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绕色彩表现力的彩电技术之争方兴未艾。2018年初,55英寸OLED电视爆出6999元的超低价位;同时,QLED产品关键组件也出现价格下滑的趋势。在OLED供给扩张困难的背景下,QLED很可能在2018年抢得价格和规模优势的先机。
QLED销量持续稳健增长
2017年国内市场QLED销量首次站上百万台关口。110万台的规模,不仅在彩电市场中结构占比达到2.5%,而且实现了95%的年度增幅。
行业预计,在QLED量子膜产品成本不断下降的背景下,2018年QLED产品增幅很可能再创新高,全年市场预估在200-250万台之间。2019年这一数值甚至有望达到320万台。同时,QLED和OLED电视之间的市场销量比例,也会从2016年-2017年初的缩小态势,再次扩张。市场差距从最小的3倍,向保持在5倍的方向发展。
导致QLED电视销量增长的原因主要来自于成本下降。QLED电视成本高于普通电视的原因有两个。第一是,QLED作为高端产品,整体配置成本更高。第二是QLED量子膜成本一直比较高,大幅高于传统的荧光粉转换膜。
不过,2017年开始QLED量子膜的价格已经开始下滑。有数据显示,目前海外量子点膜价格为80-100美元/平方米,国产量子点膜单价在60美元/平方米左右。群智咨询(Sigmaintell)预计,2018年量子膜的成本将下降20%左右,国内品牌对国产膜的采购比重也在增加。在2020年左右,国产膜片成本渴望下降到20美元每平方米——后者相当于60英寸液晶电视增加130元的物料成本。这个成本虽然与传统荧光粉膜片比较,依然接近后者2倍,但是,实际造成的产品成本增加已经不多。
另一方面,随着QLED量子膜的价格下降,更多的中端彩电产品会配备量子点技术。这将进一步有利于三年之后QLED电视在规模市场的增长,并将让qled电视与OLED电视的销量差距持续扩大。
技术等级差异决定qled率先普及
与OLED的普及缓慢不同,QLED正在表现出空前爆发力。因为,从技术角度看,目前的QLED依然是LCD液晶电视的改进品种。
准确讲,现在市场上的QLED电视主要是改造了液晶电视背光源产生白光的方式:传统液晶电视采用蓝色LED光源+绿色和红色荧光粉膜的方式,实现白光;QLED电视则采用蓝色LED光源+绿色和红色QLED量子点材料膜的方式,实现白色光源。用QLED材料代替荧光粉的好处在于“提升3成色彩宽度”,因为QLED将蓝色光波向红色和绿色转换后,红色和绿色的波长分布更为集中。
由此可见,今天的QLED电视继承了液晶电视的全部产业体系。其新技术主要是如何制备QLED材料,以及用QLED代替传统转化膜中的荧光粉。
比较而言,OLED电视则是一种全新的、不同于液晶的显示技术。二者的共同之处主要在于TFT这种前端工序。在后端上,OLED既不需要背光模组这种结构,亦需要采用新的技术实现新材料的点阵成膜。显然,作为全新技术OLED需要的产业革新更多。这也导致OLED在产能扩张和技术成熟速度上远逊于QLED产品。
不过,作为全新的技术OLED不仅具有色彩上对液晶产品的优势,也具有对比度、超薄、柔性化和反应速度等方面的优势。后者是现阶段的QLED电视无法比拟的。即,QLED用更少的效果进步、更少的技术更迭需求,实现了更快的产品普及速度。
后QLED时代已经开启,新技术呼之欲出
当然,作为液晶的升级迭代产品QLED电视的普及,不是液晶显示技术市场的终点。在实现QLED技术大发展的同时,2018年下半年,液晶产品渴望进入mini-led背光时代。
日前,有消息称华为、OPPO以及小米计划在2018年下半年推出miniLED背光面板的液晶显示手机产品。原因主要在于OLED面板供应不足。
Mini-led技术是指用100微米级别的LED颗粒,替代目前毫米和亚毫米级别的LED颗粒,作为液晶显示背光源的核心组件。更小的LED晶体颗粒,使得背光源必须集成更多的颗粒晶体,才能达到足够的亮度。而更多的LED颗粒晶体,就可以在背光源实现更多分区的HDR精确亮度调节。
