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时近8个月的东芝半导体出售终于有望迎来终结。
5月17日,东芝公司发布声明表示,其出售旗下东芝半导体公司的交易已经获得了全部所需的反垄断审查批准。作为收购财团牵头者的贝恩资本也于同日宣布,已经收到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对此次收购的书面批准。东芝方面预计,该交易有望于6月1日前正式完成。
韩国芯片巨头SK海力士在TMC出售的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一直是该交易的争议焦点之一。考虑到东芝与SK海力士在NAND市场均拥有较高的占有率,两大厂商的此种联系具体会造成何种影响值得关注。
此外,该次收购的完成又恰逢业界对NAND价格下滑存在担忧之时,闪存市场是否会迎来一场“价格崩盘”甚至是“价格战”的大戏同样值得关注。
NAND市场是否会呈集中趋势?
2017年9月28日,东芝发布公告宣布与K.K.Pangea(贝恩领衔的收购财团为此次收购成立的专项收购公司)达成协议,将以2万亿日元的价格将旗下半导体业务部门出售给后者。除苹果、戴尔、希捷、金士顿等公司,韩国芯片厂商SK海力士也在该财团成员之中。
Coughlin Associates主席、数字存储行业分析师Tom
Coughlin通过福布斯发文指出,由于西部数据与东芝的分歧已在早前得到解决,TMC出售的完成将能够使得两家公司联合拥有的世界第二大闪存生产厂进入稳定状态:西部数据很大可能将拥有稳定的晶圆厂合作关系,苹果、戴尔、金士顿、希捷等系统与设备厂商也将一定程度直接接入闪存芯片供应渠道,而SK海力士则将能够获得部分东芝闪存技术。
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由于东芝半导体的收购方财团中有存储业内的领先者SK海力士,该次收购或会造成存储器市场的进一步集中,从而在该层面对市场造成较大的影响。
此前媒体也曾报道称,作为贝恩财团参与者之一的SK海力士在这笔交易中所扮演的角色曾是中国商务部反垄断官员对该交易存在疑虑的主要原因。集邦旗下DRAMeXchange数据显示,2017年第四季度NAND闪存市场上,三星以38%的占有率稳居第一,东芝以17.1%的占有率紧随其后,SK海力士则以11.1%的占有率位居第五。
由于看好SK海力士在此次收购中投资的长远成果,三星证券在5月21日的更新中对SK海力士维持了“买入”评级建议,并将目标价格设置在了10万韩元(约合92.32美元)。当日,SK海力士股价上涨1.37%,收于89100韩元(约合82.25美元)。
三星证券分析师Hwang
Min-seong表示,东芝是三星电子目前在相关科技方面唯一的竞争对手,随着东芝半导体在出售后的调整重组,该产业将面临诸多策略性的调整。Hwang进一步解释称,在TMC进行IPO之后,SK海力士将所持的可转换债券进行转换之后可持有TMC
15%的股份。
不过Coughlin认为,TMC出售交易的完成并不意味着闪存芯片市场的集中,相反,该市场将会拥有更多玩家。“随着像闪存等商品的成熟,和通常的产业整合相比,这是一个有趣的逆转。”他写道,“此种玩家数量的扩张是受多家中国闪存制造商的崛起的推动。明显,闪存行业还未完成整合。”
短期来看,TMC出售完成对其自身业务不会造成明显的冲击。在中国半导体投资联盟秘书长王艳辉看来,由于目前存储芯片厂商多处于扩厂增产的步伐之中,出售一事终于结束悬而未决的状态对其来说是一项利好。
集邦咨询DRAMeXchange方面也认为,交易完成之后,东芝后续Fab 6和Fab
7的投资规划将能按预期顺利进行,足够的资金投入也使得东芝闪存部门能够更加专注于新技术的研发,从而在与西部数据维持良好合作关系的情况下持续在NAND闪存市场同三星抗衡。
闪存价格存下滑压力
2017年半导体产业的一项纪录即是三星完成了对英特尔的超越,后者连续25年的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厂商的名头就此让位。市场研究机构Gartner数据显示,三星以598.75亿美元的营收和14.2%的市场占有率位列第一,其营收增长率达到了49.3%,而对手英特尔仅为8.6%。
不过,三星的强势主要源自存储芯片价格在过去两年的飙升。其他以存储业务为主的半导体厂商也在这波涨价潮中受益明显。SK海力士、美光、东芝、西部数据在2017年营收分别取得了79.6%、71.1%、25.1%和119.6%的增幅,均远高于半导体市场整体21.6%的增幅。
顾文军指出,过去两年存储器短缺造成的价格上涨已导致不少厂家积极扩产以增加供应,而从需求的角度来看,目前存储芯片行业又缺乏“杀手级”的新应用,存储器尤其是NAND闪存价格下滑已是一个趋势。
Coughlin也认为,随着3D闪存将逐步成为市场的主流,包括中国在内的位于亚洲的新生产线将投入运营,闪存芯片价格预计会结束2016、2017年的涨势,在今年迎来下滑。三星电子亦在4月发布的二季度业绩展望中指出,NAND闪存报价在二季度或将呈现疲软态势。
