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产品都有一个由新到旧的过程,最终要被替代或淘汰,电子产品亦然。随着更新换代速度的加快和使用年限的增加,大批废旧家电面临“退休潮”,如何处理成为一道严峻的考题。
现代社会中,电视、电脑、冰箱、空调、洗衣机等家用电器成了民众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缺了哪一个似乎都会带来不便。然而,升级换代的电子产品越来越多,被淘汰的数量也越来越多。
国家发改委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正处于家用电器报废的高峰期,每年理论报废的家电量达到1亿到1.2亿台,并且还以平均每年20%的数量持续增长。那么,庞大的废旧家电在“下岗”之后到底流向哪里呢?
“正规军”PK“游击队”
“等着收废品的上门回收”,是很多民众对待淘汰旧家电的态度。一方面是缺乏争取处理废旧家电的意识,另一方面是图省事、方便。于是,通常来说,民众处理废旧家电的办法有三种:卖给废品商贩、参与“以旧换新”活动、交给专门的家电回收与服务机构。显而易见,通过后两项回收的家电数量少之又少。
事实上,相对于正规渠道而言,个体商户上门拆解、搬走、简单快捷、效率高。中国物资再生协会电子产品回收利用分会秘书长于可利曾表示,造成数量庞大的废弃家电并没有得到科学有效地回收利用的原因有很多,比如产生地点分散,回收物流成本较高,致使一些废旧家电流入“小作坊”。
有媒体调查发现,城市里经常活跃着许多家电回收“游击队”,他们走街串巷,低价收购废旧家电。此后,废旧家电经加工后,重新返回市场。
为遏制行业乱象,我国对电子废弃产品处理采用准入政策,获得专业家电回收拆解处理资格的共109家企业;并加大了《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的执行力度,通过法律手段来整顿行业秩序。
多措并举踏上“回家”路
专家指出,废旧家电全身是宝,含有许多有色金属、黑色金属、塑料、橡胶、玻璃等可供回收的再生资源,一些废旧电子产品还含有金、银、铜、锡、铬、铂、钯等贵金属。通过正规回收,可以集中式的拆解、分类式的存储和有毒化学物品的处理。
以拆解手机为例,一部手机就可以拆解出多种构件,若把手机电池回收积攒到一吨,就可以提炼出200克黄金。此外,从1吨废旧个人电脑中可提炼出300克黄金、1公斤银、150克铜和近2公斤稀有金属等。
由此可见,废旧家电也是待掘的“矿山”,可以深挖其资源属性。为让大量废旧家电得到有效回收和科学处理,使之形成良性循环状态。业内人士指出,政府应该加强执法,规范二手市场、废品收购站的秩序,让更多的电子垃圾流入正规的拆解企业,使其得到更有效、更环保的开发。
国务院、国家税务总局在《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和《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处理基金征收管理规定》中规定,对废弃电子处理企业进行适当的补贴。专家呼吁,要落实正规拆解企业的补贴足额及时发放。
除此之外,民众也需要加大环保意识,学习及掌握科学处理废旧家电的方式方法,拓宽回收渠道,使废旧家电处理走向规范化、秩序化。

作为电商最后一片蓝海,生鲜电商由2011年走到了2018年。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报告显示,2017年上半年生鲜电商市场规模达851.4亿元,几乎相当于去年全年市场规模。但是如今的生鲜电商市场渗透率依旧不到2%。对比整个电商行业20%以上的渗透率,市场空间巨大,生鲜电商是仅存的还没有被电商巨头充分渗透的万亿元行业。
生鲜对于电商平台来说,依旧是一个全新的产业,所有的物流、仓储、配送、履约等模式,都需要重建。在2016年14家大型生鲜电商企业倒闭,生鲜电商线下大多开店失败。仍然处在市场拓展期的生鲜电商即使经过了残酷的淘汰赛也没有胜利者。
大佬们布局全国
优胜劣汰是大自然法则,同样适用于这个新生行业,但同时也是商业领域不断进化的核心驱动力。随着第一波生鲜创业的洗牌,接下来新入场的资本和新创业者用自己的方式和理解,逐步建立出生鲜电商的生存准则。
新一波生鲜品类的新零售业态是由电商和传统零售巨头们开启的。最有代表性的是,阿里排兵布阵的“天猫超市+易果+盒马鲜生”及以“盒马模式”输出三江购物、新华都和大润发。永辉超市的超级物种,入股红旗的腾讯系“无界零售”。还有京东以自营生鲜为中心,线下投资了社区生鲜“钱大妈”和自营筹建7Fresh,在全球供应链上积累力量。此外,超级生活互联网大平台美团点评开出“掌鱼鲜生”,物美多点推广Dmall模式等。
