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两年,智能音箱风靡美国,销量成绩不菲。继去年亚马逊Echo卖出3000万台的惊人业绩后,刚在今年2月上市的苹果Home
Pod智能音箱已成功拿下了美国3%的市场份额。
然而,一直被全球认为是消费潜力巨大的中国市场,却在智能音箱领域陷入尴尬的境地。目前为止,国内还未出现单品销量突破1000万台的智能音箱产品。
喜马拉雅副总裁李海波曾表示:“仅仅在深圳南山区一公里以内,就有112家公司做语音智能。”有如此之多的公司在做智能音箱,但真正成为了产品用户的公司却少之又少,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公司能复制Echo的神话。
显然,对于智能硬件来说,没有销量,都是空谈。有人曾用这么一句话形容目前国内的智能音箱市场:行业爆款转身变成了鸡肋。
冰火两重天的中美市场
智能音箱大混战从前年开始,已经在硅谷的巨头间打得焦头烂额。
2016年,Google推出了GoogleHome、微软和哈曼卡顿联合研制的Cortana智能音箱Invoke也在去年发布。紧接着,苹果表示要推出HomePod音箱,但最终风头还是被亚马逊霸占。
2017年,亚马逊智能音箱Echo的销量表现突出。根据咨询公司Cirp在2018年1月份公布的一组总量数据显示,截止到2017年年底,全美共有超过4000万台智能音箱正在使用中,其中亚马逊占到3000万。
在国内,巨头之间的智能音箱大战也打得火热:百度的小度在家、阿里巴巴的天猫精灵、小米的小爱音箱、京东的叮咚音箱等等都悉数到场,新品发布会接连开启。
关于智能音箱的故事也被越讲越动听:成为流量入口、搭建生态平台、甚至成为智能家居终端……智能音箱行业在这两年异常热闹。
然而,纵观国内近两年智能音箱领域的发展,想要称之为“风口”还为时过早。更多的狂欢是在巨头和创业公司等企业之间展开,在用户处的反馈却冷静了许多。即使是国外的明星产品——亚马逊echo也在国内也出现水土不服的现象,销量和国外比起来,只能说差强人意。
根据GFK中国的《中国智能音箱市场分析》报告,国内的智能音箱销量在整个2015年只有1000台左右,到2016年增长到了6万台左右。在2017年的1月到10月,整个国内的智能音箱销量总共也刚刚超过10万台。
直到双十一,智能音箱在销量上获得了突破达到了150万台。但相比较亚马逊的3000万的数据,仍然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国内开打价格战,想入场要准备烧15亿
去年7月,小米发布了首款人工AI智能音箱“小爱同学”,售价299元,被称为“价格屠夫”,也从此开启了价格战的大门。
当时,天猫刚发布的天猫精灵X1售价为499元,京东的智能音箱京东叮咚A3售价599元,号称中国版Echo的RokidPebble官方在天猫售价是1399元,而其他国外已经上市的亚马逊Echo、谷歌Home等都在千元以上,在鲜明价格的对比下,小米智能音箱的价格成为了获取用户的一道杀手锏。
接着,阿里和京东在双十一前夕便开始筹备一场盛大的价格战,企图通过双节抢占市场。双十一期间,阿里的天猫精灵降到了99元的超低价,而京东叮咚音箱的促销价格甚至低至了49元,这种低价促销手段也带来明显的效果。
低价反映了入局企业在烧钱和补贴大战中鲜血淋漓的战争。但目前来看,人工智能音箱还在培育市场的阶段,也就是所谓的“烧钱时期”:成本高、售价低,仍处于抢占赛道的入场节点。
暴风集团董事长兼CEO冯鑫曾对此表示:要想占有智能音箱这个市场,首先要准备好3年烧掉15亿。
去年,阿里巴巴AILab负责人浅雪曾在接受采访时曾直言道:“我的老板跟我说了,要靠我赚钱连水电费都不够交的。目前人工智能的音箱市场,还在处于开荒的状态。以阿里对智能音箱的投入补贴为例,其首要的目的还是先拿到进军智能音箱的‘入场券’。”浅雪认为,价格只是一个市场教育的手段,真正能够让用户认可的是产品体验和服务。
在盈利模式上,目前业界主要有两种方式。一种是以苹果、小米、出门问问等切入智能家居的场景,通过硬件售卖来赚钱。具体来说,就通过智能音箱来掌控家庭娱乐和智能中枢,类似于消费者的虚拟个人助理,打通其用户的穿戴设备、车载、以及智能家居等,起到一个智能中枢的作用。
而另外一种是以阿里为典型的巨头公司,其目的主要还是在提高企业的GMV上,意在AI时代的流量入口。
从阿里近几年的财报可以看出,虽然有很大的增长用户都来自于2014财年-2016财年,但增长并不明显,GMV增速放缓,除了原有的流量渠道之外,阿里急需要补充新鲜的流量渠道,这也是为何阿里会大笔投入的原因之一。
技术硬伤难以突破:语义识别以及中文语言识别
