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零售行业发生了很多变化,概括起来主要是四个字“鲜食”+“连接”
在“鲜食”方面,马云公开认亲盒马鲜生,甚至行业标杆企业也被阿里入股,永辉超级物种、百联RISO、世纪联华鲸选、步步高鲜食演义、天虹sp@ce、新华都海物会、物美新零售、生鲜传奇等等,都与吃相关。购物中心与百货公司不来店点吃的,似乎早已很老土。但百货老总对我说:那些吃货们与购物没有半毛关系,他们吃完就走!百货受到“吃货”的双重打击:平均租金下降,营业收入下降。
我国城乡居民的恩格尔系数已经下降到了30%以下,但新零售最热闹的仍然是与吃相关的行业,还有70%的零售要不要“新零售”?2018年,新零售将向开阔地和纵深地挺进。
在“连接”方面,连接一切,赋能于人,形成共享生态体,这种价值观正在零售业推广应用,国外有苹果零售店、7-11,国内有汇通达、天猫小店、京东便利店等。
利用互联网平台赋能小店,以实现店面升级,信息互联使商业基础设施共享,实施比较松散的整合,不强求统一,只做加法不做减法,这是对传统连锁经营模式的超越。在“连接化”时代,一切物理设施正在被深度挖掘,甚至传统的“公厕”已经被打造成“第5空间”,嫁接了自动存取款机、缴费机、充电桩、再生资源回收机、无线网络覆盖、电商终端、自动售水机、清洁工休息站等服务基础设施。
另一方面,传统业态在与新业态的“连接”中也找到了自己的发展空间,如传统药店嵌入盒马鲜生、全家等零售体系。新零售不仅能给传统零售赋能,也能带动传统零售业实现新的发展。
总的来说,我们所看到的零售变革,主要还是集中在食品领域。其实,在消费升级,服务消费与精神消费的需求日益扩大的背景下,慢生活也会渐渐地超越快节奏,所以,在百货、专业专卖、家庭装潢、服务、教育、医疗,甚至银行、个人理财、电信等非食品领域,更需要转型与转变。无论在哪个领域,那些不得人心的规则,目中无人的服务,暮气沉沉的形象,都急需改变。
我国零售业的发展进入了旋转门和过滤器:新人辈出,新生态渐渐汇合,但传统生态依然是服务生活的主体。这是一个最容易迷失方向,跌入深渊的时代。
中国人尤其是中国的年轻人,越来越贪图便捷与颜值,机器越来越多地渗透到人的生活中,在人与机器的战争中,机器越来越占上风,如果我们不折腾点机器,将被这个世界抛弃。
所以“无人”问题,其实是一个未来世界的主导权之争问题。而有些企业,老而无形,老而无货,老而无人,老而无技,老而无格,这样的老是衰老,是人员退化,脑子僵化,店铺老化,即使电商不来,盒马不来,也是注定会被淘汰。
如果盲目跟风,不掌握新零售背后的逻辑,变化与变革越多,可能就会变得更惨。
有百货老总说,餐饮不仅低租金而且销售也不能增加,那是只做餐饮而没有做引流,我们学盒马、百联RISO,没有学到盒马线上做生鲜,结果就越学越糟糕,所以背后的逻辑才是关键,我们看到的还是表象。
行业的小生态链接着社会经济的大生态,愿新老零售人都能华丽转身,以品质、品位、品格创造出新的效率、体验与格局,把我们的店做成顾客的店、顾客的家。

阿里巴巴集团(纽交所证券代码:BABA)股价在周三创出198.86美元的历史新高。按照当日收盘价计算,该公司也成为继腾讯之后,中国第二家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投资银行奥本海默(Oppenheimer)在周三发布的研报中赞扬了阿里巴巴集团的核心业务,以及打算把线上和线下购物结合在一起的“新零售”举措。奥本海默分析师贾森-赫夫斯坦(JasonHelfstein)在研报中指出,新零售“能够给阿里巴巴集团的零售业务带来大量的营收,提供追加销售的机遇。”
