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时间3月22日早间消息,作为世界第三大智能手机制造商,华为公司始终无法敲开美国市场的大门。近日有知情人士称,华为被美国最大的电子产品零售商百思买拒之门外,其智能手机销售将变得更加困难。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百思买已停止从华为采购新款智能手机,并将在未来几周内停止销售其产品。这位知情人士说,百思买决定结束这段合作关系。
百思买没有提供任何额外细节。
百思买发言人说:“我们不会对与供应商签订的具体合同发表评论,我们会根据各种原因做出决定,来改变我们销售的产品。”
华为的一位女发言人称百思买是一个有价值的合作伙伴。但“依据公司政策,我们不会公开讨论合作关系的细节,”她说。
此举对华为来说是一个沉重打击。作为世界上仅次于苹果和三星的第三大智能手机供应商,华为公司一直努力在美国建立存在感。百思买是华为最大的零售合作伙伴之一,也是在美国能看到华为手机的极少数地点之一。华为手机不是由美国运营商出售的,大多数美国人通常都会通过运营商购买手机。
华为原本希望在今年一月的国际消费电子展上宣布与AT&T就Mate10Pro智能手机的销售达成伙伴关系,对此抱有厚望,但据说迫于政治压力,美国运营商变卦了。据报道,几天后,威瑞森推翻了先前为华为销售手机的计划。
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承认,尽管缺乏运营商合作伙伴让华为很受伤,但他表示“消费者将遭受更大打击”,因为他们失去了因强大的Mate10Pro换用Android手机的大好机会。CNET编辑安德鲁·霍伊(AndrewHoyle)曾经称之为“美丽的大屏巨制”,在高端智能手机中拥有一席之地。
AT&T拒绝对这些报道发表评论,但指出它从未公开承诺出售华为手机。记者未能联系到威瑞森,但后者此前曾拒绝透露此事。
在美国,安全问题一直困扰着华为。2012年美国众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报告,指责华为和中兴公司所制造的电信设备对美国构成了国家安全威胁,并禁止美国公司购买两家公司的设备。当时,委员会强调该报告没有提及其智能手机。
在过去几年里,华为慢慢通过零售商百思买、亚马逊、新蛋建立起了粉丝群体。
但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情况发生了变化。美国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局的主管们都表达了对华为和中兴所带来的风险的担忧。
就其本身而言,华为产品(包括电信设备和电话)正在通过不同公司销往世界各地。
“我们的产品和解决方案被世界170多个国家的主要运营商、财富500强公司和数亿消费者所使用,”华为发言人说,“我们在全球价值链上赢得了合作伙伴的信任。”
尽管中兴被卷入这场风波,但该公司正在通过美国运营商销售智能手机。
亚马逊拒绝对美国政府的行为置评,但它仍在出售华为的产品,包括手机和智能手表,消费者只能在华为特定页面上购买。新蛋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华为手机还出现在网站页面上。

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徐志摩式的诗人柔情从不属于孙宏斌。这个近年来在土地招标和企业并购市场风头正劲的山西籍商人,既不屑于“悄悄地来”,也终不会“轻轻的走”。
原定任期至2018年10月13日的孙宏斌,提前7个月离任乐视网董事长职务,且一并退出董事会,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宣布离职的3月14日当日,乐视网(300104.SZ)13:00开市起停牌核查。16日股票甫一复牌即遭遇一字跌停,经两天周末闭市后,3月19日该股再次暴跌9.95%,收于每股5.34元。
此前,孙氏已在公开场合多次流露出对巨额注资乐视网的信心动摇和无法带领乐视走出泥沼的遗憾,这与其对乐视充满雄心壮志的表态仅相隔8个月。而更有细心人士注意到其在个人微博中的某段留言:我们知进退,在放弃上,没有人比我们更决绝。事实上,时年55岁的孙,肖兔。
孙宏斌的抽身,旋即引发外界对乐视网未来走向的猜测——“破产说”、“退市说”、“顶尖互联网企业接盘说”,各种传言甚嚣尘上。
至于被认为是孙宏斌最为看中的乐视土地资产,目前看来,也可能并不如预期中“河畔金柳”般美好。
那些年圈的那些地
孙宏斌短时期内连番百亿级出击,试图将融创、乐视乃至万达结合共创“美好生活”的构思,确实震动了中国企业界和资本市场。曾有人总结,按照孙的收购路径,其心目中的“美好生活”应该就是:先买套融创的房子,打开乐视电视,陪亲人观看乐视影业的电视剧,拿着乐视手机预定万达的电影,周末陪亲人去万达城逛逛。
而“美好生活”场景的第一步,仍是融创的原本主业——建房子。当初孙宏斌跟乐视结合之初,外界普遍认为孙看中了乐视貌似颇为可观的土地储备。
根据各方对乐视公开资料总结,乐视在全国各地的土地储备相当于一个中型房地产公司的规模,占地规模据估算约25920亩,估值约200亿元,且多分布在重点城市。
除融创当时与乐视结缘的北京三里屯的商业地产世贸广场·工三项目外,贾跃亭号称在十余年“跨越式”发展中,还屯下了山西临汾约3000亩生态农业产业园。2015年9月,乐视与重庆市政府达成战略合作,后者宣称会提供百亩土地用以建设乐视云总部基地;2015年11月9日,乐视以4.2亿元拿下重庆两江新区195亩纯居住用地和187亩商业用地;2015年12月,乐视又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美国内华达州拿下5500亩地,用于建设超级汽车工业城。
乐视方面还投资30亿元将在重庆江北嘴建设酒店、公寓综合体项目,其规模约16万平方米。2016年5月,乐视又花费30亿元买下世贸股份旗下公司持有的北京财富执业有限公司及世贸商管公司持有的新世纪公司100%股权,而财富时代最主要的资产即世贸广场·工三项目。此后,乐视又以16.5亿元收购了雅虎公司靠近硅谷心脏地带的300亩土地,2016年年末还以2.79亿元成交价拿下浙江德清县经济开发区90万平方米的工业用地。
除此之外,乐视在当年风光无限时与各地政府达成连串战略合作获取土地,包括足球基地、总部大厦和比赛用地等。
据上述土地估算,乐视旗下至少拥有25920亩土地资源,而融创作为全国排名第四的开发商,在并入乐视和万达前,融创在2016年半年报中显示的土地储备为3375万平方米,乐视的土地储备基本为融创已拥有土地储备的一半。
优质资产谁说了算?
