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消费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工业互联网股份有限公司的IPO首发申请无疑引来了市场的高度关注,其享有的各种“特权”更是让其他拟上市公司羡慕不已。
一方面就主体资格来看,富士康尚不满足首发主体“成立满三年”的门槛,如此“特事特批”的特殊方式吸引了市场目光;除此以外,公司营运独立性的陈述,以及同业竞争的情况,就仅仅作出了书面承诺,也是极其特殊。
此前第一财经曾经报道,对富士康以及其管理层而言,略高于10%的毛利率在下滑中,人均成本逼近8.2万元,而且可能不断上升,这些因素都让人对其运营有所担心,随着国内外智能手机销量的下滑,富士康未来如何转型,也考验着郭台铭、陈永正等高管的智慧。
设立不足三年,特事特批“抢跑”
《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关于“主体资格”的第九条称:“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有限责任公司按原账面净资产值折股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的,持续经营时间可以从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之日起计算。”
富士康报送招股书的时间是2月11日,此时距离发行主体成立满三年还有不到,但富士康仍然选择了提前申报。对于设立于2015年3月6日的富士康来说,当前提交IPO申报无疑是一次“抢跑”。富士康重大事项中作出如此表述:“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
而就在1月31日,证监会在2018证券期货监管工作通报中表示,“以服务国家战略、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为导向,吸收国际资本市场成熟有效有益的制度与方法,改革发行上市制度,努力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
尽管主营业务还是代工,但富士康也反复强调自身的互联网属性,“公司是全球领先的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及工业机器人(17.930,0.11,0.62%)专业设计制造服务商,为客户提供以工业互联网平台为核心的新形态电子设备产品智能制造服务。”“公司致力于为企业提供以自动化、网络化、平台化、大数据为基础的科技服务综合解决方案,引领传统制造向智能制造的转型;并以此为基础构建云计算、移动终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高速网络和机器人为技术平台的‘先进制造+工业互联网’新生态。”
募集资金投资项目来看,也充分显示了富士康走向“互联网+”的决心,富士康本次发行所募集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拟主要聚焦于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云计算及高效能运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通信网络及云服务设备、5G及物联网互联互通解决方案、智能制造新技术研发应用、智能制造产业升级、智能制造产能扩建八个部分进行投资。上述八个项目的总投资额,分别为21.2亿元、10亿元、12.2亿元、49.7亿元、6.3亿元、51.1亿元、86.6亿元、35.4亿元,合共大约273亿元。
对此深圳一位保荐代表人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其实就富士康整体来看,经营已有多年,虽然上市主体设立不到三年,但对这样的“巨无霸”来说,可以特批的话也算是监管部门遵循了“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虽然这对其他排队上市的企业来说,可能有一些不公平,但考虑到富士康的体量以及财务真实性比较可靠,其实也可以理解这种特批。
招商证券分析师张夏表示,近期资本市场政策风险出现明显变化,证监会对于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一再强调,而近期“360借壳江南嘉捷”,“富士康工业互联网”拟IPO更是吸引投资者的眼球。
仅作出避免同业竞争承诺
