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据日媒报道,关于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处置措施,就即使进行净化处理也无法去除的放射性物质氚的处置方式进行讨论
–>

摘要:德国明镜在线日前披露的一份欧盟核能发展战略报告,在该国政坛掷下了一颗炸弹,引发轩然大波。对于已经下定决心在2022年关闭国内
–>

摘要:  出于安全担忧,今年4月20日,德国曾要求比利时政府关闭位于德比边境地带的两个存在故障的老旧核反应堆蒂昂日2号和杜尔3号。
–>

据日媒报道,关于东京电力公司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污水处置措施,就即使进行净化处理也无法去除的放射性物质“氚”的处置方式进行讨论的政府研讨会提出“排放入海”是费用及时间成本最小的方式,这遭到渔业相关人士等当地的强烈反对。

德国“明镜在线”日前披露的一份欧盟核能发展战略报告,在该国政坛掷下了一颗“炸弹”,引发轩然大波。对于已经下定决心在2022年关闭国内最后一座核电站、彻底弃核的德国而言,上述彰显欧盟核能发展雄心的报告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出于安全担忧,今年4月20日,德国曾要求比利时政府关闭位于德比边境地带的两个存在故障的老旧核反应堆“蒂昂日2号”和“杜尔3号”。但这项要求遭到比利时政府反对。图为比利时杜尔核电站的冷却塔。人民视觉核心阅读德国“明镜在线”日前披露了一份欧盟核电能源战略的报告。根据这份报告,欧盟有意重新增强核电发展,希望以此维护自身在全球核电领域的技术优势地位。近年来,由于设备老化和安全考虑,一些欧盟成员国正逐步降低核电在本国能源供应中的占比,欧盟预计未来几年内,区域内的核能发电量比例将持续下降。在核电政策上,欧盟是进是退,各成员国立场并不一致,而且还面临着巨额投资成本的难题。现状——大部分核电站即将达到设计年限目前,欧盟共有核反应堆129座,分布在14个成员国,供应了欧盟27%的电力,直接和间接创造的就业岗位达90万个。根据欧盟的评估,目前欧盟境内的大部分核电站即将达到当初的设计年限,到2050年,欧盟90%的核电站都将面临退役。这就意味着,届时欧盟90%的核电现有装机容量必须关闭或予以替代。为此,欧盟预计,如果要对反应堆进行更新或者新建相应替代发电厂,欧洲能源企业需要投资3500亿至4500亿欧元。德国经济预测机构研究员法兰克·彼得表示,如果要使这些老旧核电厂继续符合安全标准,必须进行大规模投资,平均每更新一个核电机组就需要40多亿欧元。德国能源与核问题专家麦克·施奈德则表示,巨额的维护费用迫使欧洲越来越多的核电站停运。瑞士米勒贝格核电站将于2019年停运,瑞典2020年前将关闭已有10个核反应堆中的4个,比原定计划提前了很多。如今,核电占电力供应总量75%的法国也计划在2025年前将核能发电比例降至50%。欧盟委员会曾调查显示,截至2050年,核能工业将耗资2680亿欧元,但电力工业目前筹备的资金却只有大约1500亿欧元。德国计划在2022年前关闭国内所有的核电站,意大利也取消了建设新反应堆的计划。因此,未来几年内,欧盟核能发电量占比预计将会下降至20%。前景——在欧盟境内重振核电并非易事根据媒体披露的这份欧盟核电能源战略报告,到2030年左右,随着新一代反应堆投产运转,届时核能发电比例将再次回升。报告预计,直到本世纪末,核电仍将是欧盟能源最大组成部分。媒体披露的信息还显示,为加强发展核电,欧盟将推进建造小型核反应堆,并计划2030年以前将其投入使用。在资金方面,欧盟在战略报告中提出了包括建设核能投资框架等建议。根据该建议,发展核电的资金将主要来自欧洲投资银行以及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等机构。德国“明镜在线”曝出欧盟重新加强发展核能的报告后,欧盟委员会回应表示,这一报告尚为讨论基础,之后委员会虽然会商讨这一议题并做出意向声明,但对各欧盟成员国并不具备约束力。实际上,要想在欧盟境内推动重振核电并非易事。在欧盟成员国中,只有一半的成员国使用核能发电,另有一半的国家不使用。这造成了欧盟内部对发展核电的态度产生了分化。分析认为,尽管存在分歧,欧盟此时提出要加强发展核电,一方面是由于欧盟不想在未来全球核电领域失去技术优势地位。另一方面,由于乌克兰问题,欧盟和俄罗斯已经长达两年有余的相互制裁仍没有终止的迹象。欧盟的能源安全面临较大威胁,制裁也因此强化了欧盟想要“能源独立”的决心,以此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莫盖里尼近期就表示,对俄罗斯的制裁在今年7月底到期之前,欧盟仍将会考虑再次延长制裁期限。此外,作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主要推动者,欧盟有义务为实现气候目标而减少境内的二氧化碳排放量。相对于普通燃料发电站,核电站作为清洁能源的优势十分明显,它几乎不会排放二氧化碳。但如果继续大力发展核能,欧盟将不得不面临巨大投资成本的难题。据欧盟委员会能源总司估计,到2050年,欧洲核电行业将需要投资7750亿欧元。而其他能源技术,尤其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却在大幅下降。这样看,从经济的角度,核电已经变得“不合算了”。此外,欧洲很多核电站由于使用年限已久,故障频繁。这让民众越来越担心其安全问题。最近便有声音要求暂停或彻底关闭欧洲老旧的核电站,并跨国展开核设施的安全检查。德国就是其中的一个典型代表。由于反应堆上出现裂痕,德国近期便要求比利时政府关闭两座核电站,以保护民众的安全,但这项要求遭到比利时政府反对。比利时现有的两座核电站大约提供了全国所需电力的60%。施奈德表示,欧洲少数坚持核电的国家中,法国、英国作为代表,仍在启动建设工作,但实为“骑虎难下”。目前,其他能源技术尤其是再生能源生产成本大幅下降,而核电成本因为维护费、保障安全性能方面的研发费用,成本大幅上升。此外,考虑到使用寿命,很多核电站现在就应立即关闭拆除,但高昂的拆卸费用完全可能让一些经营企业破产。施奈德认为,对英国和法国的一些核电站经营者来说,似乎只能咬牙坚持,希冀在核电站竣工、升级后,收回成本。(本报布鲁塞尔、柏林6月6日电)

