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与搜索巨人之间的商业分歧仍在继续。据知名科技博客BusinessInsider报道,亚马逊的销售团队最近通知Nest,该公司决定不销售Nest的产品。亚马逊的销售团队称该决定来自上层,与产品质量无关。Nest猜测这个决定直接来自于亚马逊CEOJeffBezos。Nest随后作出决定,不再在亚马逊上销售它的任何产品。这意味着当亚马逊现有的库存售罄之后,Nest的产品将会从网站上消失。此前亚马逊和Google因为流媒体服务而陷入了商业纠纷。亚马逊和Google之间在很多方面有直接竞争。
Nest是Google的智能家居产品部门。Google在2014年以32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Nest。在谷歌重组为Alphabet集团之后,Nest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在今年二月份被重新吸收回谷

进军大陆三十年的富士康科技集团(以下简称“富士康”)在2018年春节前夕终于决定在国内上市了。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消费产品代工厂,富士康正在全力冲刺A股IPO,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记者注意到,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子产品代工厂,富士康在近年来多次谋求品牌化的转型之路,然而除夏普收购案外,其余的多项举措均不尽如人意。此次富士康股份如IPO成功,也有助于其凭借国内的资本市场突破长久以来的转型困局。

2018年春节,京东继续推行过节不打烊政策,受到消费者欢迎,美中不足的是基础运费再次无预警上涨,不仅引发京东Plus会员强烈不满,指出其不遵守契约。
苏宁物流常务副总裁姚凯认为,京东以垄断心态为了自身利益随意更改服务规则,嘴上说着共生,干的却是伤害共生的事。
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则一针见血地指出,京东运费一涨再涨根源在于成本,并暗批京东中心化物流体系落伍,模式迭代跟不上时代步伐可能被世界无情地抛弃。
鉴于苏宁与京东是老对手的关系,你或许认为姚凯的观点不客观,但苏宁物流基础运费保持5元不涨价、准时达服务免运费1个月比京东小额订单收取15元运费,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十足。作为京东物流前负责人,侯毅具有一定发言权,其表态颇具份量。
那么,明知用户反感,京东为何质疑屡次上涨运费?
京东运费不断上涨的思考逻辑
近年来京东不断上调运费,包邮门槛越来越高,从早期的一律包邮到39元、59元再到79元、99元,甚至出现3个月涨3次价,最近一次调整是在2月14日,购物不满49元将收取15元运费;相较之前的政策涨幅达2.5倍,涨价让京东Plus会员怨声载道,不满49元需要使用3张免邮券才能免邮,与消费者开通和京东推出会员的初衷相悖。
2017年12月,京东Plus会员服务大幅度涨价,高额的会员费并没有换来高水平的服务,反而要付出额外成本才能享受免运费权益。同时,普通用户也不买账,京东大部分货源都是在省内仓库就近发货,15元运费相比顺丰13元包邮还要贵。
实际上,从京东物流发展现状来看,其上涨运费是必然趋势,但每次上涨幅度和消费者接受程度,事前很有可能经过深思熟虑和反复推敲,最终决定执意将涨价推行到底,没有因消费者反弹而退缩,其思考逻辑主要有三点:
一、京东底气十足。
京东董事长刘强东曾表示,京东连涨了3年免运费门槛,并且每次运费上涨,用户并未流失,或者是“整体影响不大”。
长期研究京东的电商战略分析师李成东曾指出,受影响的订单大概在3%左右。京东用户规模、GMV一直呈现上升趋势,也从侧面证实运费上涨影响有限,其底气来自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配送服务,物流是京东的品牌核心竞争力,其扩张与物流服务能力的提升相辅相成。
二、为了可持续发展。
提升免运费门槛的不止京东一家,苏宁、亚马逊均作出相应调整,电商物流整体费用上调已成为行业共识,以因应物流成本上升的现状。
这种现状也预示着电商平台补贴时代一去不复返,无论是电商发展初期培养用户网购习惯还是电商平台之间竞争惨烈,各大玩家纷纷设置较低门槛甚至完全免运费,与O2O补贴抢市场的打法无异。
不过,这并非长久之计,无法诞生健康的商业模式。换个角度看,顺丰高于行业平均价格却领跑物流行业,带来的一个启示是用户愿意为优质服务买单,京东上调运费也就不难理解,意在向顺丰看齐。
三、压缩配送成本。
尽管2017年12月京东物流宣布已实现盈利,但无法成为常态,因为其收入的增长无法覆盖巨额投入。
投入方面,京东计划在西安投资100亿元,建设面积200多万平米的现代化智能物流基础设施,100亿元京东无人车智能产业基地项目则落户长沙,加上京东计划在印尼、泰国自建物流,成本更是不可估量,融资25亿美元只是杯水车薪。
京东想要实现常态化盈利,必须在开源、节流上下功夫。未来5年向千亿营收迈进,高速增长的外单是一大突破口。
鉴于京东重资产模式很难降低成本,推行节流并不容易,尽管其持续发力智慧物流,但京东物流从业人员数量不降反升,短期内人力成本下降无望,所以只能朝降低物流配送的固有成本努力,即提升运费门槛。
京东运费暴涨VS苏宁运费不涨价
不难看出,京东接二连三上涨运费,更多是迎合长远发展的无奈之举,结果用户沦为牺牲品。但从消费者反应来看,消费者对京东“以自我为中心”式思考逻辑并不买账,只认同“价值决定价格”理念。
但是,姚凯则明确指出京东的弊病。“一、用户第一,不能为了盈利去损害用户利益。二、作为平台,不能以垄断心态为了自身利益随意更改服务规则。三、电商共生环境的营造,首先是要与用户共生互信。不能嘴上说着共生,干的却是伤害共生的事。”图片 1