高动态范围图像(High-DynamicRange,简称HDR),相比普通的图像和视频,可以提供更多的动态范围和图像细节。产业内认为,与qled技术结合,miniLED背光可以让液晶电视在色彩和动态对比度HDR调节方面持平OLED电视。miniLED背光产品,是目前液晶显示技术效果改善上最火爆的前沿研究方向,也是LED产业押注的未来需求增长点之一。
目前,液晶电视最好的产品能够实现1000分区的HDR独立调节能力。未来的miniLED产品则可以实现10倍于此的独立分区数量,大大加强液晶电视在高动态显示上的性能。
业内认为,最快2018年底,最慢2019年中,miniLED产品会进入市场,并成为万元以上液晶电视的标配。QledminiLED背光,将是中期愿景上,液晶在高端市场和OLED竞争的主要法宝之一。除了HDR性能外,miniLED也会带来更薄的产品设计、甚至一定的柔性设计能力。miniLED将是后QLED时代,液晶技术发展的主要方向。
印刷显示持续发力,黑马将至
与QLED电视发展的趋势明确性不同,彩电行业的另一个新技术“印刷显示”则存在巨大的不确定性。
喷墨印刷显示技术被认为是未来OLED大尺寸面板最理想的生产工艺,也是电致发光的QLED显示面板的最佳生产工艺,甚至还是液晶电视背光模组中很多光学薄膜的理想生产工艺。某种意义上,喷墨印刷显示技术的突破,会带来整个显示行业数十年历史时期内最关键的一次技术变革。
1月初,国家印刷及柔性显示创新中心启动会在广州举行。中心采取“企业法人+联盟”的形式,以广东聚华印刷显示技术有限公司为载体,整合深圳华星光电、华南理工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中国科学院福建物质结构研究所等22家业内的骨干企业、高校及科研院所,与多家国外知名材料、设备企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
目前,聚华印刷目前已经建成G4.5和200mm印刷显示平台,最大可以开展30英寸级别印刷AM-OLED或者QLED器件结构开发技术的验证试验。同时,亦在筹备二期建设G8.5以上印刷显示平台。除了聚华印刷外,2017年京东方亦在合肥建立了印刷显示研究院试验基地。其设备最大可进行50英寸级别的产品工艺试制。
国外,印刷技术投入比较大的主要有三星和LG两家企业。LG已经建立一条8.5代印刷实验性;三星也在开展基于8.5代线的喷墨印刷显示工艺验证。日本JOLED则已经实现利用中试线小规模供应21.6英寸4KOLED面板。不过产能规模非常小,同时JOLED进一步扩产面临巨额融资问题。业内对其2019年量产的计划持有怀疑。
另据喷墨印刷显示设备供应商Kateeva消息,2017年其共向客户提供了4套试验设备,2018年上半年已经有三套设备的供应计划。值得一提的是京东方、TCL和三星都是Kateeva公司的投资人。除了Kateeva公司外,日本东京电子(TokyoElectron)也向业内提供喷墨印刷显示设备。LG即是其客户之一。
整体看,2017年到2018年上半年,业内在喷墨印刷显示上的投入虽然是实验性的,但投资额也在10亿美元级别——这说明,印刷显示已经处于“临门一脚”的最后阶段。最快2018年底,即会有更多的小批量产品供给的消息。2020年前,大批量制造的生产线应能建立。这个时间节点亦基本意味着基于液晶体系的显示产品,技术上的大规模改进面临终结。
QLED电视普及箭在弦上、MINI-LED发力倒计时、印刷显示将最终撬动OLED板块的高速增长:未来三年彩电显示行业的技术规律基本如此。

对于中国彩电业来说,受2017年面板价格上升的影响,整个2017年市场都处于低迷的状态,直到下半年才开始逐渐恢复。数据显示,2017年上半年,中国彩电市场出货量为2251万台,同比降幅达10.8%。