独立性一直是发审委对拟上市公司最重要的关注点之一,大量公司一度因为独立性问题而无法登陆A股市场。《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关于“独立性”的第十九条显示:“发行人的业务独立。发行人的业务应当独立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的其他企业间不得有同业竞争或者显失公平的关联交易。”
2017年底,重庆广电数字传媒股份有限公司上会被否,发审委提及的问题就包括:“重庆有线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业务与IPTV内容集成运营业务是否存在同业竞争”,“发行人广告业务与实际控制人及其控制企业其他广告业务的异同,是否存在潜在同业竞争。请保荐代表人说明核查方法、依据,并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除此以外,2017年A股上市“折戟”的企业当中,山东玻纤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钜泉光电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海宁中国家纺城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企业,部分原因都是同业竞争的关系并未解释完整,这也可见同业竞争问题,在当今发审委审核拟上市企业当中的分量。
富士康招股书称,“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中坚公司直接持有发行人41.1443%的股份,并通过全资子公司深圳富泰华、郑州鸿富锦间接持有发行人27.9962%的股份,合计控制发行人69.1405%的股份,为发行人的控股股东。中坚公司系一家投资控股型公司,由台湾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鸿海精密间接持有其100%的权益”。
富士康和控股股东中坚公司间也存在潜在的同业竞争情况。此次上市前,鸿海精密已将同类业务注入富士康,但其仍然控股的香港上市公司富智康也存在手机代工类似业务,还有两家注册于巴西的公司也存在电子产品生产业务。“分别从事机顶盒、线缆模组的生产与销售及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服务器和主板的生产与销售,鸿海精密分别间接持有两家公司100%权益;上述两家公司仅在巴西境内开展业务,与发行人及其控股子公司的业务区域并无重叠,且其业务规模相对较小,收入、利润与发行人及其控股子公司同类型业务相比较低,与发行人及其控股子公司不存在实质性的同业竞争。”
富士康称,“中坚公司及其控制的除富士康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以外的子公司不存在直接或间接从事或参与同富士康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目前所从事的主营业务构成实质性竞争的业务或活动,中坚公司承诺并将尽最大努力促使其控制的除富士康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以外的子公司将来不直接或间接从事或参与同富士康股份及其控股子公司所从事的主营业务构成实质性竞争的业务或活动。”
上述深圳券商保代向第一财经记者称,拟上市公司如何保持独立性,避免同业竞争一直是发审委审核企业的重点之一,一般来说上市公司同业竞争的解决方法,比较理想都是直接合并到上市主体,具体操作也都要在招股书交代清楚。对富士康来说,这算是仅仅作出了书面承诺。

据《福布斯》杂志报道,美国的执法部门最近取得了一项破解iPhone手机的重大技术突破,然而对全球众多苹果手机的消费者来说,这或许会对他们造成新的隐私问题。日前,美国一家大型政府服务供应商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种可以解锁市面上几乎所有iPhone手机的方法。
Cellebrite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的信息安全公司,因其能提供解锁移动设备的相关业务,它已经成为了美国政府的“合作伙伴”。
日前,Cellerbrite向所有iPhone手机的消费者宣布,它的工程师目前已经具备了破解任何运行iOS11的设备的能力,而这其中也包括最新款的iPhoneX手机。据悉,去年11月份,美国国土安全部在成功破解一名罪犯的iPhone手机时,所用的很有可能就是Cellebrite提供的技术。
