时间是今年2月份,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刚,注册资本达到3亿美元,公司类型为有限责任公司。值得一提的是,王志刚个人地址资料位于山西临汾北膏腴村,而这正是贾跃亭的老家。
最新消息显示,5月11日,贾跃亭对全体员工发表内部信庆贺FF公司成立4周年。在内部信中FF罗列出诸多利好:“近期有来自福特、特斯拉等公司的人才相继加盟,负责财务和IT等关键领域;同时,几乎所有的关键供应商和承包商都已经就位,公司已获得了投资人源源不断的资金支持。”
然而,业界对其此前承诺年底前量产的说法普遍不看好。在他们看来,造车项目纷繁复杂,包括整车的线束,电池轮胎轮毂,马达等,任何一个部件都需要提前预定好,如今已经5月中旬了,半年时间想完成布置厂房、招募工人,购买生产流水线、调试安装恐怕根本来不及。
对贾跃亭动向“不了解” 期望尽快确认还款时间
转望资本市场,4月27日,乐视网披露了2017年年报,公布去年净利润巨亏138.78亿元。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欠款余额高达72.8亿元,占乐视网资产总额比重达40.69%。
5月14日下午,乐视网举办了2017年度业绩说明会。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财务总监张巍、董事会秘书赵凯、独立董事郑路、保荐代表人崔学良与投资者进行互动交流和沟通。
谈到近期频见报端的关于“贾跃亭FF汽车已运抵中国”等报道,刘淑青表示,“公司未获得贾跃亭先生或其关联方通知,对相关报道均不知情、不了解。”
据刘淑青透露,公司现管理层一直积极、主动保持与贾跃亭先生及其相关方的沟通,包括近期媒体、投资者普遍关注的睿驰汽车购置土地投资款事项。
同时,她表示,公司时刻关注上市公司体系大量的关联方欠款问题,公司期望贾跃亭及相关方可以尽快与公司一并确认有效的解决方案及还款时间表,及时挽救上市公司于资金紧张的泥潭中。
“上市公司目前经营非常困难,现任管理层也在时时刻刻努力改变现状,但阻碍于资金状况的严峻,公司正常经营无法得到有效推进。”刘淑青如是说。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周五,苹果Mac Book/Mac Book
Pro在美国迎来了一起集体诉讼,这两款笔记本的蝴蝶键盘被曝出存在无响应和故障问题。用户认为苹果未在这件事情上提醒他们。对此,苹果方面并未立即回应。据了解,这起诉讼在加州北部的地方法院提起,而在此前已经有人在博客、Twitter、技术支持论坛谈到了这个问题,甚至还有人为此在Change.org发起了请愿并为其制作了一首音乐讽刺视频。图片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