赫夫斯坦在研报中还对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快速成长的阿里云业务持乐观态度,认为阿里云业务目前的规模已同亚马逊旗下AWS在2014年的规模,或是微软Azure在2017年的规模相当。“阿里巴巴集团将借助数据驱动的人工智能、媒体整合、持续采用阿里云、以及更多的涉及实体店业务,通过改进个性化的电子商务,实现整体性的增长,”赫夫斯坦称。
在过去的12个月当中,阿里巴巴集团股价累计上涨了47%,表现强于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25%的涨幅。该公司股价周三在纽交所常规交易中逆市上涨3.25美元,涨幅为1.69%,报收于195.53美元。阿里巴巴集团股价盘中一度上攻至198.86美元,创出历史新高。按照周三的收盘价计算,该公司市值约为5017亿美元。
去年年底,美国券商MKMPartners就预计阿里巴巴集团将比同行竞争对手早日实现市值突破万亿美元的目标。MKMPartners分析师鲍勃-桑德森(RobSanderson)在当时发布的研报中称:“对我们而言,如果当下的牛市行情延续,未来1到3年将有多家市值超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在我们的研报看来,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腾讯和阿里巴巴是最具有竞争力的候选公司。”
该份研报还称:“任何一家公司都有理由在2020年之前实现市值过万亿美元,而苹果也有可能在2019年。我们认为,互联网公司突破这一障碍的时机最可能在2021年,而阿里巴巴虽然目前市值在这些公司中最低,但其或许在2020年具备最佳的冲击机遇。”
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也意味着阿里巴巴集团已成为仅次于苹果、Alphabet、微软、亚马逊、腾讯和Facebook的全球第七大市值公司。

2017年,是HTC成立的第20个年头。但谁也不会想到,这家曾经的手机巨头会遭遇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里程悲”。
这一年9月,HTC与谷歌签署的一份协议加快了“瘦身”的步伐。按照协议约定,原参与制造谷歌Pixel手机的HTC成员加入谷歌,HTC将其知识产权非专属授权予谷歌使用。此次交易,HTC将收到11亿美元。
上述合作意味着,HTC正式出售了旗下的手机ODM业务,仅保留自有的手机品牌。但更具悲剧色彩的是,曾经在智能机时代之初叱咤风云的HTC,面对激烈的市场竞争,不得不投子认负。
在收购完成后所发布的一份公告中,HTC董事长王雪红提到,这次和谷歌达成合作,“不仅为谷歌硬件业务注入强大的创新研发动能,亦确保HTC在智能型手机和VIVE虚拟现实事业可持续创新”。
这也释放出了新的信号——HTC身上的标签不再只是“手机公司”,而是增加了更鲜明的“VR公司”。
押注VR,是HTC这几年来一直在做的。
从2015年3月正式和游戏公司Valve合作推出头戴式VR设备Vive、宣布杀入VR领域之后,HTC就一直希望借助这一当时的新技术来帮助公司扭转逐渐下滑的颓势。为此,它们甚至愿意把起家的手机业务部分出售给谷歌,来为VR业务赢得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HTC想要AllinVR的决心,大家都看得见,但是仅靠决心能够帮助已经摇摇欲坠的公司转危为安吗?