Cellebrite其实是日本SunCorp公司旗下一家子公司,它目前虽然没有在任何大型场合公布自己对最新iOS系统的破解能力,但一位不愿意透露其姓名的知情人士告诉《福布斯》,Cellebrite在几个月前,就已经研发出了能破解进入iOS11系统的解锁技术,并向全球各国政府执法机构和民间私人取证组织,兜售它们的破解技术。
当然,Cellebrite目前在对其“领先的解锁及信息提取服务”(AdvancedUnlockingandExtractionServices)的官方描述中已经提到了,自己已经能够破解“苹果iOS设备及其操作系统,覆盖的产品包括任何运行iOS5至iOS11的iPhone、iPad、iPadmini、iPadPro和iPodtouch”。
此外,据一位来自警方取证机构的知情人士透露,Cellebrite曾告诉他,可以帮他解锁iPhone8手机。这名知情人士认为,因为iPhoneX和iPhone8这两款苹果最新产品的安全系统几乎如出一辙,所以Cellebrite具备能破解iPhoneX的能力的这一消息,八成是真的。
iOS11在去年9月份的时候才刚刚被发布,Cellebrite的同行Elcomsoft甚至都曾赞美过iOS11在安全方面的新功能,包括此前被美国警方所采用的一种对付用用户指纹强行破解设备的相关保护机制,这是让iOS11很难被取证专家破解。
虽然,在面对一家以盈利为核心的安全服务供应商时,我们对其说法最好还是保持着半信半疑的态度,但可以确信的是,无论Cellebrite在过去的半年时间里发现了iOS的什么漏洞,它肯定都是很重要的。
在去年的时候,Cellebrite还曾发布过一则警告,称自己破解iPhone手机的能力正在下降。
Cellebrite所提供的技术,“可以决定或失效苹果iOS和谷歌Android设备上的PIN、模式、屏幕锁或密码锁,”但要想使用Cellebrite的技术的话,警方必须先将需要被破解的设备送到Cellebrite那儿。在其下属的实验室里,Cellebrite即可以用它们所掌握的秘密漏洞,来为警方破解设备,然后将破解后的设备交还给他们,好让警方提取出其中的关键数据,也可以出于自身什么目的,去破解他们想破解的手机。
《福布斯》之前曾披露过Cellebrite服务费,其实并不是很贵,每台设备破解费用大约只需1500美元。鉴于iPhone单独一个漏洞的悬赏价是100万美元,所以Cellebrite所收取的破解服务费还算是良心价。
Cellebrite可以将它最新的iPhone解锁技术封装到一款软件里,然后将其卖给它的客户。私人取证公司VANDGroup的合伙人DonVilfer非常喜欢Cellebrite所提供的新服务,但他认为Cellebrite这种做法意味着苹果或许也能通过测试这款软件工具,找出让其破解方法失效的反破解技术。
Vilfer表示,他的公司此前曾接手过一个案子,那名客户的员工不愿意交出他工作iPhone的密码,虽然那只是一台iPhone6,不是苹果的最新款手机,但Vilfer的公司目前已经在破解iOS11的服务上,取得了一些成功,。
截止记者发稿前,苹果和Cellebrite方面均未就此置评。
首台被破解的iPhoneX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美国政府似乎已经在苹果的最新款手机iPhoneX上尝试过Cellebrite的破解技术了。
《福布斯》在密歇根州发现了一份逮捕令文件,而其内容也让这一事件成为了我们所知道的,第一件美国政府因调查一件犯罪事件,而破解了iPhoneX的案例。
这份逮捕令详细描述了对一位名叫马吉德·赛迪(AbdulmajidSaidi)的武器贩卖嫌疑人的调查。赛迪原本计划在去年11月20号,离开美国,去往黎巴嫩首都贝鲁特,但警察提前逮捕了他,并没收了他的iPhoneX手机。
这款iPhoneX手机随后送到了一位在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大急流城实验室(GrandRapidslabs)工作的Cellebrite公司的破解技术专家,而手机当中的数据在12月5日就被很顺利地提取了出来。(赛迪案计划于今年7月31日开审,目前他的律师团队还未对我们的采访请求置评)
从这份逮捕令中,我们还看不出警方是如何破解了赛迪的iPhoneX,它也没透露太多有关这台iPhoneX里面的数据的信息。
回想iPhoneX刚刚发布的时候,许多人担心调查机构可以简单地通过苹果的FaceID面部识别技术,将一名嫌疑人的脸对准他的手机,来解锁他的这台iPhoneX。
相关研究者也曾发表过相关声明,称自己已经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通过特制的面具来骗过iPhoneX的FaceID技术,实现对手机的解锁。