日本政府考虑9月底前设立就包括形象受损等社会视角进行综合探讨的平台,以推进处理方式的讨论,但与当地的协调不会一帆风顺,很可能陷入僵局。

基于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倚赖、减少碳排放的考虑,欧委会在该报告中强调了核能之于欧洲大陆的重要性,并就未来十数年欧洲核工业的发展设立了4项重点目标,包括放射性废物处理与退役、先进和创新核裂变反应堆、核聚变等。其中还指出了小型模块化反应堆和快堆的优先级,计划在2030年之前在欧洲投入使用小堆。

通常的核电站发电过程中也会产生氚,国际条约允许在低于标准值的情况下排放入海。福岛第一核电站目前储罐内存有约65万吨氚污水,并以每天400至500吨的速度在增加。原子能规制委员会委员长田中俊一以储罐不断增多将给报废作业造成障碍等为由,认为应当在稀释后排入海中。

欧委会在报告中呼吁,为发展核能,各成员国应该加强在研发、创新、融资等方面的合作。尽管表述雄心勃勃,但要在欧盟重振核电并不容易。欧盟各国围绕核能的研究工作就像其能源市场一样分散,不同成员国的能源政策优先级不同,甚至对于核能本身,也喜恶不一。不仅如此,与中国等核能发展从未间断的国家相比,欧洲的老牌核电国家往往面临人才短缺,旧核电站退役、新建核电站带来的资金压力也不小。

日本政府正在研究5种方式,包括注入较深的地层、排放入海、作为水蒸气排放、使之变成氢后排放到大气中、使其凝固或呈凝胶状、埋进地下。对费用及所需时间等各种条件进行估算的结果显示,排放入海所需费用为3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亿元)、时间为7.3年,比其他方式更有优势

对欧盟来说,核能是“荒谬”的选项么?