生鲜属于刚需+高频消费,其引流能力强。凯度消费者指数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1月的52周,电商渠道的生鲜食品销售额增长高达38%。生鲜产品是消费者的日常饮食必须消费品,具有消费总量大、消费者需求刚性的特性;同时,生鲜保质期短,消费者需要通过高频次购买生鲜来保证产品的新鲜度。而且生鲜具备较强的引流效应,能带动其他产品销量增长,无论对于实体店还是电商,都是超级流量的入口。盒马鲜生加紧全国布局,京东生鲜超市7Fresh也入市,促使更多的传统零售商加快跟进,抢夺高地,以满足消费者的刚性需求。
再者,生鲜最适合线下体验的特性,有利于新零售的场景附加值延伸。所以所有大型生鲜超市都加上了餐饮、生鲜加工即食等体验。同时,线下与线上融合的模式,不仅规避单纯线上昂贵获客成本和不菲物流成本,还将同时将提升传统线下的坪效和人效。因此生鲜经营越来越成为电商巨头竞争的主要战场。
巨头们入局生鲜,在过去一年中亦有不少生鲜电商创业企业获得巨额融资。但受制于冷链物流的高成本等因素,目前生鲜电商盈利能力不如人意。
生鲜电商三种模式上演争夺战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及各公司官方新闻,每日优鲜于2016年7月宣布北京区域盈利,生鲜O2O电商多点于2017年3月宣布其1月在北京实现盈利,其他包括易果生鲜、中粮我买网等生鲜电商均仍处于亏损。市场中主要分为三种模式。
第一种是以易果生鲜、顺丰优选等为代表的B2C大仓发货模式,但是冷链成本高配送时间长,盈利难度大。
生鲜产品具有冷藏要求高、保质期短、易损耗的特征,易果生鲜、顺丰优选等采取的是自建冷链模式。但是为了会提高客户满意度导致成本始终高居不下,而且大仓发货模式下的生鲜电商经营的品类往往以中高端为主,且免邮起步价普遍较高,只能满足中层以上的消费者,而不能辐射到大部分的普通消费者。
其次还有一个缺点在于配送时间过长,送达时间普遍以次日达为主。消费者对生鲜的即时性消费需求无法得到满足。生鲜作为一种消费计划性弱、即时性消费性强的商品,过长的配送时间将在很大程度上降低消费者选择生鲜电商的意愿,降低用户粘性和消费频率。
第二种是以u掌柜、每日优鲜为代表的前置仓模式。
这种模式就是常说社区周围布局面积小的仓库,在客户下单后直接由前置仓发货。优势在于生鲜可以以较快的速度配送到消费者手中,解决了消费者对生鲜的即时性消费需求;时间节省了,随着订单的增长,就能够降低了单笔订单的终端配送成本。
缺点在于受困于仓库面积的局限,所能提供的生鲜种类受到了一定限制,对客户长期的复购率或产生一定影响,不利于其规模扩张。同时,这种模式的盈利主要源于配送范围内要要有足够多的订单支撑,地理位置的选择就显得极为重要了。
还有一种就是以多点与京东到家为代表的代买制。
代买制电商本身不参与到生鲜品的供应链体系之中,而是与线下商超进行合作,顾客在APP下单后由电商配送人员到线下商超采购商品并送到顾客家中,不同代买公司的区别在于其与线下商超在信息、物流等环节的合作深度有所不同。代买制电商的本质为生鲜最后一公里物流解决方案的提供者,同时在线下商超供应链的依托下能为消费者提供足够丰富的生鲜产品。
代买制电商的缺点也同样明显。首先生鲜品均从第三方商家采购,品质较难保证,售后问题较难解决。二是线上库存量与线下无法做到完全同步,代购员到门店采购时容易出现缺货断货。因此,生鲜代买制模式在消费者购物体验方面存在天然的劣势。
面对行业高额成本以及并未培养其大量用户的情况下,电商仍旧处于发展时期。目前,生鲜电商大都针对中国食品安全不够高、消费升级的趋势,行业普遍走向高端化,侧重食品安全,产品附加值。2018年,线上和线下零售商对于生鲜这个具有巨大吸引力的市场争夺无疑会进入白热化。

根据中国经营网的报道,被乐视拖欠薪酬的离职人员近日收到了来自法院的电话。
乐视前员工称,“法院和我们沟通,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剩下的不给了,等于结案了。这个方案我们可以同意,也可以不同意。但是先同意的人,可以先领到拖欠的薪酬。”
王先生继续道,“到底乐视筹集了多少钱,用于解决拖欠薪酬问题,法院也不太清楚,但是会按照立案的先后顺序去排名。意思就是说,年前欠薪会给出来,钱够的话都给,钱不够的话发到谁是谁。”
乐视相关部门人员则表示:“关于离职员工的工资及补偿金发放方案,目前非上市体系债务小组与政府法院等相关部门一直在密切沟通中,待方案确认后会对外公布。”
乐视倒下的这半年,接受采访的王先生去仲裁机构申请了法律仲裁。乐视虽然同意仲裁结果,但是无能力执行。王先生又和乐视的很多前员工一样,去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但法院的沟通电话表示,目前只能按照拖欠薪酬判决书的50%支付欠薪。
那些没有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的员工,甚至连50%的欠薪都无法收到。田先生少走了“一步”环节,即拿着仲裁书去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因而,只支付50%的解决方案中,田先生的名字没有位列其中。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