市场研究公司Gartner分析师TracyTsai曾针对智能音箱做出相关分析表示:在对话方式上,一些中国制造商生产的设备语音识别准确率低,中文自然语言的整体理解和反应依旧不够成熟,这是阻碍普及的一个关键原因。
相关业内人士徐非对腾讯科技表示:“语义识别是目前智能音箱的一个痛点,但也是AI技术的一大问题。AI可以下围棋战胜李世石,但它现在不一定能听明白每个人在讲什么。”
智能音箱的语音技术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噪声抵消、语音识别,和语义识别。相对于国外,我国在于AI智能语音助理上的发展水平暂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而对于智能家居这种产品来说,其技术核心是依赖语音声控,背后是人工智能的智能识别能力与深度学习能力。
虽然现在国内在相关技术上已经有一定的突破,比如科大讯飞,思必驰等公司都是具备语音识别能力的厂商。但当前,国内的智能音箱厂商还没有人工智能方面的平台优势,可以像亚马逊、谷歌那样跨越多个垂直领域进行资源整合的能力。
比如在国外,GoogleAssistant联合了70多家智能家居厂商共同合作包括括洗衣机、冰箱等等产品的结合,而亚马逊则其实是在基于声控软件Alexa方面构建了一个基于语音产品的开放平台。全球电子消费展展会主办方消费技术协会首席经济学家ShawnDuBravac曾表示:“到现在,配备了亚马逊的Alexa语音助手的产品现在大约有1500种。”
另外,除了在技术实力的原因以外,其语义识别的主要问题在于中国复杂的语言环境。
目前市面上的AI音箱只支持中文普通话交互,与中国的人文环境有所差异,实际情况却不如想象中那般简单:中国地域广袤,方言语系多样,据不完全统计,仅彼此不能相互沟通的方言就有80多种。
虽然普通话已经普及了几十年,但截至今日,仍有不少人不会说普通话;而夹杂方言的“伪普通话”更是多如牛毛。在语境方面,也不利于机器的语音学习和大数据手机。相比国外的智能产品,我国在本土智能音箱的发展过程中,仅在语言关方面,就需要多耗费数倍的研发精力。
同样,这也是亚马逊走向本土企业存在的问题:即使Echo能够打入国内市场,但在转向中文识别的工作就足够让亚马逊头疼了。
因此,由于智能音箱在汉语的语音识别和语义交互等对话式交互技术还尚未成熟,都严重影响着用户体验。在目前的过渡阶段,提高音箱耳机产品本身的性能才是企业的重中之重。而只有当语言交互界面技术成型,并发展为标准服务时,智能音箱在有可能在中国市场真正普及起来。
中外用户消费习惯差异巨大
再看中国的智能家居产业,相对于国外整体起步较晚,到现在,消费者对智能家居的需求以及购买意识还处于初级阶段,对智能家居的依赖度较低。
以智能锁为例,部分欧美日韩国家普及率已经达到了60%,但根据相关数据表明,2017年中国智能锁的使用率还不到3%。总体来说,智能家居产业的滞后,是阻碍音箱发展的首要原因。
对此,业内人士旭飞表示:“实际上,国内对于人工智能的技术还没有使用习惯,智能音箱算是整个AI领域发展较为快速的。其实,我们也能从中看出一大问题,就是智能音箱的核心价值没有标准化,没有抓取到用户的核心需求,很多人都是在为智能而不是音质等需求买单,总的来说,不论关键在不在于技术,而是如何让技术符合你的生活需求,AI需要实实在在的应用。”
国内智能家居产业产能滞后
除了目前用户对产品的接受度不高以外,其主要的问题还是中国智能家居的产能落后,在产能上难以供应一定体量的产品,也给智能音箱的产出增加了难度。
有媒体指出,从去年的双十一便可以看出智能音箱在产能方面的问题。双节开始,天猫精灵到当天9时的总销量便达到100万台,但随后页面就是售罄的状态。直到晚上8点,天猫又以“Onemorething”的形式抛售2万台做收尾。用户发现,购买智能音箱后的发货日期延时较长,大多数为11月30日前和12月31日前。侧面看出,连阿里都在智能音箱的产能上力不从心,更不用说其他刚刚入局的新手了。
以此来看,与其说一场关于智能音箱大战,其背后比拼的是入局公司的资金背景、AI技术背景、资源整合、以及市场开拓等诸多能力。
但尽管如此,仍有对中国市场表示乐观的态度。近期,IDCChina主管AntonioWang预测,智能音箱是中国下一个重大的消费电子趋势,中国有望成为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智能音箱市场。Antonio说:“2016年无人机当道、2017年虚拟和扩增现实发烧,2018年换成智能音箱一枝独秀。”
这样的预测究竟在今年会不会实现?智能音箱是否能如众望所归,克服目前的种种难题,成为下一代人机交互入口?我们拭目以待。