经济产业省就估算结果强调“并非确定选项”,但5月底在福岛县磐城市举行的渔协会议上,磐城市渔协会长矢吹正一反对称“排放入海的话,至今为止试验性捕捞作业等的努力将毁于一旦”。福岛县渔协联合会会长野崎哲也明确表示“将反对”排放入海。

目前,欧盟的129座核反应堆满足了该地区27%的电力需求。在28个欧盟成员国中,有14个拥有在运核电站。当然,这并不妨碍那些未建核电站的国家通过电网利用邻国核电站发出的电。在有核国家中,法国的核电占比最高,约为75%。法国目前拥有58座核电站,接近欧盟核反应堆总数的一半。

当地因为不得不忍受一次又一次污水渗漏等带来的打击而对政府及东电产生了根深蒂固的不信任。尽管许多人倾向于认为5种方式中排放入海乃最为现实的方法,但经产省负责人称“包括是否统一处理方式也在进行讨论“,处于进退维谷的窘境。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欧盟成员国对于发展核能的态度越来越呈现两个极端。比如,英国、法国、斯洛伐克、捷克等国仍坚持发展核电,德国计划在2022年前关闭国内所有的核电站,意大利也取消了建设新反应堆的计划。

所以,在听闻上述欧盟报告后,德国副总理兼经济部长加布里尔(Sigmar
Gabriel)谴责称“这太荒谬了”,他表示坚决反对用欧洲纳税人的钱来补贴这样一项“古老、昂贵且会对国民和环境产生重大影响”的技术。

但从欧委会的角度看,核能一直在其未来能源版图中占据重要位置。欧委会2011年12月发布“2050年能源路线图”中设计的一个情景预计,到2050年,核能占全部能源需求的比例仍将维持在15%至18%之间。

近日披露的这份欧盟战略报告称,安全、清洁的核能是限制全球变暖的重要技术,若要将全球升温控制在2
以内,2050年全球核能装机容量将达到930GW(1GW=1000MW,1MW=1000KW,1KW=1000W),占全球总发电装机容量17%。

需要强调的是,欧委会的这一报告尚为讨论基础,之后委员会虽然会商讨这一议题并做出意向声明,但对各欧盟成员国并不具备约束力。

欧盟建议搭建核能投资框架

为了达成报告中的既定目标,确保核能在欧盟未来的能源组合中仍将是一项安全的、具备竞争力的选项,欧盟委员会还罗列了一系列有待解决的问题与挑战。

首要的即为稳定的、可预测的投资条件,对于新建核电项目而言,这意味着需要一份合理的融资方案,比如差价合约、产业链上保障、更合理的碳价等等。除此之外,摆在面前的挑战还包括促进核燃料供应的多元化、训练有素的职业劳动力、各成员国核监管部门之间对于通用标准的认可等等。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面对核电站退役及新建核电站所需的巨大资金空缺,报告提出了包括搭建核能投资框架等建议。根据该建议,发展核电的资金将主要来自欧洲投资银行以及欧洲战略投资基金等机构。需要补充的是,德国在上述投资机构中具有很大权重。

据欧盟评估,目前欧盟境内的大部分核电站即将达到当初的设计年限,到2050年,欧盟90%的核电站都将面临退役。为了填补这一部分电力缺口,欧盟预计,如果要对反应堆进行更新或者新建相应替代发电厂,欧洲能源企业需要投资3500亿至4500亿欧元。欧委会曾调查显示,截至2050年,核工业将耗资2680亿欧元,但电力工业目前筹备的资金却只有大约1500亿欧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