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薪、老实是程序员给人们留下的印象,如果是知名大企的程序员,更会为相亲加分不少。不过,随着阿里巴巴程序员的相亲被拒,一场关于消费取向之辩再次浮出水面。
这位阿里程序员相亲遭拒,理由是27岁还穿特步鞋约会。
事件曝光后,阿里主动认领了这名程序员。微博介绍为阿里巴巴资深产品经理的用户@王半城Hz爆料:这个小伙是我司的高级研发工程师,俗称码农,心疼一下我们自己……
阿里官方账号@阿里味儿官方微博确认了这个消息并为被拒绝的小伙打Call:这样的汉子哪里找啊,一个月500块都花不到,其他都给妹子买买买。
多金≠新中产
这则爆款新闻刷屏之后,除了学者型网友讨论特步的品牌定位问题之外,其他网友逐渐形成了两大阵营。一方认为,这位程序员品味确实不咋地,与人家姑娘的消费观、审美观格格不入;另一方认为,姑娘掉进了品牌效应的审美中,忽视了技术之美、性格品质之美。
这场反套路的相亲事件,没有陷入传统的贫富之争,却折戟在了消费观、审美观的冲突上。
随着消费升级大潮的扑面而来,新中产阶层逐渐成为商业主体争相锁定的目标用户。但是像阿里程序员这样的多金人士,真的能成为品质消费的中坚力量吗?
据统计,2017年中国一线城市程序员平均工资为11770元。而在阿里巴巴,技术性岗位分为10级(分别从从P1到P10),多数人处于都是P6左右,全年收入大约在20W-35W左右。而这位程序员作为高级研发工程师,从收入上看算是妥妥的中产阶层。
不过重点来了,阿里官方账号的爆料称,这位程序员每月在自己身上的花费连500块都不到。可见,并不是所有的年轻多金人士都可以称为新中产。
新中产的神逻辑
从多个机构发布的新中产调查报告来看,经济水平、职业、教育、价值观这四个要素是最主要的衡量标准。不过,有很多经济水平、职业、教育三个要素完全合格的人,却无法被列入新中产行列,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消费观、审美观等内在因素上存在巨大差异。
比如说,同样收入、职业、教育程度的群体,有人周末吃着二十几块的外卖,而品质生活者则游走于特色餐厅吃着“特产”。有人觉得花上万块买个干衣机纯属浪费,品质生活者反而觉得,买个干衣机虽然多花了上万块,但是在阳台省出了休闲空间。毕竟在房价蹭蹭上涨的大都市,阳台节省下来的空间,价值至少也得十几二十万。
实际上,在高端家电产品的消费趋势中,也能看到新中产身上的品质生活特质。
2017年12月22日,在第九届中国高端家电家居趋势发布暨红顶奖颁奖盛典上,红顶奖组委会发布的《2017中国高端家电产品消费者调查报告》显示,高端家电消费人群(一线城市的家庭月可支配收入在30000元以上、其它城市在15000元以上)在最近半年或过去一年都有过高端家电消费经历,提升生活品质和更新换代需要是他们购买高端家电的主要目的,其中有69.9%的人群是为了提升生活品质。
3
追求品质生活的消费态度,直接决定了他们的消费观。《调查》显示,高端家电消费人群对健康十分重视,并愿意为健康领域的产品或服务买单。他们追逐时尚潮流和消费热点,相比价格更看重品质,愿意为情怀和品味买单。具体到产品上,除了看重技术含量、智能化操控、产品质量和品牌知名度等这些常规因素外,对节能环保、时尚艺术化以及个性化定制的追求也势不可挡。
可见,新中产的特质不在于收入、年龄、学历等硬性标准,而在于小众、个性、多元化的自我实现式的审美观以及展现审美取向和品质生活方式的消费观。
2017年可谓是中国家电行业的战略年,众企业纷纷升级企业战略和理念,把新中产作为业务优化与深化的着力点。不过,为了避免盲目的转型升级,企业应该从阿里程序员相亲失败的案例中吸取教训,警惕新中产“陷阱”。
其中,“知富阶层”的界定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2017年9月,有中国家电企业进一步对品牌战略进行了优化与深化,并提炼聚焦品牌的目标受众——“知富阶层”,有知识、有消费力、有品味、爱时尚、爱新鲜、愿意为梦想付出。
“知富阶层”的锁定意味着中国家电企业应时代的发展做出了“用户思维”的转变,放弃传统的以区域、年龄段、收入水平去划分用户的模式,取而代之的是从价值观、文化水平、兴趣爱好、消费观念的趋同性来真正寻找用户的痛点,进而成为美好生活的积极推动者。

苹果道歉并推出优惠换电池疾患后,iPhone降频门事件算是进入缓和期。不过还有很多用户心中有疑问问,那就是iPad会不会受到降频门的影响。图片 1

从乐视电视在激烈的彩电竞争中杀出重围,到乐视整个生态体系崩溃,一切似乎都来的太快了些。身处这一场风暴中心,乐视超级电视成败与否,也直接影响了互联网电视行业乃至整个彩电行业的市场竞争态势。但是市场永远是残酷的,随着互联网电视集体颓势,彩电市场的未来似乎仍然少不了厮杀肉搏。
如今摆在乐视面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还债。1月4日晚,酷派公告称大股东贾跃亭已向威日创投出售约8.97亿股公司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的17.83%。为了应对资金危机,现在乐视不得不以亏本价套现。这也意味着,乐视不再是酷派单一大股东。
在2016年,乐视超级电视上市三年之际已经累计销量达到700万台,并数度占据线上销量榜单首位,当时乐视已经拥有冲击市场前三的能力。但从2016年底,不断被曝出的资金链负面,不可避免地波及到电视业务。乐视电视目前的市场份额同期大幅下滑三分之二。
乐视的问题到底在哪?很多乐视的员工包括行业内部人士,都不认为乐视电视本身的业务和生态有问题。包括乐视影业、体育、云平台等业务单元支撑的乐视体系,都是以用户为基础的模式创新,乐视通过电视已经能够掌握实时用户数据图,并对用户进行“标签化”,而这一运作方式无疑就是所有企业所追求的大用户数据。
模式再好,乐视电视的失败却是事实。正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对品牌的不信任,导致乐视上下游产业链的关系竞争,加上舆论压力,整个市场对乐视产品开始不信任。2017年,倒下的不仅仅乐视,整个互联网电视品牌的日子都不好过。经过一轮淘汰,互联网电视的玩家只剩下暴风、小米和微鲸。数据称,微鲸2017年不过卖了几十万台电视。而暴风线下销量也处于下滑中,正极力扩张线下渠道。
表面上看,小米和夏普成了最大赢家,抢夺了乐视的大部分市场。中怡康的数据显示,2017年1-7月,小米的线上销量同比增长率高达91.2%;另一位“抢食者”则是夏普。在富士康的推动下,夏普2017年在市场掀起了一轮价格风暴,夏普前三季度中国市场的出货量为240万台,同比增长246%。但是与此同时,夏普牺牲也很大,自己了打破高端品牌的身份,如果想重回高端恐怕也没那么容易。
其实说到底,市场竞争永远是争夺战、进行时,而抢夺的并不是哪个品牌的市场空间,而是消费者和用户的认可。在未来,不管是乐视、小米,还是夏普、三星、海信、TCL,谁更能适应用户和需求,谁才能成为最终赢家!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