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入到今年,业内瞩目的博通并购高通案可谓起伏激荡,屡屡爆出“冷门”。然而最大的“冷门”就是近日传闻称,英特尔可能会对博通提起并购。
尽管英特尔官方出来,以其自身现阶段的主要任务是整合此前并购的诸如Mobileye和Altera等企业为由,间接否认了该传闻,那么问题来了,业内缘何会出现英特尔并购博通的传闻?是看热闹的不嫌事大(单纯为了新闻而创造新闻)?还是英特尔并购博通无论对于产业的创新、竞争和发展确实是一大利好?(至少与博通并购高通相比)。
众所周知,在PC和数据中心芯片市场占据绝对优势的英特尔一直希望进入移动市场,无奈的是,其在移动芯片市场重要的AP端x86指令及天生的高功耗短板,让其投入了百亿美元之后最终无功而返。所幸的是,后来英特尔利用此前并购来的英飞凌卧薪尝胆,加之苹果与高通专利授权战,苹果筹码之需,英特尔利用基带芯片留在了移动市场。但业内公知的事实是,虽然英特尔声称自己的基带性能已经等同,甚至超越了高通的基带,但其中苹果人为的降速(调低了采用高通基带iPhone的性能,以让采用英特尔基带的iPhone用户感觉不到二者之间体验上的差距)及英特尔相较于高通基带更低的价格在其中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也就是说在基带方面,英特尔与高通实际上依然存在至少一代到一代半的差距。
至于双方目前激战正酣的5G也是如此,这也是为何美国CFIUS(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在近期启动的对于博通并购高通案调查中称,高通是美国乃至全球5G产业创新的引领者,并如此担心博通一旦并购高通,美国会失去通信领域领头羊地位的主要原因。
接下来的是,如果英特尔并购博通的话,会产生怎样深远的影响?
首先从英特尔自身看,由于苹果是博通的主要客户,即苹果iPhone中的Wi-Fi芯片采用的就是博通的。那么英特尔在与苹果的合作中就多了一个与高通和苹果博弈的筹码,尤其是试图采取多家供应商的苹果,出于博通的Wi-Fi芯片在苹果iPhone中的难以替代性,英特尔极有可能借此与弱势的基带捆绑,间接保证自家基带芯片始终在苹果的供应商名单中(即便如上述其性能不及高通),同时可以提升自己基带的价格(至少不会像现在为了与高通竞争而将价格压得很低)。
更为关键的是,英特尔和高通均可以借助自己的优势(例如高通领先的基带本身及英特尔较弱的基带和Wi-Fi的捆绑)削弱苹果的议价能力和利润,这对于苹果占据80%以上利润的智能手机产业和相关企业,尤其是中国手机企业无疑也是利好和乐见的。
而从长远看,由于英特尔是一家芯片而非通信企业,并购博通后,英特尔将获得博通作为通信企业相关的通信专利及创新技术,这对于在未来5G与高通的竞争产生实质性的商业价值将大有裨益。
其次,一旦英特尔并购博通,对于目前美国政府颇为敏感的安全和创新领先性问题将迎刃而解。毕竟英特尔作为一家纯美国企业,并购博通自然不会引起像近日CFIUS对于博通并购高通担心并购方国别属性引发的安全的担忧。
此外,鉴于英特尔也是和高通一样是靠创新驱动发展的企业,根据ICInsights最新的数据,半导体行业在2017年研发投入增长6%达到340亿美元,而英特尔一家的研发投入就超过130亿美元,比排在后面的五个竞争对手高通、博通、三星、东芝和台积电加起来还要多,这使得CFIUS对于博通并购高通后,博通很可能会中断对于创新的投资,进而阻碍美国乃至全球产业创新的担心显得完全没有必要。相反,由于英特尔创新驱动的商业模式,会让其与高通的竞争更加激烈,一来避免了高通在通信领域的独大,另一方面,则会加速美国乃至全球通信领域创新和商业化的步伐。
更为重要的是,英特尔并购博通对于中国通信产业也是一大利好。
同样是从短期看,由于高通在基带芯片的优势,中国几乎主流的手机厂商都不可避免地采用高通的基带等部件和解决方案,例如此前中国手机厂商小米、OPPO、vivo与高通签署120亿美元及后续联想、OV、小米与高通签订的拟3年采购20亿美元共计150亿元的部件订单(主要是基带和射频前端)。而如果英特尔并购博通,由于英特尔具备Wi-Fi芯片上(同样是中国手机厂商不可或缺的必选)的优势,其可以借此向中国手机厂商推广自己的基带,甚至不排除以打包的形式出售,以和高通争夺用户,这样一来,势必会弱减高通在上述领域的议价权,二者形成价格的互相钳制。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中国手机企业在智能手机最重要的基带芯片上将多了个选择的对象,相应地,无论是在英特尔,还是高通面前均获得了较之前更多的议价权。