集邦咨询数据显示,直至2017年一至四季度全球NAND闪存需求均大于产出,不过在2018年第一季度该市场已进入了供过于求的局面。其4月更新的报告亦显示,尽管NAND闪存需求增长,但供过于求的局面也仍然存在,这将导致产品报价在2018年第二季度进一步下滑。
近日有分析曾指出,主要NAND闪存供应商在过去两年处于从2D闪存向3D闪存升级的阵痛期,而随着技术转换已趋近完成、各大厂3D闪存均已成功产出,除产品报价降低之外,该市场还可能在未来数年迎来一场“乱战”,直至形成类似DRAM市场的仅剩少量玩家的局面。
不过王艳辉对NAND闪存是否会在近期降价存在疑问。他指出,虽然闪存价格过去一年确实“涨太多了”,但存储市场因产能和需求的调整而产生的价格涨跌一直处于循环状态,很难判断下一次价格下滑将始于何时。
此外,NAND闪存主要应用于存储系统,该市场目前的主要需求来自手机和云存储。“手机和云的存储空间都在扩大,市场格局也每年都在发生变化,今后的走势还很难判断。”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5月14日,乐视网举行2017年度网上业绩说明会。在本次业绩说明会上,针对投资者关心的业绩下滑导致的退市风险、乐融致新控股权、贾跃亭债务、贾跃亭FF91汽车等问题,公司管理层在线作出回应
这是乐视网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淑青上任以来首次以乐视网董事长身份面对投资者。她在沟通会上表示,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上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存在暂停上市风险
财报显示,2017年乐视网亏损138亿元,成为A股年度亏损王。截至2017年12月底,乐视网净资产为6.63亿,同比大幅下降93.52%。截至2018年一季度末,乐视网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仅为3.04亿,净利润亏损3.07亿。
乐视网后续资不抵债是比较现实的问题。对此,乐视网董事会秘书赵凯表示,如若上市公司2018年继续亏损,将存在归母净资产为负的可能性。目前,公司正在积极追讨债务。
对于深陷债务危机的乐视,债务问题是整个沟通会的重要关注点。2017年财报显示,贾跃亭控制的关联方对乐视网欠款余额高达72.8亿元。此外,乐视网短期贷款达27.5亿。
乐视网财务总监张巍表示,总体上看,公司目前整体资金安排上存在较大困难,现金流极度紧张。在资产大幅减值后,乐视网部分资产都正处在冻结状态,当下资产的融资难以覆盖短期债务以及公司披露的上市公司累计诉讼、仲裁情况,如若上述诉讼赔偿进一步形成或有负债,将加重公司的债务压力。
对于债务问题的解决,通过沟通会来看,乐视网主要是分为追债和自救两个方面。
对于自救,刘淑青表示,公司董事会和管理层正在竭力解决公司目前的经营困难。改善业务经营以恢复公司现金流和供销体系;积极与相关金融机构协商贷款展期、努力解决公司面临的经营困难;寻求第三方增资以解决子公司目前面临的资金压力;协调关联方以现金或资产等方式偿还对上市公司的欠款。刘淑青表示,公司管理层正在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但目前尚未形成确定方案。
对于追债,乐视网管理层多次表示要督促贾跃亭还钱。
对于投资者和深交所一直问询的乐视网是否有暂停上市风险?赵凯回复,在已披露的2017年审计报告中,立信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意见。他表示,如果乐视网在2018年度审计报告仍得到该类意见,据深交所相关规定,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或失乐融致新控股权
乐融致新控股权和贾跃亭的FF汽车最近也是乐视网的两个重要焦点。
今年4月,乐视网子公司新乐视智家变更为乐融致新。宣布按照90亿估值以现金及债权增资不超过30亿元,融创、腾讯、京东、苏宁体育、TCL、伯亿集团、世嘉控股、设计谷、金锐显和弘毅投资均为乐融致新的意向投资方。
赵凯在沟通会上表示,此番增资是公司采取的自救方案,乐融致新的品牌和信誉已严重受损,部分应收款项回收难度较大,乐视网现金流已极度紧张。目前,公司现任管理层着力于恢复公司业务,期望挽救公司,提升乐融致新经营实力。同时,本次增资是否能够恢复公司业务规模,仍存不确定性。
那么,乐视网会不会失去乐融致新的控制权?赵凯称,本次乐融致新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将被稀释,以现有协议及意向增资情况计算,增资后乐视网持股比例下降至33.46%。同时,乐融致新股东乐视控股持有的18.38%股权处于冻结状态,且部分或全部将进入司法拍卖程序。公司存在因乐融致新股权被司法处置,失去对控股子公司控股权的风险。