因乐视网前创始人贾跃亭的妻子甘薇为重庆人,在乐视的土地储备中,最为优质的土地资源均集中在重庆,其中包含两块位于两江新区的居住用地。2017年12月,融创旗下的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全资获得了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100%股权,将重庆两江新区382亩优质土地纳入麾下。
据了解,乐视当年以4.2亿元总价拿下的这两宗地块,楼面价折合约1054元/平方米。而根据相关数据显示,2017年重庆两江新区最新出让的土地楼面价已达到近5000元/平方米。
但除此之外,之前被外界普遍看好的乐视土地储备,多为“不太值钱”的工业用地和商业用地,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很多可能沦为空头支票,并不能为融创带来实际的利益。比如当年与天津市计划建设的乐视超级生态城,与海口政府共建青少年足球基地,以及在深圳建立总部大厦等计划,都将随着乐视相关产业的落寞成为空谈。
而位于一线城市的商业项目,也未必能为融创带来可观收益。以世贸工三为例,乐视控股在乐视危机发生前以29.72亿元获得世贸工三项目100%股权,危机爆发后,乐视曾多次寻找买家和商业合作伙伴,但因为价格原因均未果。目前,入驻该商业项目的多家品牌商户选择停业或者直接撤离。
至于位于北京四环朝阳公园姚家园路附近的乐视总部大厦,在2011年年末多次出现在中介公司出售公告上,该楼宇面积2万平方米,售价约14亿元。
不止于地产业务。孙宏斌想要盘活的“优质资产”包括乐视网、乐视致新和乐视影业,也并未如预期的方向发展。将乐视影业注入乐视网,是孙宏斌入主以来推进的头号工程,孙氏甚至通过增资方式取得乐视影业的完全控制权,希望以此加快重组进程。但2018年1月19日一则公告宣布乐视影业重组失败,孙宏斌的希望也就此破灭。
根据融创2017年半年报显示,融创投资部分从2016年上半年的23.55亿元亏损扩大至39.72亿元,其中,对乐视网及乐视致新的投资损失共计39.19亿元。
乐视网出路依旧是谜
孙宏斌的撤退,以及乐视2017年业绩巨亏的公告,再次引发了大众对乐视网退市、破产、重组的猜想。
2月28日,乐视网发布业绩快报,2017年,乐视网实现营业收入74.63亿元,较2016年同期下降66.0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16亿元,较2016年同期减少2192.53%。
公告称,公司营业收入、营业利润、利润总额大幅下降主要与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及会员收入等业务出现较大幅度下滑相关,以及公司日常运营成本和融资成本不断增加相关。同时,公司预计将对关联方应收款项计提坏帐准备约为44亿元,而对无形资产中的影视版权,及可供出售金融资产等长期资产存在减值风险计提减值准备约35亿元。
最大的麻烦还在于“墙倒众人推”。最近一则关于乐视网上市造假的信息再度引发网络世界一片喧嚣。有消息称,江苏省扬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2000年至2012年期间,担任中国证监会发行监管部发行审核一处处长、创业板发行监管部副主任等职务的李量,为乐视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等9家公司申请公开发行股票或上市提供帮助,并于2000至2013年收受上述公司投资人所送财务,共计折合人民币693.62万元。
就在孙宏斌宣布辞任乐视网董事长的前5天,上海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交易所通过官网发布《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中明确指出,上市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或披露文件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重大遗漏,被中国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认定构成欺诈发行,或者被人民法院依据《刑法》第一百六十条作出有罪生效裁判,将被强制退市。
不过,有市场观察家指上述涉及李量的消息已是“旧闻”,不排除相关力量利用舆论影响乐视网股价。数据显示,3月19日,来自福建的游资通过华泰证券、华福证券、招商证券位于厦门、莆田等地营业部,4小时内抄底6100万元。

3月25日,孙宏斌在宣布辞去乐视网所有职务11天后首次接受媒体采访,并指出乐视网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孙宏斌透露,乐视网目前极度缺乏资金,已经资不抵债,75亿元债权今年很多要到期,其中大多都是乐视网非上市体系对上市公司的欠款。“此外,版权摊销、利息每年就有20多亿元,怎么做都很困难,赚的钱根本不够覆盖利息和债务,就算变卖核心资产也不够还债。现金流没有,利润也没有。”
在他看来,乐视网要想解决困难,就必须引入百亿以上的资金,并且需要让钱合理合规地进来。能够想到的五条路中,有两条走不通:比如定向增发增资,引入新的股东,但是受乐视网2017年亏损的影响,按《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管理暂行办法》规定,需要连续两年盈利才能做,现在的情况不允许。
孙宏斌坦言,“因此只剩下三条路:第一是破产重整。这不影响上市地位,而且是成熟方案。但是这需要监管层、北京市政府、法院三方支持。第二是卖资产还债,维持上市地位,但是现在没有资产可卖,如果后面还亏损,结果可能还是退市。最后是退市还是不退市是依据创业板的退市规则,而现在乐视网的情况很有可能净资产为负,有极大的退市风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