目前,此案的司法部检察官拒绝就此置评,而美国国土安全部也没有回复我们的置评请求。
但具备破解目前市面上几乎所有运行iOS系统的设备的能力,对执法机构来说将是一件大事儿,这不仅仅针对的是美国的执法者,对全球所有国家的执法机构都是如此。
自从苹果开始在每次新系统发布时,逐步提升自己的安全技术以来,全球各国的执法机构都已开始寻求各种方式,以期能突破iOS设备的防守。
就如同前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FBI要求苹果公司解锁嫌疑犯iPhone手机事件”,苹果设备的加密层已经变得越来越难被渗透进去。
“囤积iPhone的漏洞”
在美国政府和苹果公司的“猫与老鼠”的博弈游戏中,Cellebrite无疑是最受益的一方。包括FBI和特勤局在内的许多美国警察和情报机构都是Cellebrite的客户。
《福布斯》在去年的时候曾详细披露过一些有关Cellebrite的信息,彼时,Cellebrite的业务可谓节节攀升,它和许多机构都签订了合同,其中最为人所知都就是美国国土安全部下属的美国移民与海关执法局(ImmigrationandCustomsEnforcement,ICE),它在和Cellebrite的单笔交易中就花了200万美元。除此之外,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ustomsandBorderProtection)也是Cellebrite的客户。
在ICE和Cellebrite的交易被曝光时,美国一些民权维护组织就已经开始担心美国政府会使用这种强大的破解技术,来搜查美国人的电子设备。
在谈到这方面的最新进展时,电子前线基金会(ElectronicFrontierFoundation)的高级律师亚当·施瓦特兹(AdamSchwartz)表示,美国政府和像Cellebrite这种机构的合作方式“备受关注”。亚当认为,Cellebrite很明显正在囤积漏洞,而不是将它们告知给像苹果这样的设备供应商,这不利于它们修补漏洞,幷提高公众安全。
“我们所有带着这些漏洞裸奔的人,都处于危险当中。”亚当这样补充评论道。
“如同电子前线基金会在法庭和在国会中所争辩的那样,当涉及到国际边界时,政府在搜查我们的手机时,真得需要先出示它的搜查令。我们看到政府破解幷进入人们手机的能力正在不断增强,这比我们所想象得还要真实。”

京东(Nasdaq:JD)日前发布了2017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第四季度,京东净营收为人民币1102亿元,同比增长38.7%。净亏损为人民币9.092亿元(约合1.397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12.614亿元相比下滑27.9%。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为人民币4.493亿元(约合6910万美元),而上年同期为人民币7.797亿元。
财报发布后,京东方面回答了分析师关于财报以及未来发展的提问。在提到京东对物流以及海外市场的布局时,刘强东表示,“目前,我们计划接下来来几年在京东物流方面的投入主要包括两大块,一大块是资产投资,包括土地、房产以及软硬件设备投资,第二块是对最新物流技术的投资。
对于土地房产设备上的投资,这些都是比较传统的业务,我相信大家应该很好理解,所以我重点向大家介绍京东在技术上的投资。目前我们已经在上海建成全球第一个全自动仓储中心,京东无人配送站也在两周以前测试成功,我们的无人配送机目前在中国北京有超过100所大学开始送货。
我们相信京东无人机能在今年拿到十个省的执照,而我们的无人驾驶卡车已经测试成功半年。虽然这些投资不能在短期内给我们带来财务上的好处,但我们相信在未来某个时间点,随着技术发展成熟和中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涨,技术可以让京东在保持竞争优势方面提供强大支持。
京东物流在去年已开始以独立公司的形式运转,目前进展得非常顺利,已经超出我们的预期,我们相信在三到五年之内,来自于京东体系之外的收入就将超过50%。
来自外部的物流收入并不仅仅来自于品牌产品卖家,还有大量企业客户可能并不是跟京东一个行业的,但他们也在逐步使用京东物流。”
对于海外市场的布局,他表示,“就在我们今天所说的,京东的海外业务目前只是在当地国家建立自己的运营中心,目前主要还是在东南亚,过去在洛杉矶设立过办公室,但主要是将美国品牌吸引到中国来。从今年起,我们将开始非常慎重、认真地考虑要不要在洛杉矶和周边城市提供本地化销售服务,但是目前还没有非常明确的时间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