FF汽车更是近期关注的焦点。据报道,贾跃亭的FF汽车已经运抵中国,有投资者提问,这是否意味着未来汽车赚的钱可以还给上市公司?刘淑青表示,对媒体报道的“贾跃亭的FF汽车已经运抵中国”不知情、不了解。已多次与贾跃亭相关方电话、邮件沟通,并将获取信息及时对外披露。
刘淑青表示,乐视网也将努力进一步拓宽融资渠道,获取公司业务发展所需的资金及业务资源,以解决公司目前资金需求和业务发展问题。同时,乐视网现任管理层正在着力于通过恢复各项主营业务的开展以重新激活公司的现金流和供销体系。
刘淑青还表示,上市公司目前经营非常困难,现任管理层也在时时刻刻努力改变现状,但阻碍于资金状况的严峻,公司正常经营无法得到有效推进。公司也期望贾跃亭及相关方可以尽快拿出有效的解决方案及还款时间表,及时挽救上市公司于资金紧张的泥潭中。

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在全国遍地开花的银隆,如今出现了扩张后的“不适”。
各地原本该如火如荼开展生产的银隆新能源的产业园,却出现了截然不同的景象。
近日,有消息称,银隆在珠海、成都、天津、石家庄、邯郸等地的产业园,出现停工、工人放假等情况。而《证券日报》记者也了解到,银隆多地工厂的工人被拖欠工资,很多园区的在建工程也因资金、纠纷等问题,被迫延迟。
虽然外界诸多质疑,但董明珠依旧坚持造车,并强调其看好的是银隆的未来。不过,在很多银隆的工人看来,今天就已经很难度过。他们期望董明珠给银隆带来希望。
工厂内部资源重新调配
谈及银隆,董明珠近日对外表示:“关键是要看企业的风险,企业的技术是否能有市场,只要技术能够满足市场的需求这个关键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都好解决。”
如今,银隆产能过剩、市场需求不旺,或是董明珠要面临的问题。
有消息称,在银隆洛阳工业园区,工程的建设施工速度缓慢,甚至一度因纠纷而出现停滞,工程或无法按期完成。
洛阳银隆是去年8月份,董明珠率领银隆与洛阳市敲定的项目,预计投资150亿元。据媒体报道称,洛阳银隆项目从谈判到开工仅用7个月。如今,洛阳银隆的施工状况似乎与预期有一定差距。而成都银隆和河北银隆等工厂也都出现了停工、员工放假等情况。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在董明珠进入银隆后,其对银隆从业务架构、产品质量、供应链管理、公司治理等方面进行了全面整顿。而工厂之间的资源和人员被重新调配。业内知情人士认为,早在董明珠进入之前,银隆就出现生产不规范、公司治理混乱等诸多问题,银隆的恢复生产和调整,需要时间。
对此,董明珠也表示,银隆在过去存在着管理和企业文化方面的问题。银隆现在在不断向好。不过,她称,自己没有考虑过在银隆任职的问题。“我投资银隆,并不是说我要去掌控它。”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银隆有9个产业园,包括在珠海、邯郸、石家庄、成都、兰州、天津、南京、洛阳的产业园。而按照规划,银隆对这些园区的“打造”每个几乎都是大手笔,项目的开展需要持续注入资金。
如果银隆资金出现缺口,是否会对银隆追加投入?董明珠说:“不是一个人的问题,是所有人的问题。”
或转型乘用车?
据悉,银隆部分工厂停工的主要原因是:市场需求骤减导致的订单减少、产能过剩。
战略控股美国奥钛后,珠海银隆掌握了电动车锂电池的钛酸锂材料生产技术。去年,银隆在全国超9个地方进行大规模扩张,兴建产业园。
不过,这时中国新能源客车市场情况不容乐观,正在遇冷。中国客车发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国内销售新能源客车86767辆,同比下降24.41%。银隆在去年1月份-5月份仅销售了72辆车。很多业内人士在很早前就已发出预警。
而与此相反的是,个人汽车消费市场正在快速兴起。2017年全年国内的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分别为79.4万辆和77.7万辆,同比增长均超过五成。其中,新能源乘用车全年的累计销量达到了57.8万辆,同比大增72%。客车、乘用车的市场状况出现“冰火两重天”。
以新能源客车为主的银隆,或也在寻求转型。据了解,目前银隆各地工厂之间正在进行材料、人员的转移和重新调配。“未来银隆的部分工厂可能会出现转让或向乘用车转型的情况。”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对于银隆的业务是否会从商用车领域拓展到乘用车领域,董明珠并未正面回应,但也没有否认:“等到那天再说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