图片 2

“光速IPO”,或最快于3月份上市
自富士康股份上报招股书以来,其“一路飞奔”的IPO速度便一直受到市场关注。2月1日,富士康股份有限公司报送IPO招股说明书申报稿,2月9日证监会发布富士康股份的IPO预披露材料显示,其拟申请在上交所上市,保荐结构确定为中金公司。2月22日,证监会官网显示,富士康股份招股书在2月22日已进入“预披露更新”状态,这距离其预披露不过两周时间。
通常情况下,国内A股上市的流程要经过申报、受理、预先披露、反馈会、反馈意见回复及更新预先披露、初审会、发审委、核准发行等一系列流程,IPO的排队时间也主要消耗在预先披露到反馈意见回复及更新预先披露之间。一般而言,排队的时间基本在半年至一年左右,但此次富士康股份仅用半个月时间就走完了这一流程。有业内人士分析称,下一步的动作就是富士康股份上发审会,再之后例行获得证监会批文,最快可于3月份上市。
这似乎印证了监管层对新经济企业IPO开启快速通道的传言。2月28日,有消息称证监会发行部将对包括生物科技、云计算、人工智能、高端制造这四大新经济领域的拟上市企业中,市值达到一定规模的“独角兽”企业,放宽审批时间和盈利标准。
成立于2015年3月6日的富士康股份不仅符合这一标准,其成立未满三年的门槛也获得了有关部门的特批。
根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管理办法》规定,“发行人自股份有限公司成立后,持续经营时间应当在3年以上,但经国务院批准的除外”。富士康股份提交招股书的日期为2018年2月1日,距离其成立满三年还有一个月,然而提前申报的富士康股份依旧进入了IPO审核的快速通道。其招股书中也显示:“截至本招股说明书出具之日,公司持续经营时间未满三年,公司已就前述情形向有权部门申请豁免。”
相关信息显示,早先也有经营时间未达标但获得特批上市的先例,但这类特批企业多冠以“中字头”,如中国电建、中国建筑等大型央企,而富士康股份也成为了获得特批的首家民营企业
深陷低净利困局
作为全球电子产业的代工龙头,富士康有着巨无霸级的营收表现。2016年,富士康实现营收9327.69亿元,即便是此次拆分上市的富士康股份,其营收数据也超过了绝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作为全球电子产业的代工龙头,富士康有着巨无霸级的营收表现。2016年,富士康实现营收9327.69亿元,即便是此次拆分上市的富士康股份,其营收数据也超过了绝大多数A股上市公司。
从招股书公布的信息来看,2015至2017年,富士康股份营收分别高达2728亿元、2727.12亿元、3545.44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4%。以2017年营收数据来比较,2016年A股已上市的公司中,仅有13家超过这一体量,可以说IPO成功之后的富士康股份将成为A股的又一大巨头。
尽管拥有千亿级别的营收规模,但受制于电子制造业低毛利的市场现状,富士康股份的毛利率、净利率并不出彩。招股书数据显示,2015至2017年,富士康股份归母净利润为143.50亿元、143.66亿元和158.68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5.16%,净利率在5%左右徘徊。2017年公司的综合毛利率约为10.14%,其中通信网络设备业务、云服务设备业务分别占公司收入的60.5%、33.96%,但上述两项业务的毛利率仅为13.65%、4.65%;尽管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业务的毛利率高达49.23%,但由于该业务在总营收中占比仅为0.27%,因此对富士康股份的毛利率拉动并不明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