一线曙光
1月24日,HTC在深圳召开了一场新产品的小范围品鉴会。这是这家公司2018年所召开的第一场公开活动。
仿佛为了展现新年的新气象,HTCVive中国区总裁汪丛青在台上显得格外神采奕奕。他花了近一个小时,向在场的听众分享了HTCVive在2017年的成绩,以及对于2018年的市场展望。这比预定的时间段多出了20分钟。
至少从近期的HTCVR产品销售业绩来看,他有理由感到开心。
HTC官方数据显示,2017年双十一期间,HTCVive的VR头显产品在京东VR销量榜单上占据第一位,尽管它们的产品价格并不便宜。
在VR行业逐渐变冷的情况下,HTCVive能够保住行业领先的位置实属不易。特别是VR成为HTC的核心业务后,汪丛青肩上的担子变得越发沉重。
“当我们2015年宣布进军VR时,感觉像走进了迷宫。外界会觉得产品本身很漂亮,但实际上商业模式和盈利前景都还是未知数。”汪丛青在分享成绩的间隙感叹到。
看不到方向的并非只有HTC。
IDC终端系统研究经理郑熙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国内VR行业从2014年发展至今,在2017年出现了较大波动,一是由于很多国际范围内的大厂商涉足该领域,比如微软,使得一些本土公司被挤压。二是原有的VR厂商在商用市场销售渠道有所欠缺,没有真正打开垂直行业客户市场。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不少曾经夺人眼球的VR公司,都在那一年归于平静,也让VR行业未曾开场“表演”就提前落幕。
但汪丛青试图通过一系列数据向人们论证一种趋势:2018年消费级VR设备市场将会迎来真正的繁荣。
他认为过去一年的VR行业整体有起有落,尽管存在困难和挑战,但HTCVive还是坚持了下来,并获得了一些成绩。如今,曙光就在眼前。谈及此,汪丛青表现得略显兴奋。
一组来自市场调研机构GFK的数据为VR产业注入了强心剂。2017年中国VR头显的在线市场规模达到8.29亿元,同比2016年提升了14%。GFK预估,2018年这一数字将会上升到11.7亿元。
GfK的数据还提到,在VR市场整体增长的大趋势下,较为原始的手机VR面临被淘汰,高端的VR头显以及VR一体机市场份额将逐渐提高,用户购买千元以上VR产品的意愿也在不断增强。
这恰好和HTCVive目前的产品策略相吻合。
本场品鉴会的另外一项重点在于,HTCVive正式宣布,早前所推出的VR一体机ViveFocus正式在全国范围发货,同时公布了专业头显设备VivePro的一些最新配置和系统内容。从推广的力度不难看出,这两款产品将会是HTCVive在2018年抢占市场的重点。
在汪丛青的构想中,上述两款新产品,加上原有的Vive系列VR头显,可以基本满足用户从低到高的VR需求。
“这两年我们能够把握最好的时机,因为HTCVive有着最完整的产品线,不管是哪个价位或者哪种用户群,Vive都能提供给用户最合适的方案。”汪丛青信心满满地表示。
在他的鼓动下,会场内也弥漫着一种乐观的氛围。一名HTCVive的合作方认为,这次品鉴会总算比之前的几场多了些“料”。
全面储备
为了抓住这一趋势,HTCVive还希望做得更多。除了推出两款新产品之外,它们正长石从软件层面入手,通过提供更为丰富的VR内容来抓住用户。
据HTCVive内容平台Viveport副总裁王志华介绍,2017年Viveport平台上已经聚集了超过1000款应用,预计在2018年,该数字将会增加50%,更多适配ViveFocus或者VivePro两种设备的内容也会出现在Viveport上。
与其他较为成熟的硬件产品相比,内容是时下VR产业最为缺乏的,这也让优质的VR内容变得抢手。钛媒体曾报道称,Viveport最初的抽成比例达到40%,后续又默默改回30%,再之后,甚至实行了零抽成的季度测试。为了获取内容,平台不得不做出让利。
这也让Viveport尤其重视拿到手中的优质资源。在演讲中,王志华特别提到了即将上映的好莱坞电影《玩家一号》。此前,HTCVive已经与影片出品方华纳兄弟达成独家合作,将为电影制作相关的VR内容,并通过Viveport面向全球发布。
除此之外,HTCVive也宣布和网易游戏达成合作。网易游戏出品的首款VR游戏《破晓唤龙者》将登陆Viveport平台。
对此,IDC的研究经理郑熙认为,VR领域的影视、游戏市场,还存在着不小的增长空间。