这点与博通并购高通,基带、Wi-Fi等核心手机部件均掌握在博通一家手中,进而大幅削弱中国手机企业的议价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从长期看,鉴于博通和高通目前营收的50%和60%以上均在中国市场,其讨好中国市场自在情理之中,而讨好的方式除了上述互相钳制性的竞争外,就是更多与中国本土企业的合作创新。但众所周知的事实,此前不管是高通和英特尔,其与中国企业的合作都是在国外企业中最为积极的,同样是出于竞争和市场的需要,二者在与中国企业的合作上定会你争我夺,进而间接提升了中国企业的创新和竞争能力。这同样与博通并购高通,造成博通一家独大,且博通此前在与中国企业合作创新方面远不及高通和英特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此次曝出英特尔并购博通的传闻,不管未来是否成真,都是业内期待产业创新和公平竞争的一种间接反映,需要说明的是,由于英特尔一旦并购博通,最直接的影响就是博通并购高通计划的流产,我们也间接嗅出了业内借此反对博通并购高通的味道。
那么,还剩下70天左右的时间,间接否认并购博通的英特尔会出手吗?

最新发布的《2017年中国电视消费及2018趋势预测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市场彩电销量约4800万台,与2016年基本持平。中国电子商会副秘书长陆刃波表示,彩电市场升级、产品结构调整是2017年主旋律,大屏化、高端化、个性差异化的消费需求正在得到释放。
北京商报记者在刚刚结束的中国家电及消费电子博览会(以下简称“AWE”)上看到,彩电厂商都开始推出带有人工智能的电视新品,并且产品等诸多功能也凸显高端化。在高端领域,三星一直走在前沿。在AWE召开的同时,三星也在纽约推出了超过11款新品电视,涵盖QLEDTV、优化型超高清、超高清和超大屏等多个品类和多种尺寸段,提供了平面与曲面两种形态以供选择。
三星电子映像显示事业部总裁韩宗熙表示,通过2018年电视新品阵容,三星正重新定义视觉显示。三星2018年QLEDTV系列新品拥有多项全新功能,其中包括全阵列式背光、Bixby智能功能,以及全新设计的极简隐形连接,能够充分满足消费者在画质、便捷性、连接性以及共享等方面的更高需求。不仅如此,新产品阵容新增环境屏模式。该模式是一款充满未来感的解决方案,让电视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融入居家环境。
《2017年中国电视消费及2018趋势预测报告》表明,显示技术革新是驱动彩电业前行的核心因素,高端化的产品结构升级是未来电视行业利润提升的重要方向。据了解,2017年,“窄边框”、“全面屏”等黑科技关键词登上年度热搜关键词,尤其是大屏,几乎成了所有显示产品最具代表性的宣传卖点,产品定位和消费市场需求之间达到最佳默契。2018年,人工智能无疑将成为最大的黑科技。
陆刃波表示,今年是中国彩电行业遭受的最严酷寒冬,越是低迷的市场环境,越是将激发电视品牌之间的竞争,促进产业格局调整。而推动彩电行业不断进步和发展的根本是技术创新推动产业格局升级。与此同时,完善上下游产业链的服务机制,不仅要技术高端,还要服务高端,从根本上起底高端转型之路。

当外界认为博通和高通的并购大戏即将进入最后的高潮阶段时,未知的变数总会如约而至。
美国东部时间3月9日早间,高通对外宣布保罗·雅各布不再担任执行董事长,但仍将留在董事会。尽管高通声明称,为了顺利完成领导层过渡,2014年高通设立了执行董事长一职,但目前阶段,独立董事长更适合高通。但此举仍被外界解读为迫于收购压力,高通内部已经开始出现了第一个“受害者”。
8204902_11ea0ec3077503391be826fc9770d23f_w_thumb
但更为“爆炸”的消息是,英特尔有意愿加入博通与高通的这场并购游戏,消息人士在接受外媒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欧美芯片公司的整合浪潮虽然已经让这些大公司开始了“贴身肉搏”,但“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想要真的讲下去,现在看仍然充满各种挑战。
家族烙印
对于外界这几天解读的“免职”事件,高通方面对第一财经强调用“免职”来形容雅各布的职位变动并不准确。对方表示,“只是不再设执行董事长一职了,Paul还是在董事会中。”
