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时代对精英的定义不尽相同。在立志做人民设计师的Maxmarko木美创始人陈大瑞看来,精英是在各自领域里孜孜不倦的耕耘者。“在古代,是非常适宜产生精英的,一个人可以在30年或者是50年穷其一生去研究一件事情。”反观今天,技术的不断更新换代,智能科技的飞速发展,让专注于做一件事越来越难。图片 1

“不惜投资500亿元、要做前十大……”近日,家电巨头纷纷抛出了自己在芯片产业上的目标。
继董明珠高调对外称格力将不惜投500亿元进入芯片领域后,近日康佳集团也宣称,康佳集团将成立半导体科技事业部,正式进军半导体产业。
这是自1999年以来,家电巨头第二次大规模进军芯片业。彼时,中国加大对芯片产业的扶持,并出台相关的政策进行支持,多家家电巨头尝试探索芯片领域。不过在这仅20年的时间里,能够真正坚持下来,并将这一产业的规模做大的家电企业并不多。
而此次正在转型中的家电巨头们再次将视线锁定在了芯片产业上,且野心不小。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智能家电的兴起,家电市场对芯片的需求大幅增加。家电产品在芯片的记忆功能和储存功能上,比PC和手机相对要求要少,但这并不意味着应用在家电上的芯片就是低端的,技术就不复杂,企业进入这一领域门槛就会低。芯片需要巨大的资金、技术和人才的投入。在这一领域没有积累的家电厂商不能贸然进入。
资金、技术、人才为三大壁垒
近日,康佳集团宣布成立半导体科技事业部,正式进军半导体产业。而早年前,黑电企业TCL、长虹已进入芯片领域,并正持续加大在这一领域的扩张。
而这次的康佳来势汹汹,目标是用5年-10年时间成为国内前十大半导体公司。而长虹也是较早进入芯片产业的家电企业,它目前已可为洗衣机、空调、冰箱等各种家用电器提供控制芯片,让其在家电行业中获得了话语权。甚至外界称,其利润已超过联想。
“芯片是一个需要长期积累、投入巨大的产业。从TCL等企业的实践来看,企业在芯片上的投资往往动辄几百亿元,需要有庞大的资金支撑。”中国家用电器商业协会副秘书长张剑锋表示。
他认为,芯片产业的投资回报期非常长,家电企业能否熬得住、能否承受得住前期高额的费用支出,都是未知数。“家电企业不要让这个产业拖垮自己原有的核心产业,要量力而行。”
“目前芯片产业有三大壁垒:资金、技术、人才。家电企业首先要在资本积累和人才上进行储备,再进入芯片领域,否则风险会很大。”业内人士表示。
此前董明珠也对外宣称,格力电器不惜投入500亿元,也要做芯片。当时有网友晒出了华为在芯片上的研发投入:研发费用是利润的两倍;近五年来,华为在研发上投入的资金,每一年都超过净利润。
格力电器去年的净利润为224亿元,董明珠放话的这一投资金额也是去年其净利润的两倍。从董明珠这番话看来,格力电器也做好了在芯片领域打持久战的准备。
跨界并购或是有利路径
目前,在全消费电子领域,芯片占据着重要地位。在家电产业,芯片的应用无处不在。
张剑锋认为,“原来的家电多是机械式的,记忆功能较弱,智能产品出现后家电企业对芯片的需求越来越多。同时,众多家电厂商不愿意在核心技术上受制于人,这也是众多巨头愿意进入芯片领域的重要原因。”
不过,目前,家电业全体进行新的转型,很多企业都很迷茫。一个新的领域出现,很容易让很多家电企业蠢蠢欲动。在当下的市场环境下,家电企业再次进入芯片领域,挑战或大于机遇。
“家电企业或不排除会与专业化的芯片制造和研究企业展开合作,通过参股、合资等方式进入这一领域。这种操作思路,既不会很激进,也会较为稳妥。”张剑锋如是说。

美国高级经贸代表团早前访问北京,要求中国在2020年前削减美方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向美国开放市场、不强迫美企转让技术、限制中国对美国敏感行业投资、撤销在世贸组织对美国的投诉、削减中国政府对产业升级3000亿美元的补贴等,可谓是美国就两国贸易对华提出的当代“二十一条”。
据称,中方则要求美国放宽半导体等高科技产品的出口限制来减少3成美国对华逆差、在安全检查等方面不对中国产的飞机差别对待、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今后不得依据301条款对中国启动侵犯知识产权调查等。两国达成保持“密切沟通”的共识,中国副总理刘鹤本月将访问华盛顿;事前,习近平与特朗普也进行了电话沟通。
