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前一直坚持不IPO的小米系,最终在智能可穿戴市场快速增长的刺激下,迈出了第一步。
2月8日晚,华米科技在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成为小米生态链首家在美上市企业。
根据上市资料显示,此次,华米科技以每股ADS11美元的定价,首次公开发行1000万股ADS,总融资额超1.1亿美元,承销商为瑞士信贷、花旗集团以及华兴资本。
据了解,作为小米旗下生态链企业,华米科技创立于2013年,主要生产小米品牌的智能手环及智能秤、自主品牌的智能手表及手环等。2016年销售额超过15亿元人民币。截至2017年9月30日,小米手环总出货量突破4000万只。
另据资料显示,加上承销商可执行的超额配售部分,在未扣除佣金等费用的情况下,华米首次公开招股最大募资额为1.265亿美元。
股权方面,招股说明书显示,华米科技创始人兼CEO黄汪持股为39.4%,为华米科技第一单一大股东;其他机构投资人包括顺为资本、小米旗下基金PeopleBetterlimited、以及红杉中国等。
另据华米此前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招股说明书增补文件中称,该公司将采用双重股权结构。在首次公开招股中发行的为每股美国存托凭证相当于4股A级普通股。每股A股普通股拥有1个投票权。
此外,该公司还拥有B级普通股,每股B股普通股将拥有10个投票权。在首次公开招股完成时,现有股东持有的全部股权将转化为B股普通股,数量合计为197,736,467股。假设承销商不执行超额配售,上述股份将占到华米总流通股本的83.2%,以及投票权的98.0%。
黄汪表示,上市之后,华米科技会加大在技术、产品研发上的投入,使得更广泛、更多样化的生物特征识别和活动数据集合及分析成为可能,推动智能可穿戴市场的不断创新和快速发展。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说,随着小米系公司的上市,包括雷军以及其嫡系的顺为资本、“合作伙伴”红杉中国等投资机构,均将进入收获季。
数据显示,上市首日,华米股价报收于11.25美元,较11美元的发行价上涨0.25美元,涨幅为2.27%。
虽然如此,但有业内人士仍对记者分析说,囿于小米平台的发展局限,未来上市之后的华米科技是否会因打破这一局面仍值得业界探讨。
比较典型的是,华米科技虽然上市,但招股书中信息显示,华米产品销售仍主要依赖于小米平台。
上市后的华米科技未来是否会打破单销售渠道的发展困境,对此本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iPhoneX是苹果推出iPhone十周年的产品,可以说让用户又爱又恨,虽然苹果斥巨资打磨这项“黑科技”,但在速度、精度和体验方面表现的有些差强人意。或许苹果已经了解依靠FaceID无法占领市场,所以新一代的iPhoneX很可能搭载屏下指纹识别功能。
根据产业链传出的最新消息称,其实在iPhoneX没有发布前,苹果是有屏下指纹版的测试机,但最终没有拿出来的原因,其一是体验上差点火候,其二是量产上有问题。但苹果并没有因此停止屏下TouchID的研发,特别是在OLED屏幕下的适配工作,所以产业链消息人士透露,新一代iPhoneX可能会引入屏下指纹这个功能。图片 1

超级巨无霸富士康上市计划终于公布。2月9日,证监会官网挂出了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显示,这一世界最大代工企业即将冲击A股上市。
兑现上市承诺
鸿海精密创立于1974年,是全世界电子产品的“代工巨头”,创始人是郭台铭。其大陆业务主体为富士康。
富士康作为鸿海精密集团在大陆的业务主体,其发展一直备受关注。
据官网介绍,富士康科技集团是专业从事计算机、通讯、消费性电子等3C产品研发制造,广泛涉足数位内容、汽车零组件、通路、云运算服务及新能源、新材料开发应用的高新科技企业,是全球最大的电子产业科技制造服务商。2016年进出口总额占中国大陆进出口总额的3.6%;2017年位居《财富》全球500强第27位。
早在2015年6月,鸿海董事长郭台铭在会上表示,鸿海在大陆的业务有可能在未来3到5年内分拆登陆沪深股市。这意味着,鸿海在大陆的庞大代工厂富士康将有可能上市融资。
去年12月13日晚,台湾证交所公告,鸿海精密董事会通过子公司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人民币普通股股票,并申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提案。
对于富士康的上市,有媒体指出,有台资参股并已登陆A股市场的企业已达20余家,但台资控股公司谋求A股上市尚属首次。
2月9日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为中坚公司。中坚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29日,为一家投资控股型公司,由鸿海精密间接持有其100%的权益。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因鸿海精密不存在实际控制人,故而本公司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巨无霸富士康:总负债1204亿元负债率约81%
从业务上来看,富士康主要从事各类电子设备产品的设计、研发、制造与销售业务,目前主要产品涵盖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产品主要应用于智能手机、宽带和无线网络、多媒体服务运营商的基础建设、电信运营商的基础建设、互联网增值服务商所需终端产品、企业网络及数据中心的基础建设以及精密核心零组件的自动化智能制造等。
富士康的特点之一是“大”。截至2017年12月31日,富士康共有员工269049人。其中,生产制造20万人,占比75.57%;研发/工程4万人,占比14.90%;销售/行政/管理25662人,占比9.54%。
不仅人数多。据招股书,富士康2015-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728亿元、2727亿元及3545亿元;其中2016年营业收入较2015年微降0.03%,2017年营业收入较2016年增长30.01%。
在净利润方面,富士康2015-2017年分别为143.5亿元、143.7亿元和158.7亿元,其中2016年净利润较2015年增长0.11%,2017年净利润较2016年增长10.45%。
富士康表示,目前,公司与主要客户的合作关系稳定,但随着公司投资规模不断扩大、研发投入不断增加、行业及市场竞争加剧,客户结构、产品价格、原材料价格、人工成本及扩产建设进度等因素导致的不确定性增多,如果公司无法及时应对上述因素变化,未来存在经营业绩不能维持较快增长、经营业绩波动、营业利润下滑的风险。
资产负债方面,截至2017年底,富士康总资产1486亿元,总负债1204亿元,负债率约81%,相比于截至2016年底的43%上涨了近一倍。其截至2016年底总负债为582亿元,这意味着相比于2016年,富士康的负债额增加了622亿元,增幅达106.8%,实现翻倍。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7年12月31日,富士康合并报表口径负债总额为1204.14亿元,其中流动负债总额为1203.82亿元,非流动负债总额为0.32亿元。公司负债主要由应付账款、其他应付款、短期借款、应付职工薪酬等构成。
富士康负债的增加主要是因为应付账款的增加。据招股书,2017年末,公司应付账款账面价值较2016年末增加337.96亿元。
富士康称,主要原因是2017年以来下游订单量增长趋势良好,公司相应增加了原材料和设备的采购金额。
代工行业薄利多销一直是外界的关注点。对此,富士康在招股书中披露,2015年度、2016年度和2017年度,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10.50%、10.65%和10.14%。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富士康的毛利率与之相当。
富士康表示,最近一年的综合毛利率水平虽然有所降低,但总体仍基本维持在稳定水平,公司盈利能力良好。主要原因是电子设备智能制造行业稳定发展,行业整体利润水平呈稳定上升趋势,公司市场地位稳固;此外,公司与客户形成长期合作关系,订单规模较大、销售和采购价格相对稳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