新时期新变化,行业人士预计,经过元旦后,中国彩电市场将回归上升期。伴随大屏、8K、人工智能等新科技为彩电产品带来的变革,今年将有更多新兴的彩电产品引领消费者的购买需求。
消费升级带来喜好变更
2017年和2018年是中国消费市场面临消费升级的时刻,新的消费观念升级引发消费需求由低层次往高层次的升级,由此引发消费群体和消费结构的升级。新的90后消费者群体将成为新消费观念的主导,并对产品和服务市场提出新的需求和新的营销策略。
在这一大背景下,彩电市场也发生新的变化。根据《2017年中国电视消费及2018趋势预测报告》,2017年消费者在更换电视时最希望的尺寸主要在50-60英寸的范围之内。中怡康的数据显示,在刚刚过去的双十一、双十二电商促销节中,55英寸的大屏幕电视销量占比最大,其他大屏幕尺寸销量占比也有提升。京东方在合肥10.5代线的提前投产,也意味着将来彩电产品极有可能向大屏的方向迈进,而2018年的冬奥会、世界杯和亚运会等体育赛事也会对大屏电视销量有促进作用。在面板供应充足和消费水平提升的双重影响下,大屏电视将成为90后消费者们的新宠。
新科技变革使彩电业回暖
作为2017年家电圈的关键词,人工智能让电视从普通的传播媒介转变成综合型的多媒体交互平台。语音操控、声纹识别、模糊搜片等崭新的功能都在智能电视产品上得到了实现。2017年人工智能电视的市场份额同比增幅达到80%,伴随消费升级的浪潮,智能化尤其是人工智能,为2018年的彩电市场注入了新的活力剂。
除了人工智能,新的显示技术也为彩电行业带来新的消费热点。2017年8月,夏普发布首台消费级8K电视,首次将8K概念带入家庭电视当中。在4K已经获得55%的渗透率的潮流下,8K将会成为消费者在新一年里关注的新焦点之一。
在新科技为彩电行业带来消费热点的同时,面板价格回落、电视市场的触底反弹、体育大年等因素也在促进着中国彩电行业。从TCL集团新发布的2017年第四季度产品销量及服务业务开展情况的公告显示,2017年LCD电视产品销量为2377.4万台,同比增长15.9%,其中智能网络电视销量为1512.7万台,同比增长34.8%。业内人士估计,2018年前半年中国彩电将仍维持一个回升的态势不变。

连续六天一字跌停,市值蒸发接近54%。股价“腰斩”的乐视网,让巨资接盘的融创,从“白衣骑士”变成了“苦主”。
1月31日开盘后,乐视网连续第六个“一”字跌停,跌停价报于8.15元,市值跌至325.1亿元。相较于复牌之前,如今乐视网的市值已经累计蒸发了接近290亿元。持有乐视网3.4亿股的融创,目前浮亏已经达到32.7亿元之巨。
随着乐视危机的不断发酵,孙宏斌的态度变化耐人寻味:从巨资入股时对贾跃亭一路力挺,到人事几经更迭后,乐视网为关联应收款与乐视控股隔空交战,再到孙宏斌本人遗憾流露、“愿赌服输”,这种悄然的变化,不露痕迹而曲尽微妙。
接盘乐视网巨亏,但融创投资乐视却也未必是亏损的买卖。在这一年间,融创与乐视系进行了两笔涉及土地资产的交易,以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以极低的代价,从乐视系手中取得了融创主业必须的庞大土储资源。
股价“腰斩”,融创浮亏过半
乐视网的持续下跌,除了18万名个人投资者之外,最受伤的人,可能就是巨资接盘的“中国好老乡”孙宏斌。截至1月31日,乐视网累计跌幅已经达到47%,融创每股浮亏已经高达9.54元,亏损率接近54%。
2017年1月15日,融创控股的天津嘉睿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60.41亿元总对价,每股35.39元的价格,接盘贾跃亭持有的乐视网1.7亿股。乐视网按10:10转增股本后,嘉睿汇鑫的受让成本约为17.69元/股。对应乐视网1月30的股价,嘉睿汇鑫所持市值约为27.7亿元,浮亏总额达到32.7亿元,已经基本上处于“腰斩”状态。