某些分析指,特朗普在两国的第一回合中获胜,而两国经贸谈判才刚开始。用跨文化管理的角度来看,外向的美国人向中国发了挑战书,北京则以中国方式拒绝了美国的要求、或要把双方引入一场漫长的较量。
国际贸易,一国对另一国有顺差并不奇怪。改革开放前后,中国就曾经是对美贸易的逆差方,中国在贸易中惯常出现顺差是1994年以后的事情。到了2005年,中国更长年对美巨额顺差,而且持续多年。不论从美国偿付能力还是贸易平衡的角度来看,中国对美保持巨额贸易顺差的态势都难以长期地持续下去。
中国早为贸易战作准备
事实上,中国政府对贸易战也早有准备;近年中国重视提高内部消费,发展全方位的对外经贸联繫和“一带一路”项目,中国已经显著减少了本国经济增长对美国出口的依赖。
随着收入提高,中国也需要进口更多的外国商品供国内消费;在两国贸易战没打响的情况下,中国可能进口更多的美国商品。当然,两国贸易逆差改善的幅度不会像特朗普想像的那么快,幅度也不可能那么大。美国人提出2020年前削减对华贸易逆差2000亿美元的设想,是把特朗普团队的规划强加在两国贸易市场上,不现实,更有狮子开大口之虞。
随着经济发展,中国金融服务和汽车製造业都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不久前结束的博鰲亚洲论坛上,中国向世界宣示会进一步对外开放,退出了昔日对新兴行业的保护措施,转为欢迎外来投资和减低相关的关税,意在提升本国的竞争力。而中国反对美国301调查的态度强硬,“中国製造2025”的目标也不可能改变;制度和科技创新仍将是中国未来经济增长的动力。
这些年来,中国对美经常帐顺差是由资本帐逆差来对沖的,持续的贸易顺差显示中国持有美元或美国国债不断增加。特朗普虽然“轻狂”,预期美国因贸易纠纷而冻结中国美元资产的可能性却并不高,因为那将意味着美方的债务违约,有损美国政府的信誉和美元的国际地位。中国在目前情况下也不太可能大张旗鼓地抛售美元,但如果中国对美的贸易顺差减少,中国持有的美国国债自然也会相应下降,那也可能推高美息。
中国对美顺差持续多年反映两国经济有很强的互补性;贸易顺差虽然对美国不利,却对美国涉华贸易企业有利。美国是一个资本主义国家,资本比劳动力也有更大的话语权。中美贸易战若然开打,美国经济结构和运行方式都会因而发生重大的变化,能否提高美国的整体收入仍未知,风险却很高。
有调查指,美国比中国会因两国贸易战开打而有更多企业受损。美股指数目前仍处于较高水平,中国内地股市近来已经歷过适度调整;若爆发贸易战和受息口等因素影响,美国的“特朗普升市”就可能消失,沪深指数调整幅度却会相对较小;而美股投资者的得失还会左右民众对特朗普的支持。
单边主义得罪盟友
单边保护主义不是美国提升国际竞争力的良方,在国际上也不受欢迎。日本的财务大臣麻生太郎称:“战后,美国建立了多边贸易体系……但最近,主要是由于美国的贸易逆差,他们希望进行双边谈判。我们不想要这样的谈判。”英国《金融时报》近日也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向中国提出非理性贸易要求》的社评;西方社会对特朗普保护主义的异议,以及西方国家普遍没有在中美贸易纠纷中站在美国一边等现象在过去是不多见的。
当前中美贸易纠纷是在中国国力崛起,美国不守承诺的环境中发生的。事态发展至今,除了美国贸易逆差那个议题外,更聚焦中国要持续发展和产业升级,美国则要阻碍中国发展,却力有不逮。
经济增长是由要素投入增长来决定的;作为一个大经济体,中国的财力和人力资源在未来一段时期都将充裕,即使发生贸易战,中国的经济增长仍是可持续的,也能持久地面对两国间的贸易纠纷。反之,特朗普则希望从短暂的冲突中获得好处,从而向美国选民称自己比歷届总统都更能迫使中国让步云云。因此,贸易纠纷可能通过谈判来解决;有一些“结果”容易,要平息整个事态却需要较长时间。两国有不同的动机,彼此也有不一样的说辞和处理方式,也会影响事态未来的发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