“一些VR设备带来的观影体验已经越来越好。这可以给用户卧室等场景带来私密性更强的观影体验。整体来看,尽管VR市场的繁荣还需要一定时间,但是游戏和影视层面的机会是存在的。”郑熙向界面新闻记者分析称。
另外,营造VR行业的软硬件生态,也是HTCVive近年来重点布局的事情。
为此,它们自2016年4月便启动了ViveX加速器计划,来培育VR生态链上的初创团队。“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启动了三期计划,投资了超过90个团队。”汪丛青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ViveX加速器在全球共有4个点:北京、台北、深圳和洛杉矶。台北算是HTC的大本营,洛杉矶是靠近硅谷的大城市,北京则是中国大陆市场的中心。
至于深圳,HTCVive所看重的或许是这个“中国硅谷”的硬件基础。曾几何时,华强北充斥着大大小小的“VR头显”,短时间内为遍布周边的产业链企业提供充足的VR设备元器件并不是问题。对于HTCVive而言,想要在2018年以产品全面攻占市场,供应链层面的持续保障是必不可少的。
但HTCVive在深圳的布局远不止这些。
2016年11月,HTC与深圳市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深圳市政府将支持HTC组建“VR中国研究院”,且双方将联合发起总规模达100亿元人民币的“深圳VR产业基金”。
2017年3月,HTCVive宣布,将与深圳市政府一起建立国际虚拟现实研究院,共同推动VR产业的落地与发展。
不到一年后,汪丛青再次宣布了和深圳市政府的又一次合作:双方合作成立一家名为“上华创投”的风投公司。这支10亿元人民币级别的基金所针对的是目标为早期AR、VR领域企业的投资机会。
看的出来,在经历了前几年的铺垫之后,为了在VR的丰收季到来之时尽早实现收获,HTCVive上下都做足了准备。
潜在的重蹈覆辙 HTC的努力初见成效,至少现在已成为VR市场的领先者之一。
电子游戏数据分析机构Superdata公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索尼PlayStationVR在2016年的总销量达75万台,占据销量榜首;其次为HTCVive系列的42万台,第三是OculusRift的24万台。三家出货总量占了全球VR市场的85%。
HTCVive还在逐步确立自身在VR高端市场的地位。 但隐忧依然存在。
自Vive推出以来,其VR产品价格一直称不上平易近人。最初HTCVive系列的定价为799美元,国行版的售价则为人民币6888元。
尽管在2017年8月,HTC将这款机型的售价下调了1400元至5488元,但调整后的价格依然要高于市面上的很多旗舰版智能手机。至于在2017年12月推出的ViveFocus,3999元起的定价同样不低。
汪丛青对于产品的高定价有自己的一套说辞。在此前于北京举行的一场“沉浸式体验日”活动中,他以ViveFocus为例讲述了个中原因:Focus的配置是目前同类产品最好的,搭载的处理器是当时领先的高通骁龙835,同样搭载此芯片的手机售价已经在5000元以上。
但问题在于,一台非刚需的VR设备,无法和刚需的手机相比较。高定价很难唤醒大众用户的需求。
当然,对于发烧友来说,Vive系列产品的价格并非无法接受。但发烧友从来不是维持一家企业生存的主要力量,更多还是要依赖大众消费市场。
走高端路线的打法,也很容易让人联想到HTC曾经的手机战略——那已经被市场证明不再适用的高端战略。
“HTC的市场敏感度不够。”市场调研机构Gartner的分析师吕俊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在早期的智能机时代,HTC首先在欧美市场打响名声,优良的配置和不错的市场表现,使其为自身定位为高端的国际品牌,与苹果、三星并列。
很快,HTC把这种战略复制到了包括中国市场在内的其它区域,所销售的手机产品一度成为不少消费者的首选。2011年算是HTC最后的巅峰,当年的全球份额达到9.1%,销售量达到了4300万部左右。在美国市场上,HTC超越了没落的手机巨头诺基亚。