乐视网的下跌之路,似乎仍然没有到头,如今又迎来业绩巨亏助跌。乐视网1月30日晚间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计提关联方应收款项坏账准备44亿元、长期资产减值准备约35亿元,加上经营性亏损37亿元之后,2017年净利润预计将出现高达116.05亿元至116.1亿元的巨亏,成为已披露业绩数据上市公司中的“亏损王”。
2017年4月17日,乐视网股票开始起停牌,以转增后的股价计算,乐视网股价停在了4月14日收盘的15.33元。2017年11月,多家公募基金在将乐视网估值下调至7.8元的基础上,再次下调到3.91元,仅相当于转增后的25%略高。
按照乐视网转增后的价格计算,复牌后乐视网将会出现13个跌停,才会接近调整后的估值。而复牌6天以来,虽然出现五个连续跌停,但股价仍为复牌前的53%左右。换言之,乐视网可能仍然存在大幅下跌的空间。
可以作为对比的是,热衷于VR、机器人、人工智能等“生态”布局,有“翻版乐视”之称的ST保千里。加上复牌前一个交易日,截至1月31日,ST保千里已经连续24个交易日跌停,跌幅高达77%左右,近190亿元市值灰飞烟灭。
除了一系列利空,贾跃亭的股权质押爆仓危机,也是高悬于乐视网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根据1月26日公告,贾跃亭持有的10.24亿股中,已有10.19亿股质押给金融机构。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
根据公开披露,贾跃质押上述股份是在2015年10月。当时,乐视网的股价在50元上下,质押数量为5.07亿股。如果质押率为40%,则对应的质押价格为20元左右。由于乐视网是创业板股票,即质押率为30%,质押价格也在15元左右,转增后则为7.5元左右。据此计算,只要继续出现一个跌停,贾跃亭质押的股份就会爆仓。
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原本为限售股。根据2017年5月27日出台的减持新规,董监高任期届满前离职,在其就任时确定的任期内和任期届满后六个月内,每年转让的股份不得超过其所持股份总数的25%,离职后半年内,不得转让其所持股份。
然而,2017年5月下旬和7月初,贾跃亭已经分别辞去乐视网总经理、董事长的职务,目前辞职时间早已超过半年,不受上述减持规定的限制。其质押的股份如果爆仓,金融机构可以进行处置。按照1月31日的股价计算,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市值约为83.3亿元,占乐视网总市值的四分之一以上。若一旦因为爆仓而被强平,对乐视网股价的冲击可想而知,融创遭受的损失必然更大。
融创态度转向
随着乐视危机持续发酵,并蔓延至乐视网之后,孙宏斌对贾跃亭的态度,也逐步出现转向。
在2017年1月15日投资乐视的发布会上,孙宏斌曾高调表示,对乐视的管理团队高度认同,敬佩贾跃亭的“企业家精神”。在乐视的业务、管理层面,孙宏斌也表示认,称经过一个多月全方位、高强度的尽调之后,他认为乐视的战略、策略都是对的,甚至声称“一个多月的尽调,比贾还了解乐视网”。
2017年5月22日,融创中国在上海的2017年股东大会上,孙宏斌再次公开表示,贾跃亭还是公司核心,负责公司产品、战略。即便在贾跃亭辞职后,孙宏斌仍在社交媒体对其力挺,称其“仍有好牌”。此后,孙宏斌又称,无意于乐视的控股权。直到被选举为乐视网董事长之前,孙宏斌还声称乐视网是小生意,不愿意担任此职。
即便到了贾跃亭赴美不归的2017年9月,孙宏斌仍然声称,贾跃亭“是一个很厚道的人”,是中国少有的具有企业家精神和前瞻性的人,并指责“攻击贾跃亭的专家的嘴脸,他们连老贾的一根手指头都不如。”
