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康之后,另一家日本相机制造商奥林巴斯也关闭了中国工厂。
5月7日,奥林巴斯位于深圳的一家数码相机生产工厂宣布停产停工。这家公司名为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主要从事数码相机业务的相关产品生产。
奥林巴斯方面确认,5月7日深圳工厂已经停产停工,预计产生的费用目前正在细查,预计于5月11日的2018年3月期决算公布时告知。
关于关闭深圳工厂的原因,奥林巴斯方面5月8日回复澎湃新闻记者称,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带来的数码相机市场的急剧萎缩,奥林巴斯深圳工厂的生产率显著下降;而且,奥林巴斯深圳工厂自设立至今已有26年之久,其设备也已经老化,很难再维持竞争力。
鉴于上述情况,奥林巴斯决定停止深圳工厂的生产,将生产集中到位于越南同奈省的Olympus
Vietnam
Co.,Ltd.,以提高生产效率和盈利能力,并加强数码相机业务在国际上的竞争力。
奥林巴斯提供的资料显示: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成立于1991年12月,是奥林巴斯全资子公司。截至2018年3月份,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员工为1774名。从2015年到2017年三年间,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的营收为分别是12.89亿港元、11.1亿港元和9.80亿港元;公司并未亏损,三年的营业利润分别是2800万港元、8122万港元以及3265万港元。
不过,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在鼎盛时期曾有15000人左右,不仅是奥林巴斯亚太区的总部,也是集团内最大的相机及零部件生产基地之一,当时还在深圳另外设立了分工厂。
但当智能手机摄影功能越来越强大,普通的卡片机的市场越来越小。尼康、奥林巴斯等厂商在智能手机冲击下显得无能为力,陆续关闭了一些工厂。
奥林巴斯深圳工厂董事长、总经理小松享在《告部分员工书》中写道,2002年左右,在银盐胶片相机向数码相机急速发展的技术革新浪潮中,深圳工厂也迅速将业务中心向数码相机转移,确立了数码相机镜头P9106月生产量100万台的体制,并成长为拥有12000多名员工的工厂。
然而,2008年以来,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数码相机市场规模逐渐萎缩,作为主力工厂的深圳工厂运转率降至顶点时期的20%。作为新业务,也是创收支柱的外销业务也伴随技术革新步入了产品更新换代的时间,诸多机型在2017年终止了生产。
此外,小松享也提到深圳工厂自投产至今已有24年,目前设备逐渐老化,外销业务也无发展空间,所以作出停产停工的决定。
奥林巴斯表示,受世界范围内相机市场缩小,中国社会经济环境变化等宏观经济因素影响,目前公司经营前景严峻,集团内部不得不进行业务调整。
比奥林巴斯提前做出关厂决定的是日本尼康。2017年10月30日,尼康位于无锡的数码相机工厂宣布关闭。该公司将停止位于无锡市的子公司尼康光学仪器有限公司的经营活动。
尼康给出的关闭原因同样是由于智能手机迅速发展,小型数码相机市场正在出现极大的萎缩。尼康表示,受智能手机普及的影响,卡片式数码相机的市场正在急速缩小。尼康相关负责人透露,从2012年到2016年这五年,卡片式数码相机这一块的销售量下降了68%,这段时间无锡工厂的开工率只有30%。很显然这样的开工率无法支持工厂的持续运营。
根据尼康中国对外发布的公告,在停止无锡市的子公司尼康光学仪器有限公司经营活动的同时,负责生产尼康数码相机以及数码相机配件的工厂也将停产。
日本照相机映像机器工业会2018年2月1日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17年日本国内相机制造商共出货数码相机约为2498万台,同比增长3.3%,这是数码相机全球出货量时隔7年再次增长。
市场研究机构Statista根据CIPA的数据绘制出来的图表显示:自2010年以来,数码相机行业一直处于衰退之中。
智能手机近年采用了双摄像头等新的摄影技术,在功能上开始取代了卡片单反机,单独购买卡片机已经没有必要。此外,随着智能手机在算法上改进,可以拍出类单反的效果,这也会对单反相机的销量形成冲击。
产能转移东南亚
据证券时报网报道:目前奥林巴斯深圳工厂主要有三大块业务,分别是相机、车载和显微镜。其中相机业务将转移至越南;车载业务不确定,有可能不做了;显微镜业务,高端的迁回日本,其余业务转至奥林巴斯工业有限公司。
外资工厂从中国转移至东南亚已经不是不止奥林巴斯这一例。
2017年年初,硬盘生产商希捷苏州工厂宣布解散,希捷把产能转向东南亚。公开资料显示:希捷在2015年启动了泰国呵叻工厂的扩张计划,投资4.7亿美元扩大一半产能增加2500名员工。
之前尼康宣布关闭无锡工厂后计划通过外包生产等方式来改善收益。据悉,尼康也选择东南亚外包工厂。

近日《日经亚洲评论》援引知情人士报道称,鸿海科技将减少在美国威斯康辛州芒特普莱森(MountPleasant)的100亿美元初期投资新萄京娱乐手机版,新萄京官网8522,,由生产电视用大型面板转至苹果iPhone和车载设备等中小尺寸的显示屏奥门新萄京娱乐场,。本周三,富士康官方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该消息不准确,且没有任何事实依据。
不过根据多家美国媒体的报道,富士康也证实了该消息的部分内容,称确实将采用“阶段性方法”,扩大所生产屏幕的范围,其用途涵盖“自动驾驶汽车、笔记本电脑、显示器和最新的电视机”。
不过富士康并未在邮件中直接说明,是否计划在生产工作逐步实施时减少其初始投资。
2017年7月,富士康在白宫举行的一个仪式上宣布了该项目。根据富士康的原计划,它将于美国威斯康星州东南部伊利诺斯州边界附近进行投资建厂,投入资金达100亿美元,预计可创造13000个就业机会。

在第二十一届中国北京国际科技产业博览会(以下简称“科博会”)期间,紫光集团透露,5G是今年研发的重点方向,该公司将在明年下半年开发出基于展讯5G芯片的商用终端
近年来,每逢大小的消费电子或移动通讯展会,5G都会成为众所瞩目的焦点,无论是攻克5G基础科技的企业、网络运营商,还是智能终端厂商都对5G抱有极高的热情。最近,芯片又成为了业内关注的热门产业。数据显示,中国每年需要进口2300亿美元芯片,连续多年位居单品进口第一位。紫光集团副总裁、首席品牌官申小乙认为,芯片市场的特点有四个,分别为技术密集、资本密集、人才密集和全球的市场竞争,在全球整个技术领域是非常难攻克的。他指出,中国芯片企业与国际芯片巨头相比确实存在差距,这主要是三个原因造成的。
“首先,技术能不能跟市场结合起来,融入到整个生态里面,在国内,这中间是有断层的;其次,资本就像血液一样,高科技尤其芯片企业,如果没有充足的血液提供,很难有一个健康的发展;在人才方面,尽管很多高校专业的毕业生以及一些海归人才投入到芯片行业中,但在真正的高端人才领域还是欠缺的,怎么样让高端的人才回到中国,在国内能有所作为,这也是我们未来很关键的一块。”申小乙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