然而,随着技术的快速迭代,智能机行业的发展速度也一日千里。越来越多的手机品牌开始涌现,HTC的地位不断受到冲击。
首要的结果是,始终以国际高端品牌自居的HTC,并没有能够形成和苹果、三星等同的品牌号召力,这使得它们在高端市场的竞争之中渐渐落于下风。
高端市场受挫之后,HTC也没能在中低端手机市场找到自己的位置。
“HTC的优势在于技术,弱点在于渠道和营销,但后者正是OPPO、vivo等品牌的强项所在。至于降低成本或差异化,也不是HTC所擅长的。”吕俊宽称,缺乏开拓中低端市场的基因,使得HTC无法在销量上和上述品牌进行竞争。
“在智能机发展早期,有能力做好手机的公司还不多的时候,HTC可以依靠自己的高端策略赢得市场。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入局,HTC的竞争力开始消减了,”他对界面新闻记者总结道。
看起来,HTC的VR业务正在重走手机业务当年的老路,至少从产业环境来看有相似之处:行业中玩家不多,HTC利用着先发优势占据着行业领先地位。
重蹈覆辙的风险依旧存在。
IDC可穿戴设备和手机研究经理RamonLlamas就曾表示,HTCVive是除FacebookOculusVR和索尼PlayStationVR之外的又一个高端虚拟现实品牌。但前提是,市场上还没有公司有意涉足高端VR市场来参与竞争。
HTCVive的高管们对此并不认同。
“应该是相反的,VR设备和手机的不同点在于,一台廉价的手机还是实现基本功能;一部廉价的VR设备,用户体验则会很差。”汪丛青认为,“真正赚钱的一定会是高端厂商。”
HTC虚拟现实新科技部门副总经理鲍永哲则向界面新闻记者强调,HTCVive的路数,和曾经的手机业务线有所不同。“这一次我们不是单纯从硬件出发,还会做软件,Vive已经提供了丰富的软件生态,希望能找到新的增长点。”
尽管目前还很难说HTC选对了方向,但这家公司的管理层们相当乐观。至少在HTC转型VR的前期,市场看好其发展前景。
2016年3月,当HTCVive系列产品开启全球预售之后不久,该公司股价即出现飙涨趋势。当年3月15日,HTC的股价在盘中一度触及每股136.5新台币,相比半个月前涨幅高达70%。
就连大机构们也曾表示看好HTC的VR业务。
2016年5月,高盛发表报告称,到2025年VR/AR行业的产值有望突破800亿美元。高盛认为HTCVive在未来能成为领先的VR平台之一,而HTC更能够靠VR业务实现翻身。
只是在最初的火热过后,HTC的股价就和VR大行业的走势产生了趋同性的下滑。截至1月25日,HTC的股价报每股69.2新台币,相比2016年时的最高点几乎腰斩。
反映在公司的营收上,HTC的表现也未有好转。
2017年11月10日,HTC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该季度公司净亏损31亿元新台币,这是公司连续第十个季度亏损。今年1月9日,HTC公布的2017年全年营收数据显示,公司全年总营收为621.2亿新台币,同比下滑20.52%,创下13年来最低水平。
这也表明,HTC的VR转型之路并不顺遂。
在发布会现场,汪丛青承认,想要让VR设备变得像手机一样普及,还需要一段时间。
“在我的理解中,真正的普及化产品应该有50亿的用户。”他举了两个例子:牙刷和手机。这是每个人每天必须接触的东西。显然,VR设备并未达到这个程度。
和高盛的分析师一样,汪丛青把目光放到了更为长远的2025年,“手机经过了8-10年的时间才真正普及,VR设备也如此。”他相信到了2025年,VR能够实现真正的普及化。
当然,这离不开相关技术的支持,比如5G。Gartner的分析师吕俊宽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手机和VR产品的联系在于,两者同样依赖5G技术的爆发。有了5G技术,VR公司就可以为用户提供低延时、高清晰度的内容,这将会极大地扩充行业的发展空间。
在此之前,汪丛青需要确保公司可以活到那个时候。
当回应界面新闻记者所提出的“VR业务能否对HTC的业绩有所提振”这一问题时,他谨慎地表示:“这应该去问公司的CFO。”
确实,汪丛青并不是一个财务专家,但他需要真正地把VR业务变成节节败退的HTC改善业绩的最后一个“救生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