到了2018年,孙宏斌的态度终于转向。1月19日,乐视网发布公告,对贾跃亭之妻甘薇替“公司”担保100多亿的说法呛声,澄清贾跃亭及乐视控股等实际为乐视网担保总额为14.17亿元。两天后,乐视网再次公告,坚称贾跃亭及其关联方对该公司的应还应收账款为75亿元,而非乐视控股所称的60亿元。
而孙宏斌也显示了与此前不同的态度。在1月23日的重组说明会上,被重提对于投资乐视网会否遗憾时,孙宏斌留下了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的说法。乐视网同时还表示,融创方面尚未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
独家合作的土地交易
一边力挺贾跃亭,一边紧锣密鼓地进行资产交易,这是融创进入乐视之后的另一面。交易的资产,则主要集中在股权、土地等方面,时间跨度为2017年3月至2017年11月,其中部分交易尚未完成。
根据乐视网2017年1月13日披露,嘉睿汇鑫受让乐视影业股权比例为15%,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8.38%。而到2017年7月的一则公告则表明,嘉睿汇鑫已持有乐视影业21%股权。由此,嘉睿汇鑫持股比例增加6%。
天眼查信息显示,继2017年4月之后,乐视影业又在当年10月进行了股权变更登记,股东数量由46名减少到45名,一家有限合伙基金退出了乐视影业股东行列,乐视控股持股比例则降至21.81%,比上次变动时减少了6.57%。
那么,嘉睿汇鑫新增的乐视影业6%股权,究竟来自何处,又有多少是受让自乐视控股,交易发生于何时,以及价格如何?双方迄今没有正式披露。
融创巨资进入乐视后,就有分析认为,乐视系最大的筹码,就是土地储备,融创之所以不惜巨资投资乐视,看中的就是乐视系的巨大土储。而融创进入乐视之后,双方确实进行了不少交易。尽管接盘乐视网股权巨亏,但从融创的地产主业角度来看,与贾跃亭的交易,孙宏斌不仅没有吃亏,反而可能颇有收益。
融创中国2017年8月31日公告显示,当年3月,其下属公司分别以2.2亿元、3亿元的代价,收购了乐视投资持有的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50%股权,以及上海隆视各50%股权。
披露信息显示,上海隆视项目的主要开发为办公用途,占地面积1.58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积6.1万平方米;重庆乐视界主要从事开发重庆两江新区的龙兴项目,项目占地面积25.44万平方米,计容建筑面基39.92万平方米,可售面积35.61万平方米。根据媒体报道,重庆乐视界上述项目的拿地价为4.21亿元,而融创仅以一半的价格,就拿走了50%股权。
更为重要的是,融创中国还在公告中称,将成为乐视系公司在房地产领域的惟一合作方,将在地产产业(包括但不限于影视产业、汽车产业、体育产业、互联网生态等方面)深度合作,同时天津嘉睿汇鑫将就乐视系的其他股份拥有优先投资权。虽然持有的乐视网股份巨额浮亏,但如果考虑到上述土地交易,融创并不吃亏。
融创还计划通过提供借款的方式,将贾跃亭及其其他企业名下的其他资产,掌控在自己手中。2017年11月16日,融创中国发布公告,嘉睿汇鑫与乐视致新、乐视网订立一份借款协议,嘉睿汇鑫有条件向乐视致新提供借款人民币5亿元。
作为借款先决条件,乐视致新应将其持有的乐视投资100%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5亿元;乐视网应将其持有的重庆乐视小贷100%股权、霍尔果斯乐视新生代100%股权、乐视体育6.47%股权质押给嘉睿汇鑫,担保金额为人民币2亿元。两天后,乐视网也披露了相关信息。1月30日晚间,乐视网在风险提示中提及上述担保的风险,但未明确披露借款是否已经发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