在高通的官方网站上写道,“董事会已停止执行主席的角色,该委员会是在2014年底设立的,主要作为领导层过渡计划的一部分。”对于此时的高通,董事会认为拥有一名独立董事担任董事长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最大利益。
“杰夫是这个角色的理想选择,基于他深刻的财务、业务和国际经验以及他坚定的股东导向。我们专注于股东价值最大化,并将考虑所有的选项来实现这一目的,我们寻求高通提出关闭NXP收购,加强我们的授权业务,并利用巨大的5G契机摆在我们面前。”高通首席独立董事汤姆·霍顿(TomHorton)在声明中表示。
从某种意义上看,这可能是高通为了安抚股东而做的最后一件事。新董事长杰夫瑞·亨德森在2016年进入董事会担任独立董事。当时,激进投资人JanaPartners对于高通整体管理和公司架构非常不满,试图逼迫高通将专利授权业务剥离。为了安抚激进投资人,高通邀请了亨德森进入董事会作为独立董事,以彰显公司寻求改变的决心。
保罗·雅各布是高通联合创始人欧文·雅各布(IrwinJacobs)之子,从2005年6月起加入高通董事会。从2005年7月到2014年3月担任高通CEO,之后把高通CEO职位交给莫伦科夫(SteveMollenkopf)。就在不久前,雅各布还在捍卫高通的股东价值,致信博通CEO陈福阳,认为和高通作为独立公司运营的前景相比,博通的报价过低。
2016年12月,在一次媒体活动上,保罗的父亲欧文·雅各布评价其工作时称,“保罗干得很不错”,并表示,虽然是在2005年高通20周年时辞去CEO,但在那之前3年,他已经向董事会提出退休并提议建立一个委员会,找到下一任的领导。当时,董事会提出10个候选人进行面试。而在三年后,董事会决定由保罗担任公司领导人。欧文表示,对公司而言,引入一些新血液和想法,能为公司注入很多年轻的活力。如何不断地应对,或找到在快速发展的世界中的机会,对一家公司来讲非常重要。“保罗做得很好的地方是,他带领公司看不同的解决问题的方式,以及终端和应用上的创新。他和全球业界的人士交流,并最终把这些创新带向了市场。”
但从此次职位的变化来看,可以肯定的是,高通创始人的后裔已经无法再掌控公司的未来命运了。
巨头的神经
除了博通和高通的“对垒”外,有消息指“看台上”的英特尔也坐不住了,正在考虑一系列收购方案,包括收购芯片制造商博通。
消息人士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如果博通收购高通的交易可能成功,英特尔或会考虑向博通发出收购要约。然而,这些消息人士表示,这样的收购没法保证。甚至有人宣称,这是不可能的。
英特尔女发言人表示,该公司不会对交易传言置评。她在声明中称:“在过去的30个月里,我们进行了多项重要收购,包括Mobileye和Altera。我们的重点是整合这些收购,使我们的客户和股东受益。”
博通没有立即回应。但有报道称,博通对高通的竞购已经陷入困境,可能不得不暂时放弃当前交易,并在稍后卷土重来。
但英特尔中国方面向第一财经否认了上述传闻,并引述官方口径称,英特尔拒绝置评与收购和兼并相关的臆测。
Gartner高级总监盛陵海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英特尔原有的业务受到市场饱和的影响,增长乏力。如果不考虑价格和资本运作,只从英特尔战略上考虑,收购是合理的,因为英特尔和博通、高通拥有的绝大部分产品线是互补的。
“但从价格和资本运作上无法评论。”盛陵海对记者说。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则对记者表示,目前很难判断博通、高通和英特尔的走势。“英特尔现在应该不会发收购要约,可能会研究有没有收购的必要。现在连高通收购恩智浦还没定,博通收购高通还悬着,英特尔要是现在插一脚全乱了。英特尔今年或明年收购博通的概率不会很大,毕竟整个审批流程很长,但他肯定会评估(博通收购高通的影响)。”他对记者表示,从英特尔看,肯定不希望高通被博通收购,因为一旦博通成功收购高通,势必对英特尔的行业地位产生一定影响。
目前,这一半导体史上最大规模并购案涉及多方,不仅有博通、高通、恩智浦,现在又有英特尔,而在政府层面,还有美国和中国政府。王艳辉认为,现在博通收购高通最主要还是看美国政府态度,“中国现在还插不进手”,而博通的收购兴趣一直没有降低。他认为,除非美国政府阻止,否则博通收购高通还是大概率事件。不过,如果中国政府同意高通收购恩智浦,则会使博通收购高通的溢价提高很多。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