伴随着互联网红利的逐渐消失,电商增速放缓,不少企业都在探索新的途径,而其中一条就是下沉到千万亿的三四线城市及农村市场。实体零售出身的苏宁在2016年斥资50亿建1500家直营店,尽其可能的将线下优势深入其中。前几日,潮流家电网的小编在家门口发现一家苏宁易购直营店。图片 1

北京的易先生在2015年5月通过国美在线购买了索尼的进口可更换镜头数码相机与镜头。2017年4月时易先生发现使用该相机镜头拍摄视频采取手动对焦时会出现对焦不准的情况。于是易先生向镜头与相机的中国总经销商索尼有限公司400客服反映情况。经过调查,索尼公司告知易先生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该镜头对焦设计本身无法实现和满足易先生的使用需要。易先生认为自己所采用的拍摄方法为目前全球通用的方式,如果索尼镜头设计特殊,不能采用现行的通用方法。应该将这一情况写入产品说明书,或者标注到消费者能看到的官网产品介绍等地方。这时索尼却称自己的产品说明书编写内容符合国家标准GB/T29298-2012《数字照相机通用规范》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的要求。
易先生随后查阅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发现在《消费品使用说明》强制性要求的表述原则8.4.4中规定:“产品的使用说明应预测消费者可能会遇到的问题,并为消费者提供解答。”而索尼公司没有预测到易先生在使用该镜头拍摄视频采取手动对焦时将会遇到的问题,并对该问题进行解答,将这些情况与解答写入镜头产品说明书。也就是说,索尼公司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消费品使用说明》中强制性的规定。
面对易先生发现索尼镜头的产品说明书违反了索尼原本声称的国家标准对于产品说明书编写的内容要求,索尼有限公司又有了新说法。索尼公司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GB5296.1-2012是国家推荐性标准,并不是强制企业必须依照该标准执行。那么,即便索尼公司的产品说明书违反了之前索尼提到的国家标准,但由于其标准是推荐性的,对企业没有强制力。
那么问题来了,易先生购买的索尼产品到底应该依照什么标准来判定产品的质量与使用情况是否存在问题呢?易先生发现其所购买的索尼镜头和相机外包装上没有标注任何一个产品标准。

在索尼公司写给工商部门的情况说明中索尼自己承认:“由于该产品系进口产品,故相关企业标准并未在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备案或在包装上注明。”也就是说,索尼公司根本就没有在中国销售的这些产品上标注任何产品标准,无论是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还是企业标准。也没有对产品应该适用的产品标准情况和内容向国家有关主管部门进行备案。

图片 2

情况说明

相关文章